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新闻最新消息美国:“炒金族”危险游戏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1/24 00:45:06
“炒金族”的危险游戏


■ 感性财经
Feature

□本报记者 李中秋



“高德黄金事件不是个案,有N个这样的平台在引导着所谓的‘炒金族’玩一个颇具诱惑力的危险游戏。”一周前,高德黄金爆仓案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原LT黄金公司的资深营销人员张涌(化名),向记者描述了一个貌似“馅饼”的黄金投资的怪圈。

“某个平台存在着一群互不相识的投资者,集中起来有1000万资金‘押’多,1300万资金‘押’空,两者抵消后,平台的组织者将多余的300万‘押’空头寸,在境外市场做一个对冲交易,锁住其风险,便可坐收2300万元资金近10%的手续费,一本万利!这就是游戏的基本原理。”张涌一语道出了其中玄机。这一游戏正是多年来长盛不衰的“地下炒金”。

LT黄金公司因某些做法过火被相关部门取缔了,但在张涌看来,大多数组织者只要低调地、严格地照这个规矩做,爆仓概率几乎为零,除非老板铤而走险不做对冲。“黄金,仅仅是一个幌子。只要存在另外一个24小时交易的可对冲市场,换成石头做标的,也照样可以进行这个游戏。”张涌说。

黄金,在中国老百姓心目中的投资地位不低,“地下炒金”甚至在江浙、广东、福建一带成为“有身份”、“有地位”的象征。这其中,不乏一些真正以投资为目的、不明真相的投资者入场。然而一旦介入,大多数人是欲罢不能。

“100倍的杠杆效应啊!100万资金在短时间内要么亏光,要么盈利两三百万。”张涌说,“对外标榜20%或者25%以上的定金交易,实际上‘客服人员’会让你放大100倍,甚至150倍进行交易,其表面上可以避开对变相期货的监管,除非投资者凭确凿证据向监管部门提供信息,或者监管部门进行暗访取证。”

一些投资者在“暴利”的驱逐下,初始几万块钱的投资额,可能会不停追加至几十万甚至倾囊而出。张涌见过的入金流水单上,最高时一天有近亿元。“出金很少,因为赢钱者想赢得更多,输钱者想翻本,最终进来的绝大部分资金会在这个‘池子’里呆着,老板可以安安稳稳地从每笔交易中提取佣金。”张涌说。

据中国黄金协会的一位人士保守估计,全国以黄金公司或投资公司名义经营此类业务的公司约有1000家,其中有规范者,但鱼目混珠者比比皆是。

圈内人士介绍,这类公司一般有一些特点:有着豪华的办公场所,对外宣称是“XX黄金交易所会员”、“XX金矿、XX银行合作伙伴”;他们将自己编制的黄金报价刊发在一些重要媒体的显著位置;重金招聘博士成立研发部门,经常通过媒体发表黄金日评,不断提高公司知名度;频繁组织黄金沙龙,趋势分析头头是道、句句在理。不仅如此,在日常交易中,他们还会把一些细节,如涉及人民币与美元兑换点位等,做得惟妙惟肖。

“让你感觉像那么回事儿,但一切都在为上面的‘游戏’做铺垫。”张涌说。(

圈内人士分析,庞大需求、利润诱惑和监管盲区三大因素,是其如火如荼的重要原因。近年来,老百姓手头资金充裕,面对严峻的通货膨胀形势,迫切需要对资产进行保值。在这样的背景下,黄金公司稍加宣传便可招揽到客户。但很多百姓并不谙熟此类投资的“暗门”,着道后会越陷越深。

但是,吃了亏的投资者想要投诉并不容易。处理过此类事件的一位专家坦言:“一旦被查,工商局方面大多称是非法广告宣传;金融监管机构通常会表示,现货交易已经放开,获得工商执照便可经营业务。有盈有亏,不属于非法集资;若取不到变相期货的证据,证监会也无从监管。投资者感觉被骗的时候,往往投诉无门。”

专家指出,地下炒金,俨然成为了一个“三不管”地带。因此,个人投资者需要认清其本质,了解合法投资渠道:除实物黄金或银行纸黄金外,上海黄金交易所只针对法人机构,个人投资者不能直接或间接通过其会员参与;期货方面,通过期货公司直接参与上海期货交易所黄金期货是唯一的合法途径。监管部门应对相关违法违规行为予以严处。同时,在发展我国黄金市场上多下工夫,以满足百姓日益高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