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牙用什么材料比较好:和孔子吵架〔zt〕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1/25 02:37:00
我真不知两三千年前就出了个孔圣人,对我们中国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像最近这几年这样一味地把孔夫子捧到天上去,肯定不是好事。每天和孔老师吵吵架的学生,才是好学生。半夜睡不着,拿着遥控器乱摁一通,刚好看到《百家讲坛》中的于丹讲《论语》,就停住看了一会儿。已经讲到“五十知天命”了,“四十不惑”、“三十而立”都没看着。但也不遗憾。只看五分钟就已知道她的路数了:仍是一味歌颂。“五十知天命”是指内心已有一种定力,“六十耳顺”是指悲天悯人的情怀,“七十从心所欲而不逾矩”是指人生的最高境界等等等等,还用了金庸的武侠小说来作比,唬得观众一愣一愣的。

如果我是孔子的学生,我一定要和他大吵一架:“拜托,别把你的人生哲学强加给我!你四十不惑就真的不惑啦?我看未必!你说不惑其实是自我欺骗,对于让你惑的事物你或是不懂装懂或是失去兴趣,这说明你的生命力已经开始衰退。林语堂自称是‘一捆矛盾’,我很欣赏!这才是一个不断求知者的真实思想状态。五十知天命,也只能说明精力下降,折腾不动了。如果真有上天,他的意思我们是永远琢磨不透的。你既然说‘未知生,焉知死’,天命就更加不懂了。六十耳顺,这我能理解。你和师母吵架这么多年,到了60岁耳朵终于背了,骂你的话都听不见了,自然就‘耳顺’。七十从心所欲而不逾矩,就更可笑。一个在单人监房里关了几十年的人,最后也可以夸口,我想走两步就走两步,想走一步就走一步,随心所欲!”

东方人大概偏好“境界”,而我多年前就对它保持警惕了。金庸所鼓吹的那些所谓侠客的境界,本来只是儿戏,却被这么多人作为经典引用,我觉得实在可悲。不过侠客的武艺早已绝迹,无法印证了,日本的“棋道”倒是可以作为例证来支持我的。日本的围棋追求“道”,最讲究境界。有一本书描写秀荣先生和田村保寿下棋的情景,有一段大致是这样写的:面对年轻的保寿的凶猛进攻,秀荣名人的行棋“好像是手持着枯木拐杖,在花园中且行且走,从容自然”。有人评论道:“哇塞,这是什么样的境界啊!这样的高人,让我联想起武侠小说中张三丰这等的巨匠宗师。”但令人遗憾的是,以追求境界为目的的日本围棋却无可奈何地衰落了!

境界这玩意儿有时候很不可靠,很容易成为人们偷懒的借口。丧失创造力了,胆子小了,不愿奋斗了,就说什么“知天命”、“耳顺”、“从心所欲而不逾矩”之类的话,真是好没出息!李敖在比较了胡适和罗素之后,更佩服老而弥坚的罗素。我也如此。

人生也许真有不同的境界,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感受,不能以孔子的感受代替自己的感受。有些人天生劳碌命,一辈子忙忙碌碌,总有解不开的迷惑,总有排遣不了的情欲,当然更有干不完的工作,但从来没有丧失正义感,火气很大,看到不合理的事就要骂,这样的人生境界难道就不高吗?我倒更仰慕这样的境界,至少比孔圣人那种半死不活的生活好得多。

最终还是归结到那句老话:圣人,是财富,也是包袱,要学会扬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