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彩手写板怎么用:中共领导人为何都对庐山情有独钟(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3/02/08 01:40:47

    说到庐山,中国人想到最多的应该不是风景,而是政治,百年来的政治风云给庐山染上了神秘的政治色彩,因此,庐山被称作政治之山。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更是对庐山情有独钟,他们和庐山之间的故事也是深深的吸引人观众……

 “神仙会”董必武庐山赛诗

    1959年7月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庐山召开。会议原定议程有两项:一是总结1958年11月郑州会议以来的纠“左”工作,二是调整、修改1959年的国家经济计划指标。参加会议的人心情舒畅,称会议为“神仙会”。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董必武下榻河东路170号别墅。此别墅为石构一层,四方形,凉台极宽敞,紧靠长冲河,环境十分优雅,为英国人爱德华1912年所建。

 1937年,周恩来、博古、林伯渠在庐山

    7月5日休会。董必武一大早就邀林伯渠、谢觉哉两个老伙计去仙人洞景区游览。

    “延安五老”中的三老结伴而行,兴致勃勃地游览了白司马花径、锦绣谷天桥、朱元璋所建的御碑亭、妙趣天成的仙人洞,最后歇步在仙人洞石圆门前。

    董必武读着石圆门两旁的对联“仙踪渺黄鹤,人事忆白莲”,向林伯渠问道:“祖涵,你多次上庐山,比我们懂的多,向你请教一个问题:这又是‘黄鹤’,又是‘白莲’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林伯渠思索了一下,答道:“哦,这‘仙踪黄鹤’指道家,这‘白莲’指佛家。最早吕洞宾在此修炼,成仙后一走了之。这里很长一段时间成了佛家圣地,清末民初才又成为道家圣地。”董必武点点头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清末的文学家李渔不是给庐山简寂观写过一副名联吗?上联是‘天下名山僧占多,也该留一二奇峰,栖吾道友’,挺为道家叫屈的。这仙人洞不是又还给道家了嘛,也算是给他一点宽慰了吧。”

    林伯渠也笑着说道:“董秀才(董必武1904年曾考取清末秀才功名),我也请教你一个问题。秦始皇封泰山为东岳,朱元璋封庐山为庐岳,怎么我们现在只叫泰山为‘泰岳’、‘东岳’,而从不叫庐山为‘庐岳’呀?”“这个?唔……”董必武支吾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说:“这个问题我暂不回答你,但责任不在我,‘只缘身在此山中’呀。”

    “回答不出,可要罚酒的。”谢觉哉拖着长腔说道。

    “酒就算了,还是罚诗吧。如何?”林伯渠说道。“罚诗就罚诗,不过有个条件,你得和一首,觉哉当裁判,难道还怕你不成?”董必武气宇轩昂地说道。林伯渠慨然应战。三老都是“怀安诗社”的大将,常在一起唱和,现在又较上劲了。

    于是,谢觉哉定规则:由仙人洞石圆门至十几米远的御碑亭,走一个来回,就要作出诗来。董必武毫不犹豫,拄着拐杖向御碑亭走去。等他转身回到起点时,一首七律《初游庐山》已脱口而出:“庐山面目真难识,叠嶂层峦竟胜奇。乍晴乍雨云出没,时高时下路平陂。盘桓最好寻花径,伫立俄延读御碑。如许周颠遗迹在,访仙何处至今疑。”

    在众人一片叫好声中,林伯渠也拄着拐杖上路了。等他回来,一首《庐山即景步董老初游庐山韵》已孕育成熟:“匡庐胜境都争识,流水高山特呈奇。崖拥翠松几日月,云如沧海起陀陂。清泉终古漏仙洞,花径何人写石碑。栗里先生(指陶渊明)留雅韵,桃源是处不须疑。”众人听了,又是一片喝彩声,嚷着要谢老打分。

    谢觉哉捋了捋胡子,说道:“二老的诗正暗合了古人的诗句: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各有千秋,可相互媲美!”

    董必武谦虚地笑着说:“由来作诗容易和诗难,林老能即刻和出如此高水平的诗,我甘拜下风。”林伯渠马上接着说:“还是董老诗意高雅,给我以启发和感染,我也是甘拜下风呀。”谢觉哉说:“庐山七月最可人的是夏风,我们都甘拜‘夏’风吧。”众人大笑,兴尽而归。

    当晚,便有好事者将此事报告给了“怀安诗社”的另一员大将朱德。朱老总一听就来了兴致,嚷道:“赛诗啷个不喊我?没得道理嘛!秀才见了兵,有理也讲得清嘛。”嚷归嚷,朱德还是和了一首《和董必武同志初游庐山》:“庐山面目何难识,扬子江边一岭奇。公路崎岖开古道,林园宛转创新陂。行游险处防盲目,向导堪称指路碑。五老峰前庄稼好,今年跃进不须疑。”陶铸听说此事后,也很快写了一首和诗《和董老游庐山诗》:“庐山面目谁能识?尽在烟云变幻奇。偶见晴空飘白练,忽惊树杪涌清漪。朱陈(指朱元璋、陈友谅在庐山脚下大战之事)往事增惆怅,白李(指唐朝大诗人李白、白居易)遗诗添彩姿。最是劲松绝壁立,崇高风格不须疑。”

 陈毅笑谈“三段论”

    陈毅第一次上庐山是在1961年10月上旬。

    20世纪60年代初,外交部经中共中央同意,决定组织22个国家的驻华使节、代办及其夫人到庐山参观访问。当时兼任外交部长的陈毅副总理,于1961年10月上旬亲自去庐山作前期考察和布置接待工作。

    陈毅和夫人张茜下榻东谷124号别墅。一跨进别墅大门,陈毅眼前一亮,爽朗地大叫一声:“好漂亮的别墅!”当地领导告诉陈毅,这原是江西省长朱培德的官邸。陈毅笑着说:“朱培德以前可是我和朱老总的上司。”当地领导又说,1959年和前不久召开的两次中央会议,刘少奇主席都下榻此处。陈毅笑着说:“你们安排我住国家主席下榻的别墅,可是超规格接待哟。”

    陈毅下榻的是一栋俄式别墅,石构两层,面积近500平方米。别墅的主立面十分生动、富丽:大门开在西端,南面有三个拱券式窗户和三个长方形窗户,窗户上面是一大一小两个阳台,屋顶由四重四坡水构成,前后对称地设计了两个长方形老虎窗。别墅建于1919年,为俄国亚洲银行所有,1927年转手给朱培德,1996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陈毅坐下来,问当地领导庐山别墅的现状。当地领导汇报说,保存较好的别墅有几百栋,代表10多个国家的建筑风格,可尽量安排驻华使节们住本民族风格的别墅,使他们真正有“宾至如归”的感觉。陈毅很满意,又问庐山有什么特色饮食。当地领导说,庐山主要有“三石”,即石耳、石鸡、石鱼,也就是长在石头上的蘑菇、长在石头缝里的青蛙、长在石穴或石潭中的小银鱼,味道都极鲜美,是佐饭的上等山珍。陈毅咧了咧嘴说:“你们说的石鸡,我倒是吃过。在赣南打游击时打牙祭,也去山沟里摸过石鸡,比水田里的要大、要肥,可味道并不怎么样,吃不了几块。本来饿得可以吃三大碗饭,可一吃石鸡,一碗饭都吃不下去了。”当地领导笑着说:好吃不好吃,首长明天尝尝就知道了。

    第二天中午,餐桌中间放了一盘拌和着辣椒和酱油,烧得红彤彤的石鸡。当地陪同领导请陈毅先尝尝石鸡,陈毅伸筷子夹了一块放进口中,不由得浓眉一扬,连叫了三个“好”,忙叫张茜快尝。张茜也说好吃。说说笑笑中,陈毅连吃了三碗饭。张茜嗔怪道:“昨天你不是说石鸡不好吃,不下饭吗?怎么今天你连吃了三碗?”陈毅笑着说:“你这个学生兵,没吃过大苦。吃东西也有‘三段论’:第一阶段,人长久不吃荤,肚子里没有一点油水,虽然想吃荤但不能吃荤,一吃就犯腻,还闹肚子;第二阶段是肚子里有油水,但不多,特别能吃荤;第三阶段是肚子里油水太多了,实在是不想吃荤了。以前我们是处在第一阶段,现在我们进入了第二阶段,以后我们还要达到第三阶段,那时我们就真正不想吃也不能多吃了。”陈毅说完,又爽朗地大笑起来。

林伯渠庐山抚今追昔

    1959年6月30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林伯渠登上庐山。

    汽车停在河东路251号别墅面前后,林伯渠走下车,环顾满目青翠的庐山,不禁感慨万端。32年前和22年前,在中国革命处于转折的关键时刻,林伯渠两次参与了在庐山的重要活动。而今,山河依旧,人世间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林伯渠下榻的别墅建于1901年,原主人为德国人克拉贝。别墅造型别致,石砌一层,大门入口处建有精致的牌楼,右边一北一南有两个双檐的方亭,由敞开式外廊连接,方亭和外廊的栏杆雕刻极为精美。在方亭和外廊中欣赏东谷自然风景,人与自然相融一体,感觉十分惬意。

    7月4日,庐山下雨。林伯渠看着窗外雨中美景,不由得吟词一首《浪淘沙·庐山即景》:“牯岭雨声喧,气象万千。爱听东谷水潺。日照香炉知何处?雾里云端。智慧何人先?卡尔(指卡尔·马克思)开山。重峦叠嶂更新鲜。一二三四(指《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大手笔,宝藏兴焉。”

    林伯渠下榻的别墅离仙岩旅馆只有几十米,前两次上庐山,他均下榻仙岩旅馆。会议期间,林伯渠几次带领夫人朱明及秘书等人来到仙岩旅馆,向他们讲述发生在这栋楼里的往事。

     1927年7月18日,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的林伯渠匆匆上了庐山,住进仙岩旅馆。3个月前,蒋介石背叛革命,疯狂屠杀共产党人,林伯渠感到万分痛心和无比愤慨。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决定发动南昌起义,并决定7月19日在庐山仙岩旅馆举行紧急会议,林伯渠就是为了参加这次重要会议而上庐山的。他与参会的政治局委员瞿秋白、李立三、张太雷,中共中央秘书长邓中夏以及聂荣臻、彭湃、郭亮、叶挺等人,具体研究布置了南昌起义的有关事宜。随后,震惊中外的南昌起义爆发了。此举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和创立人民军队的开始,中国革命从此进入新的历史阶段。

    1937年7月13日,时任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的林伯渠与周恩来、秦邦宪再上庐山,仍然下榻仙岩旅馆。这次上庐山的任务与10年前恰恰相反,不是与国民党对抗,而是与国民党合作。

    抚今追昔,林伯渠在无比欣慰的同时,内心深处又含有几分隐忧。上庐山之前,已是74岁高龄的他抱病在全国各地视察、调研,不切实际的“大跃进”和“浮夸风”令他深感不安。林伯渠在7月13日写的《庐山即景》中,表达了他的隐忧和不安:“五老峰头气象新,居高临下一身轻。空中蝴蝶迷茫梦,大计熟筹问耦耕。花木怡然属自我,阴阳终古影乾坤。规律客观不可忽,自有群众做结论。”林伯渠在“空中蝴蝶迷茫梦”一句中,用了《庄子》庄周梦为蝴蝶的典故,委婉地批评了当时严重脱离实际的浮夸现象;而“大计熟筹问耦耕”、“规律客观不可忽,自有群众做结论”等句,更是直截了当、明白无误地指出,方针大略决不可忽视和违背客观规律,并且要得到人民的赞同和拥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