青岛通脉食品有限公司:气功与医学的关系及其在医疗方面的运用 - 茶余饭后 - 气功网论坛 ∷ 我锻炼!我健康!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0/29 21:29:46
上古时代人们在紧张的体力劳动之后,而休需要的是休息。息的方法主要是坐在火堆旁,闭着眼睛打瞌睡直到睡着为止。
人和许多动物一样,睡眠是生理的自然反应。是调整精力的手段,是生物维持其机能的需要。人不能不睡觉,不睡觉比不吃东西更感到疲乏无力。
人在睡眠中总是要做梦,梦境中会出现许许多多的奇境景象。这些梦境是脑思维调整形象反映,也是人体生理调整、变化的反映。
幼儿在成长发育阶段,总会梦到自己从高坎上往下跳。在下降的过程中,全身心感到无比舒畅。有时甚至出现仰着身体在空中横飞,头前有树干或山岩阻挡的时候,还会很自然的把头偏过去,身体也自然转向让过障碍。这一景象正是人体成长中生理变化的反映。
这是人的生理意识起作用的图象反映。它往往是在人的头脑中,反映出一系列的活动。这些形象反映了生理上的一系列变化,这说明生理结构与生理意识,是综合的伴合体。
人们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逐步的理解到这一点。于是注意到闭目养神是一种既简便,又能调整体内功能的一种好方法。于是闭目养神便形成一种养身方法。
要做到闭目养神,首先必须平静心绪。进一步强调清心寡欲,终于发现了以闭目静坐的养身术。
这就是最原始的修炼,实际只是一种修养,还未进入修炼的层次。
后来所谓气功与今之修炼,都是在这个基础上逐步发展起来的。气功和修炼是同出一源的养生方法。它们之间只存在层次的差异。
睡眠也好、炼功也好都是调整生理意识的手段。入静是一种变相睡眠,每次炼功之后觉得疲劳消失、精神兴奋就是明证。
在生活中不管用脑、用力对人体都是一种消耗。炼功不但能起到调整的作用,更能进一步得到补充。故能增强、提高体质和免疫功能,从而达到祛病延年。
人体之所以出现各种疾病,主要是七情、六欲、风寒、暑热、躁湿…等,外界气候的干扰、侵袭,以及跌打损伤、虫叮蚊咬、中毒…等为害。
如伤风、感冒、皮伤…等小疾往往不治自愈,身体健康的人受病不重、无须用药也能自愈。而身体差的人连一点伤风、感冒都承受不起,非经治疗病不得愈。其原因在于患者自身免疫功能的强弱有所不同。
人有疾患总有病情反应,伤风打喷嚏出汗、受寒则畏寒咳嗽这类病状,乃自身调整的反应。医生则按照病症的阴阳、表里、寒热、虚实辨证施治。
病重常会出现假死现象,有时甚至进入“死亡”。少数人在这种严重状况下又复苏过来。个别的人被认为已死而埋葬,但个别的又被盗墓之人把他救活了过来。这一现象说明“死亡”也是一种全面调整反应,连最大调整都活不过来的,才算真正死亡。
究竟以什么作为死亡的标准呢?
过去一直认为肺脏停止呼吸、心脏停止跳动、身冷体硬就算死亡,但这不是唯一的可靠标准。
广东军区就曾治愈心脏停止跳动达三百多小时的病人,在冰山中被埋葬了十五年的运动员又被救活了过来。
我也曾用气功把一个心脏停止跳动的心脏病人救活过来。凝固的血脉又重新流动、重新吸收盐水、重新开始呼吸、重新砰然跳动,不到半个小时病人重新活了过来。
这说明死亡标准还有重新考虑的必要。当然这要靠医学的进步、提高,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什么是真正的死亡标准呢?
以个人的经验认为,只有当人体的真  涣散、溢出体外,才是真正的死亡。其依据是:从炼功中得知,人体的真气是维护生命的源泉。
当母体受孕之后,子宫顶部的胚胎点结成先天一点“元  ”,形成胶质水珠。婴儿就由这先天一点“元  ”,借助母体孕育功能而发育成长。所以古人把这一粒‘水珠’,名曰:“天一生水”。
在炼功中会出现婴儿发育过程的图象反映,古人认为这是脱胎换骨重新生长自我的过程。故有生长自我、还我真身的说法,并说要把现在的我身、归还给父母。实际是丢掉躯壳的意思。所谓归还不过是不忘父母生育之恩而已。
这种脱胎换骨现象,显然有更新肌体改善人体结构的作用,这就把增强人体健康提高到更高一个层次。
这些生成脏腑的放射线皆人之“真  ”,是以得知“真  ”乃提供人体发育生命物质的供应系统。它既能生成脏腑和其它人体各部肌体,同时也具有维护人体损伤的功能。可以把这叫做人体自身的维护系统。
在这维护系统中除提供生命物质之外,还从遗传基因中引进生理意识。这套生理意识系统、与大脑的知识意识系统是不相同的。
生理意识是从物类与生存环境中交换物质,而逐步进化而来。
生理意识具有维护自身生存的功能,一些小疾不治自愈。这正是在生理意识的指挥下,而使维护系统进行维护工作的结果。
生理意识被储藏于大脑中的记忆细胞中,是生理意识的指挥中心。
人脑的记忆细胞在日常生活、工作以及科学研究中启用的记忆细胞并不多,通常在8—10%左右。据悉多产发明家爱迪生也只启用了13%,那么大脑中的其余细胞又用来做什么呢?用尽废退
按照达尔文进化论的说法,生物的进化总是按“用尽废退”的规律发展。那么未用的记忆细胞该自行退废,可事实并非如此。据现代科学研究得知,人脑的记忆细胞还在不断增长,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人体自身在不断进化,生理结构也日趋完善。生理意识的工作量自然也在加大。这些增加的生理意识必然要占用更多的记忆细胞。人脑中未用的记忆细胞并非闲置无用,而是存储生理进化完善身体结构的生理意识所占用。这就是知识意识(也叫思维意识)未能启用的、剩余的85%以上的记忆细胞。由于人体结构越来越精细,生理意识所需的记忆细胞当然也相应增加,故出现日愈增多的趋势。
作者: 蓝星的博士  2006-10-19 23:08   回复此发言
--------------------------------------------------------------------------------
2 回复:气功与医学的关系及其在医疗方面的运用
生理意识又是怎样起到改善人体、维护人体的作用呢?按中国先哲的观念必然是通过“心”的指挥作用而起作用。此处所谓的“心”并不是单纯的心脏,而是心脏部位的一个窍穴叫做“心窍”。心窍是知识意识和生理意识的汇集处,也是相互转换的功能部件。故《黄帝内经》曰:“脑为之体,心为之用”。这一观念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得出的结论。脑为之体是指记忆中的意识系统,心为之用是指心起到主导的作用。在两千多年前就能提出这一科学的论断,不得不让人感到惊奇。其实这一哲理是修炼家在“内视”中得来的启示,而不是什么科学测试所能得到的知识。
原来在“心窍”这一窍位中有一套生理部件在起着沟通、转换的作用。其图象呈现出一个圆筒组成一付套筒,外筒连通知识意识系统,而内筒则连通生理意识系统。
对一般人来说知识意识并不能感知生理意识的工作状况,但修炼很高的修炼者,却能感知生理意识的工作活动状况。这就反映了人的知识意识可以与生理意识沟通。这就是“心为之用”的依据所在。
一般炼功的人不一定能明显的感觉到全部情况,但在炼功时动功中‘内视’肢体活动时,思维意识并不泯灭,同样能很清楚地感知身外一切情况。如冷热、旁边有人走动和讲话声音都听得真真的。当思维意识逐渐减弱时,生理意识能更充分的开展工作。所以炼功者强调入静就是这个道理。
炼功主要是改善真气系统,发挥维护功能的作用。在此基础上才能改善经络的转输功能,从而改善、增强了脏腑的健康和功能作用。
气功就是真 系统的修炼,真气与人体健康密切相关。是以气功也直接有利于健康,包括心理的健康。所以气功在本质上就与治疗结下了不解之缘。
“真 ”的体系主干在人体内的正中线上,其支干从鸠尾分行两手心、从脐下气海分行两足中心、在腰部还有一个圆环(略高于肚脐)、其直径与人体中线直接连通。
“真 ”既有维护功能,它与经络也必然有直接连通的穴位,这些穴位都布置在面额部位正中线上。
“真 ”的运行不按经脉的固定线路运行。而可以任意穿行人体各部份。于是脏腑则形成脏像,由此脏像不同于脏腑本身形象。
清:王清任曾在(医林改错)一书中指出,古人把脏腑与脏象都混同一体。曾经还被西方医学界说成,这是未曾实际解剖观察的结果。
通过解剖所得到的脏腑真实形象固然不错,但把脏像与脏腑混为一谈,皆因其不懂气功之故。
在脏像中肺有六叶、子宫为葫芦状、胆有上、中、下三个形象,胆与肾之间更有通路、可直通膀胱。在气功治疗中,只能按脏像施治方能见到奇效。这正是气功治疗有奇效的原因之一吧!
我用气功打掉胆结石,多有从膀胱排除者。很多人不理解,后来在川医的试验得到了实际验证。这是一个令人费解、深思的问题。
中国医学理论多来自气功。〖黄帝内经〗可说就是气功家的医学著作。
中医诊脉为什么在两手寸口(以前在手、颈、踝三个部位)?!肝脏在体右、而其诊断则在左关,脾脏本在体左、其诊断则在右关。只有炼功的人可以清楚的看到:肝气横腰左上至左关的运行线路,脾气右斜上出右关的线路。则说明诊脉也出自气功。
经络学说的提出,绝不可能从生活和医疗实践中得来。还不说上古时代科学文明程度低下的条件下,能弄清多条经脉的线路,以及十二经脉之间的循回路线。至今在科学发展的今天,对经络认识还远未达到古人的水平,更不说精进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
因为在炼功中出现了内视功能的人,能明显的看到每一条经络的运行线路和其上的诸多亮点(穴位点)。
当炼功走通督任脉之后,还可以观察到每一个穴位延伸出的经络网。这就提示我们每一个穴位的管辖区,某一个穴位对某些疾患的调整作用。这不正是如何得知穴位、功用的来路吗?!
有几个穴位的经络网、要同归于另一个主要穴位中,而另几个主要穴位的经络网、又要同归于另一个更大的穴位。这一现象显然是经络学:经穴、营穴、输穴、井穴、合穴五大类别的依据。
在经络学中十二经脉是属脏腑系统的经脉。其循行线路构成一个循环闭合线路。
其循环秩序是:肺——大肠——脾——胃——小肠——膀胱——三焦——肾——子宫胞——心——肝——肺。
这条循行线路在十二经脉图中,看不出为什么这样循环的规律。可是在炼功中则清楚的反映出,他们之间有连通线。这条连通十二经脉的线,乃属真 系统连接点在脏腑中部。
从功能态中还发现人体经络系统,不仅只脏腑经脉一个系统。而共有六大系统,而脏腑经脉系统只是其中的一大系统。这六大系统是: (一)经脉系统
(二)络脉系统
(三)经筋系统
(四)奇经系统
(五)大脑系统
(六)小脑系统
从人体发育过程中还可以看到,各脏腑与大脑、小脑之间都有经络连通。同时大脑、小脑又有另一条返回脏腑的连通线,返回线路又单独形成一个副系统。
这就提示我们:经络系统不仅是脏腑之间的联络系统,而且每个经络系统都与心、大脑、小脑直接连通。经络系统的工作都要听命于心、大脑、小脑,而不是按固定线路自行运转。
由此观之,经络是真气的转输系统。也是看不见的放射性光体。其中的化学成份各具特色,并有一定的常规份量。这正是人体健康状态下的恒定份量。
因所含化学元素不同是以:
肺经色白、心经色红、脾经色黄、肝经色兰、肾经色黑。
穴位是经络之间的分支点,并起着调配化学成份的作用。
当人体某一化学成份消耗过多或过少,就会反映其化学成份缺少或增量,故能用来判断疾患。
一般的增量来自内部调整,如果超出调整极限,则必须借助药物的补充。
理疗则是促进内部调整功能使缺量得到补充,使超量得以自行排除恢复到正常含量。


如脚踝扭伤很快出现色青肿大现象,这就是内部调整把急需物质送到患部的反应,色青是淤血溢出血管的反应。体内调整是把淤血分解、分类回收或排除体外。
用气功治疗时,可以把淤血激化成气体从趾端排除。故能快速治愈。
我在作气功报告治疗瘫痪病的现场表演时,就是利用这一方法把脑溢血、脑血拴中的淤血激化为气体,把淤血中不同化学成分分别从各条经络线路排出体外。故绝大多数的瘫痪病人、乃至多年瘫痪的重病人也能当场起立行走,并能保持其后期疗效。因为血拴和淤血都已排除,就不可能再回复瘫痪。当然要恢复已经萎缩的肌体和骨质变形,还需进一步治疗,才能消除跛脚现象恢复到正常状态。
气功不但能把淤血化解,坚硬的结石也能用‘外气’(实际是激光)击碎而排出体外。病人并不感到痛苦。
那么体内不能调整的化学元素恒定数量,气功又怎样解决呢?
这也不难气功可以通过天地线,从宇宙高空摄取所需物质。也可以从远处引来树木、花果、香气和其它药物气味直接补充,这就是通常所谓的“小搬运法”。
在中医学中、药物的色和味、与脏腑有属性相通的关系。
色白味辛者入肺
色黄味甜者入脾
色青(兰)味酸者入肝
色黑味咸者入肾
色红味苦者入心
五色与五脏的关系是从经脉的色泽启示而来,而五味与五脏的关系可以从医疗实践中摸索得来。
修炼家可以通过尝药,而感知药性在人体的走向、直到最后归属于何经何脏。中医的药物归经的依据,也有可能来自气功中的体感反映。
药性和归经是中医确定药物用途的主要依据。最初的汤药基本上以草药为主要,逐步加入矿物和动物。上古的药物著作只有《神农本草》,在神农时代医学还不很发达。要弄清许多药物的药性,单靠医疗实践也是有困难的。既使在现代中药学对药物的进一步探索,进展也是微乎其微的。更何况上古时代当时更缺乏文字交流的条件,可见其对药性研究必然还另有渠道。
这个渠道有可能就是利用气功对药物的试验。
自古有神农尝百草的说法,尝药只能直接辨别药物的酸、辛、苦、甜、咸五味。要靠尝药而确定归经于何脏何腑显然是困难的。
如黄芩、黄连、黄柏三者皆是退热的凉药,为什么确定黄芩进心、黄连入胃、而黄柏归肾呢?在没有确切地基本把握之前,就直接用于人体试验、岂不是用生命来开玩笑?谁肯用自己的生命冒险,又谁敢拿别人的生命来冒险呢!
传说中的神农尝百草故事中,说神农把药喂了白马、而从白马透明的身体中、观察到了药物的走向、而知其药物之所归。
我在炼功期中,也尝试过某些药物。并从体验药物的走向,内视中观察药物运行的路线,去验证药性。
为了使试验更有把握和代表性,也曾与经络敏感的病人(未炼过任何气功者)配合试验,结果都一致。
我与好友温代利气功师共同测试,对药物走向线路更为细微明确。
因此对神农尝百草之说,是否也是用的这套方法呢?至于用白马作试验之说未必可信,白马不能把它的体感告诉人。以其在白马身上作试验、还不如在自己身上作试验,直接了当清楚可靠。
特别是温代利先生对犀牛角的凉性入心之说作了试验,结果感受到凉性侵入心脏中部透凉。为了排出这一凉性大约花了一个月时间,才全部排除。
明朝李时珍修订《神农本草》显然是在行医中,对药性作的验证。既有更正之处、也有新药补充,对药物研究作出了重大贡献!
近代名医张锡纯老先生《衷中参西录》著者就曾提出:石膏不属大寒而属微凉的见解。并在其处方中施用大剂量,而散发小热的事实得到了验证。这正是从医疗实践中较正了药性的实例。
中国医学在古老的〖黄帝内经〗一书中,不但提出了按阴阳、虚实、表里、寒热八候的原则辨证施治。而且提出了经络学和问、闻、望、切四诊的辨证方法,从而形成了独具一格的中医特色。
据说切脉一法印度亦有,迄今还有采用切脉辨证的治病手段,只不过已不大盛行了。而中国中医师还一直采用切脉法,作为诊病的主要手段。
古老的切脉方法按颈、踝、手腕。此三处在浅表就能感觉到脉搏跳动的强弱,后来改在手腕的寸、关、尺三个部位。并订出左手三关为诊断心、肝、肾三脏的部位,右手三关为诊断肺、脾、命脏气的部位。
命脉是诊断患者生命机能、再生机能强弱的象征部位。从气功态观察病变的生机,主要是看他的太极、八卦图的卦爻清晰度和两仪、四象的清晰、运转度是否正常。判断患者生命机能、再生机能,能否维持、再生基本生命物质供身体需要,反应了患者正气的强弱。垂危病人还须调出他的两仪、四象图象,从它的清晰度以及运转情况,就能判别是否有死亡危机。
自来对左关诊断肝病不理解。西方医学界曾讽刺中医连肝右、脾左的解剖知识都没有,把肝脾位置都弄反了。中医曾一度出现改转过来的作法,结果与临床实际对照不起来,又才重新改回来。仍以左关候肝、右关候脾。
在气功中则观察到从肝的中部,有经络横向左侧、沿身前左上行到手颈绕一圈而归左关,这就是左关应肝的由来。在脾脏中部则有经络斜上右肩,至右手颈绕一圈而归到右关。故古人以右关候脾其理在此。后世名家医学著作中,有肝气先行于左、脾气先行于右的说法。这反映了医家对左关应肝、右关应脾的理解。
舌诊也是中医的诊断方法之一,这在气功态中、舌的各部位与腰腹之间的经络连通,也是有迹可寻的。
针和灸都是刺激经络,也是增强其身体内部自我调整的手段。而药物治疗是补充人体所需物质,排除多余物质使之降温去寒。
气功治疗一般以调动“真 系统”,促进自我调整功能为主。需要补充物质时还可以、从宇宙空间或药物中、摄取药味引入体中加以补充。当然这要有好的功法和高深的功夫才能做到。
药味、香味从外界引入人体则是补充。而人体的病灶部位的病气也要排出体外,一般多属腥臭之气。
通过气功把花香果味引入人体,大多数病人和在场的人都能闻到这股香气。把药味引入人体则除闻到药味以外,还能从舌头尝到药味。是以证实所引药性并非虚妄。
药性可远从千里之外调来或果木、花根、人参、草药、矿物均可按需要选用。这一手法普通叫它“小搬运法”。
用“古元功法”调整常常出现调用药物的手段,特别是严重垂危病人、则须从宇宙高空摄取稀有物质。从治疗实践中得知此法颇有效益,而且立竿见影疗效显著。
在调用药物时有内视功能的人,还能看见药物的形象或光体、液体…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