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知识分享的网站:朱耷绘画作品欣赏*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04/10 10:27:31
 明末清初-朱耷绘画作品欣赏          朱耷(1626-1705),清代画家。僧人。原名统。江西南昌人,明宗室后裔,明亡后出家,一生字、号、别号极多,主要有:法名传棨,号雪个、个山、屋驴、人屋,尤以八大山人最为知名。据载,他还曾弃僧入道,改名朱道朗,字良月。在书画上亦有许多画押,如“三月十九日”、“相如吃”、“拾得”、“何园”等,含义较深。另外他署款时常将“八大山人”连缀写成“哭之”、“笑之”字样,以寄托愤懑。作为明宗室后裔,朱耷身遭国亡家破之痛,一生不与清王朝合作。他性情孤傲倔强,行为狂怪,以诗书画发泄其悲愤抑郁之情。


 

【名称】清 八大山人 枯木来禽图
【年代】清代
【简介】《枯木来禽图》,97X41CM。款识:八九子。驴。印鉴:驴、八大山人、拾得。

鉴藏印:王季迁氏审定真迹、王已千玺。附属作品:冯康侯题签条,王季迁边跋。

香港著名书画篆刻家、收藏冯康侯旧藏;著名书画家、鉴藏家王季迁收藏。

此画冯康侯旧题“八大山人鸲鸪来桐图”,将二禽误认为八哥,枯木误以为桐树,目不见八大自题之名,前人所知亦有限矣。

“八九子”,乌鸦也。典出南朝梁 刘孝威所作乐府《乌生八九子》。诗云:“城上乌,一年生九雏。枝轻巢本狭,风多叶早枯……”朱耷自况者也。署款“驴”,五十余岁之作也,存青藤白阳笔意,明快爽健。朱耷之“耷”,大耳也,大耳者,驴也。故“耷”俗呼为“驴”,致有此号焉。八大所遗早期作品无多。此画经收藏巨擘冯康侯、王季迁等递藏,足以珍贵,得者宝之。(杨休)

 

【名称】清 八大山人 枯木来禽图
【年代】清代
【简介】水墨纸本,123.5×47cm。

钤印:八大山人、何园、真赏。题识:八大山人写。鉴藏印:角茶轩收藏书画之印。

此图笔法简练,款字属八大晚年之作。

 

 【名称】清 朱耷 彩笔山水图
【年代】清代
【简介】立轴,纸本,水墨,纵154.9厘米,横49.3厘米。(日)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此图丘壑布置,远宗董源、倪瓒,近效董其昌,别开蹊径,在画面景物繁密的近中景留出一片空白,其上绘一孤亭,令人产生空灵通透的感觉。山石树木皴笔、勒笔全出中锋,随后秃笔擦染,浓墨横皴,笔墨老辣纵横。此图为朱耷70岁后所作的大幅山水画。

 

  清 朱耷《荷凫图》,48.5×115.0cm。弗利尔美术馆藏。

 

 

八大山人 花鸟  30×25cm

款识:八大山人,钤印:八大山人(朱文)何园

 

 八大山人 花鸟  74×30cm

款识:八大山人画,钤印:八大山人(朱文)

 

 

 八大山人 1702年作 游鱼图 立轴  99.5×28cm

 

 

 八大山人 烟江钓艇 立轴  27×33cm

此作为桥本独山(1874-1928)旧藏,桥本为日本高僧,曾任鹿王院住持,后又主管相国寺,对中国文化深有研究,富有收藏。

 

 八大山人 (款) 山水 立轴  79×35cm

 

 

八大山人 《芦雁图》 立轴

八大山人。十得。真赏。 (三印与《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第268页·朱耷40、18、35印吻合)
鉴藏印:周氏怀民鉴藏。微云。曾归竹里馆。王季迁氏审定真迹。

 

 八大山人 松石草堂 立轴  166×60cm

 

 八大山人 山水 册页片  26.5×35.5cm

钤印:八大山人
款识:米家画法,以此品为第一。八大山人。
鉴藏印:孔氏尚园藏古

 八大山人 (款) 花鸟 立轴  175×46cm

 

 

 八大山人 (款) 石鸟图 立轴  83×37cm

 

 八大山人 闲适图 对屏  30×30cm×2

 

 八大山人 1692年作 透网何如此只鱼 立轴  88×47.5cm

钤印:八大山人、可得神仙、何园、遥属
款识:[一]郑公珍重一行书,透网何如此只鱼。箸下只今邗水上,垂涎得共老僧无。小作兼正。
           [二]西上江流自在极,去年今日一尊浮。同人只说兴之事,何处重游是道州。辛未夏五题画南畛,作鳊鱼丈尺五,轮流一尺,终叶傅公传王相国,早朝供展晚登堂。壬申夏四月题画附正。八大山人。

       今天我们能够见到八大山人的画作关于鱼的题材,却是不少,尤其是这种单画一条鱼的。此幅画作中的游鱼,画法细致、从容,神态除了照例白眼向上之外,总的来看是比较安详、平静的。此作作于1691年,此时康熙已经完成了第二次南巡,由王翚主持绘制的《康熙南巡图》也在这年完成。清朝统治已经稳定,复明的行动也较少了,清政府也不像开始时对待朱明残余势力搜捕、追杀的那么厉害了,人们暂时得到了一些喘息的时间。八大山人心虽不甘,但于现实,只是百般无奈而已。同时,也为自己在残酷的诛杀中幸存,虽为“哭之”,亦应“笑之”了。所以才在给 “郑公”的这幅画的题诗里,将所画之物,称作“透网之鱼”,并且调侃道:“垂涎得共老僧无?”
       八大有一首题画诗云:“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是旧山河。横流乱世杈椰树,留得文林细揣摹。”这第一句“墨点无多泪点多”,夫子自道,最言简意赅地说出了他绘画艺术特色和所寄寓的思想情感,只有沿着他所提示的这条线索,我们才能真正地理解和欣赏这位画家的伟大艺术作品。
       朱耷的一生,命运坎坷,复杂的身世背景对他的人生思想影响深重,也在他的艺术创作中形成了古拙奇特、劲拔荒率的艺术风格。朱耷将强烈的主观意识融入绘画中,尤其是花鸟画,以人格化的表现手法画鱼、虫、禽等,表达隐晦的寓意。此图画枯枝顽石,两只小鸟分别伫立树石之上,眼光上翻,一副白眼向天的倔强神气。画用中锋运笔,线条转折顿挫,干湿浓淡尽在变化之中,墨气凝重沉着,于极简的景物中展示出画家力透纸背的功力。

 

 八大山人 拳石双鸟图 立轴  171×43cm

钤印: 八大山人、八大山人
款识:八大山人。
鉴藏印:王季迁家珍藏、王季迁氏审定真迹
说明:王季迁题鉴
展览:《宝五堂—海外华人重要书画珍藏展》2009年11月,首都博物馆
出版:《宝五堂—海外华人重要书画珍藏展》P115,北京燕山出版社,2009年11月出版

 

 八大山人 水墨荷花 手卷  23×258cm

题识:八大山人写。
钤印:八大山人、何园
题跋:高聋公旧藏壬戌之十一月得于扈,大千题记。钤印:张、大千
画匣:八大山人无上之宝,高聋公旧藏,壬戌之十一月得于扈,季爰题。
鉴藏印:萧山陈壁奉藏、季氏、高邕、大千好梦、古歙曹氏霁原鉴藏
八大山人总是那么偏爱荷花,爱它怒放的生命,爱它柔媚后的风骨,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高华气质。这卷《荷花卷》更是八大山人晚年之佳构。此时的八大,早已看尽了世事变迁,内敛和沉郁之外,又多了几分豁达。整幅图卷的荷叶以阔笔写就,经营位置,似若漫不经心,实是煞费苦心,笔墨之间,浓淡变化,挥洒自如。而最妙之处,莫过于隐现于墨叶间的荷瓣,只寥寥数笔,却含苞待放,空灵清幽。八大笔下的荷花,不再只是现实世界中简单的荷花,它已从现实中抽绎,升华为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对生命的无限赞美。那叶、那花凝聚的是中国文人千年的神髓,涵蕴着一位老人饱经沧桑之后依然抱朴求真的魂魄。
此卷迭经歙县曹氏家族、高邕、张大千、毛浩甄、陈璧承等名家收藏,又收录于《泰山残石楼藏画》、《八大山人书画集》等画册。
《荷花卷》最早的主人是安徽歙县曹氏家族,曹氏家族是清代著名望族。曹文植(霁原),乾隆庚辰(1760年)科进士,官至户部尚书,谥“文敏”。曹文植之子曹振镛,乾隆辛丑(1781年)科进士,干、嘉、道三朝重臣,历任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又以功晋太子太傅,谥“文正”。清代的曹氏家族极人爵之荣,至今仍有乾隆年“四世一品”牌坊伫立在歙县雄村。曹家在清末逐渐衰落,《荷花卷》亦流入了高邕手中。
高邕(1850-1921)字邕之,号李盦、赤岸山民,仁和(杭州)人。官江苏县丞。高邕一生所藏所览极丰,于八大画作收藏颇富。清末正值珂罗版印刷术流入我国,他便将所藏之精品影印出版,即《泰山残石楼藏画》,此卷就影印于该画集中。高邕去世后,《荷花卷》在民国11年(1922年)遇到了另外一位重要的藏家——张大千。
张大千生对此卷爱不释手,特制一木匣,上题“八大山人无上之宝”,珍爱之情由此可见。“大千好梦”是他不常用的鉴藏章,但能被加盖此印的皆非凡品。目前可见的,除八大山人作品外,其馀只元代倪瓒《墨竹》、明代吴伟《武陵春》等寥寥数件。1929年,大千在上海的生活一度拮据,不得不将《荷花卷》忍痛卖给当时的金融家毛浩甄。
毛浩甄(1880-1962),浙江萧山人。民国初年曾为浙江银行总经理,与老上海的书画圈交往甚密,富收藏。解放后由于公私合营,毛氏晚年境况渐窘。1955年,他将《荷花卷》售给了萧山同乡陈璧承。
陈璧承(1904-1998),字序西,晚号舍知老人。师从光绪进士、户部侍郎唐文治,擅书法,精释典。自1955年《荷花卷》就此沉寂于陈家秘奁,再未露面。
纵观《荷花卷》颇具传奇色彩,历代拥有者或为位极人臣的首辅宰相,或有“五百年来第一人”的书画巨匠,或为叱咤金融界的银行家。四百年中风云变幻,或风光旖旎,或汹涌澎湃,个人、家族藏品的命运也随之沉浮。《荷花卷》画里画外所承载的已不仅是艺术本身,中华民族的文脉也借此薪火相传。

 

 八大山人  松鹿图 立轴 91×31cm

八大山人晚年好作松鹿图,取长寿多禄之意。本幅绘有姿态虬曲的老松一棵,苍松之下三只鹿或立或卧,皆鹿耳挺直,双目圆睁,直视观者,目光与姿态中充满了警觉、惊恐、敌视,让人为之揪心,用象征手法将物象人格化,表达出了作者骚动不安的内心感受。画面纵向取势,巧妙的把松树主干与鹿的顾盼姿态串联在一个自然生动的S型构图之上,行气去而复返,彼此离合呼应,妙趣横生。作者在描绘鹿的外貌特征上没有过分雕琢,仅是在鹿的脖子、腿、尾、背等处象征性的勾画出皮毛,在鹿身上用墨笔圈出斑点,并用淡赭稍加渲染。山石、灵芝、野草的勾画点染皆随心而出,颇具匠心,表现出其一贯笔精墨简的绘画风格。整幅画面构图奇险,笔墨清逸,圆厚苍润,简约而又经意,非率尔酬应之作。南京博物院藏有八大《古椿双鹿图》一幅,图中所画双鹿与本幅之中后面两只鹿的姿态颇相近,只是用笔墨更湿润一些。故宫博物院所藏的《鹿石图》在笔墨技法上与本图更趋一致,应是一个时期的作品。

 八大山人 群鹿图 立轴  75×122cm

款识:八大山人写。
钤印:可得神仙、八大山人、何园
展览:“宋元明清中国古代书画大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3月。
该图绘岩壑壁立,古松横生,岩下群鹿或聚或散,姿态各异。鹿在中国有着非常吉祥的寓意,它不仅代表长寿,还与“禄”字谐音,故国画中常借画鹿传达贺寿或加官进爵之意。
该作清末时传入日本,极受日本艺坛青睐。曾多次见于日人之出版物,如1926年,大冢巧艺社出版的《座右宝·绘画卷》(见该书第261页,日本大正十五年),并有珂罗版行世。1975年,由米泽嘉圃与鹤田武良合着的《八大山人·扬州八怪》(《水墨美术大系·第十一卷》,图版第21、22页,日本讲谈社出版)。

 

八大山人 书画合册 册页 (八开)24×17cm×8

题识:(一)八大山人。钤印:何园
(二)八大山人。钤印:何园
(三)八大山人画,钤印:朱耷
(四)八大山人写。钤印:朱耷
(五)白昼偶来芳草梦,起来幽兴有谁知。风帘不动黄鹂语,坐对庭花日影移。八大山人。
钤印:何园
(六)萧萧踈苇对门墙,见说新秋味长。何事轻拖来亭里,至今魂梦绕寒塘。八大山人。
钤印:何园
(七)前年失脚下渔矶,苦恋明时未忍归。为报巢由莫相笑,此心非是爱轻肥。八大山人。
钤印:何园
(八)昼睡初浓向竹斋,柴门日午尚慵开。惊回一觉游仙梦,村巷传呼宰相来。八大山人。
钤印:何园
鉴藏印:昭通萧氏榴花馆藏印、古滇萧寿民藏
展览:“宋元明清中国古代书画大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3月。
八大山人的山水画在数量上远不如他的花鸟画为多,但所体现的孤寂高标的风骨,却丝毫不比他的花鸟画逊色。
此册是八大山人书画合璧册,全册八开,集诗、书、画、印“四绝”于一册。八大山人的书画,初宗董其昌,后书宗魏晋古体,自成新貌。山水则上窥黄公望、倪瓒,布局奇崛,笔墨质朴雄健,意境荒凉寂寞,具有鲜明的独创性。此册多绘秋屋茅亭、荒山古寺,一种万籁静寂,荒凉萧疏,天荒地老的意境笼罩期间,于虚淡中蕴涵深刻。画家以泪和墨,运以秃笔,朴茂凝重,生涩拙秀的笔触中涵容了脱俗的意趣和奇特韵味。
本册上有八大山人自题“八大山人写”的款识,据王方宇先生考证,专落“写”字者,为其60岁至70多岁时的作品,考本册上诗文,第八开中“昼睡初浓向竹斋,柴门日午尚慵开。惊回一觉游仙梦,村巷传呼宰相来。”一诗恰为其65岁前后所作。
清末民国,此册为萧寿民收藏,有“古滇萧寿民藏”、“昭通萧氏榴花馆藏印”等印。萧寿民,云南望族,民国大员,曾经代表国民党四川省主席龙云驻南京,与国民党中央政府打交道。他一生收藏颇丰,且多书画名迹,著有《中国古画集》,“昭通萧氏榴花馆”为其斋名。此册后流入日本,发表在日本学者赤井清美所编的《八大山人书画集》(东京堂出版社,1975年,第58-61页。)

 

八大山人 1700年作 鸣鸡图 立轴 135×34cm

题跋:此帧八大山人花鸟画精品谓江南管氏珍藏,怀瑞题。
钤印:怀瑞六十后作(朱文)
款识:庚辰八大山人写。
钤印:八大山人(白文)、八大山人(朱文)、作长乐(朱文)

   八大山人 1699年作 桃实千秋 立轴  104×38.5cm

 

 八大山人 枝上鸜鹆图 立轴  32.5×26cm

 

 八大山人 (款) 独立秋光 立轴  165×46cm

题识:八大山人。钤印:可得神仙
藏印:湖帆鉴赏、颐槿楼秦补理藏书画印、楼轩

 八大山人 双鹑菊石图 立轴  166×44cm

 

       

 

芭蕉幽禽 立轴122×31cm                                      庚午年作 猫石图 立轴

 

 

 八大山人 荷花水鸟 立轴  135×63cm

 

八大山人 花鸟 镜心  56×34cm

说明:徐邦达题跋。

 

八大山人 水墨花鸟 立轴  127×56cm

 

 八大山人 松鹿 立轴  66×30cm

 

 

八大山人 鹰蟹图 立轴  133×65cm

 

 八大山人 鸭 镜心  29×39cm

 

 八大山人 花鸟 立轴 

注:程十发边跋

八大山人 (款) 墨荷 立轴  61×31cm

 

八大山人 山水 立轴   133×50cm

  

  八大山人 (款) 1694年作 瓶花 镜框  51×28cm

钤印:八大山人
款识:甲戌之重阳画。八大山人。
鉴藏印:迟盦书画库上品、静斋过眼、李佐贤收藏书画之印、伯阳藏画、树青鉴定

 

八大山人 荷花 立轴  174×45cm

题识:八大山人。钤印:可得神仙、八大山人
鉴藏印:颐梅庐秦通理藏书画记
 

 

 八大山人 小鸡 立轴

 

 

   八大山人 花鸟 立轴  101×41cm

题识:乙卯夏日八大山人写。
钤印:八大山人、各园、
鉴藏印:二百兰亭斋鉴藏名贤法书印
来源:台湾回流。

 

 八大山人 疏林平远图 立轴  92×40cm

题识:倪迂画禅独得上品上生。迨至吴会石田仿之为石田,田叔仿之为田叔,何处讨倪迂耶。每见石田题画诸诗于倪颇倾倒,而其必不可仿者与山人之迂一也。画学正稚翁志之。八大山人。
钤印:八大山人、何园
藏印:昆华所藏、唐熊之印、墨缘室来氏收藏书画记、桢父审定

 

 八大山人 荷下双凫 立轴  178×87cm

 

 八大山人 双松顽石 立轴  190.5×49cm

《双松顽石》以墨笔描绘双松夹峙顽石,构图疏朗简致,用笔则中锋侧锋兼施,凝练遒劲;墨色干湿并用,极有风致。而造型的简洁概括,境界的冷逸空灵,宣泄出这位末世王孙、方外遗民的满腔悲愤和痛楚。与他的其它作品一样,此幅中松树的刻画仍然是以充满了毫不屈服味道的、倔强而尖锐的直、折线条完成的,而没有稍带哪怕只有一丁点转圜意味的、柔和的弧线。八大山人心底逸气、胸中块垒,由此可见一斑。

 八大山人 松鹿 立轴  121×61cm

 

 八大山人 甲戌(1694年)作 芙蓉竹鸡图 立轴  71×37cm

题识:竟作一日谈,胸怀若雄雌。黄金并白日,都付五坊儿。甲戌重阳,八大山人并题。黄竹园画。八大山人。
钤印:八大山人(二方)、在芙、何园
藏印:余晋和、和、青笠绿蓑斋藏

 八大山人 受天百禄图 立轴  186×66.5cm

《受天百禄图》构图疏简,但八大山人花鸟画的诸种特点却从中可以窥豹一斑。八大山人的花鸟画承袭白阳陈淳、青藤徐渭写意花鸟画的传统,发展为阔笔大写意画法,创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花鸟造型。其特点是通过象征手法,对所画的花鸟、鱼虫进行怪异的夸张,以其奇特的形象和简练的造型,使画中形象突出,主题鲜明,甚至将动物的眼 睛画成“白眼向人”,以表现自己孤傲不群、愤世嫉俗的性格。画中鹿唇撇向一侧,与一对刻意突出的白眼形成映照,似乎正冲着读者切切冷笑。

 八大山人 (传) 荷鸟图 手卷  31×204cm

题识:甲戌(1694)六月涉事,八大山人。
印文:八大山人、各园
题跋:(一)王震(1867-1938):墨戏淋漓水一天,帝王馀气渺于烟。禅机说到芬陀利,度尔群生入古缘。读此卷为八大山人最精意之作,用墨古腴,笔笔灵机,盖其遁入空门自有抑郁不可遇之概。丙寅(1926)仲秋,白龙山人题。
印文:王震大利、一亭
(二)钱瘦铁(1896-1967):雪个喜写雏禽,有寓意在焉。羽毛未全不能一飞冲天之憾。石城王孙无可奈何,只得借一墨发泄其胸中郁勃之气。此卷乃渠欢喜时之作也。审其落款似笑之,故活泼泼地,愿晃堂吾兄宝之。瘦铁。
印文:钱厓私印

 

八大山人 1692年作 秋高净云 立轴 101×50.5cm

 

  个山画册册页(九开 另题跋一开) 24X37.5cmX9 跋文:24X38cm

钤印:八大山人(白,四次)人屋(朱,四次)画翁(朱,二次)

浪得名耳(白,二次)其喙力之疾与(白)

 

 八大山人 山水 立轴   136×58cm

 

 

 八大山人 花卉  109×29cm

 

 八大山人 花鸟鱼石 立轴(四幅)  182×49cm×4

 

 八大山人 行楷五言诗 立轴 177×49.5cm

释文:蔼蔼堂前林,中夏贮清阴。凯风因时来,回飚开我襟。息交游闲业,卧起弄书琴。园蔬 有余滋,旧谷犹储今。营己良有极,过足非所□。事秫作美酒,酒熟吾自斟。弱子戏我侧,学语未成音。此事真复乐,聊用忘华簪。遥遥望白云,怀古一何深。八大山人。

 

 八大山人 山水 立轴  203×57cm

 (李梨根据网络资料编辑收藏)


 

 

         朱耷擅花鸟、山水,其花鸟承袭陈淳、徐渭写意花鸟画的传统。发展为阔笔大写意画法,其特点是通过象征寓意的手法,并对所画的花鸟、鱼虫进行夸张,以其奇特的形象和简练的造型,使画中形象突出,主题鲜明,甚至将鸟、鱼的眼睛画成“白眼向人”,以此来表现自己孤傲不群、愤世嫉俗的性格,从而创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花鸟造型。其画笔墨简朴豪放、苍劲率意、淋漓酣畅,构图疏简、奇险,风格雄奇朴茂。他的山水画初师董其昌,后又上窥黄公望、倪瓒,多作水墨山水,笔墨质朴雄健,意境荒凉寂寥。亦长于书法,擅行、草书,宗法王羲之、王献之、颜真卿、董其昌等,以秃笔作书,风格流畅秀健。

  朱耷以绘画为中心,对于书法、诗跋、篆刻也都有很高的造诣。在绘画上他以大笔水墨写意画著称,并善于泼墨,尤以花鸟画称美于世。在创作上他取法自然,笔墨简练,大气磅礴,独具新意,创造了高旷纵横的风格。三百年来,凡大笔写意画派都或多或少受了他的影响。清代张庚评他的画达到了“拙规矩于方圆,鄙精研于彩绘”的境界。他作画主张“省”,有时满幅大纸只画一鸟或一石,寥寥数笔,神情毕具。他的书法具有劲健秀畅的气格。篆刻形体古朴,独成格局。
  朱耷在形成自己风格的发展过程中,继承了前代的优良传统,又自辟蹊径。他的花鸟画,远宗五代徐熙的野逸画风和宋文人画家的兰竹墨梅,也受明林良、吕纪、陆治的技法影响,尤致意青藤白阳的粗放画风。他的山水画,远尚南朝宗炳,又师法董、巨、米芾、倪、黄以至董其昌等人的江南山水。在书法方面,他精研石鼓文,刻意临写汉、魏、晋、唐以来的诸家法帖,尤以王羲之的为多。
  朱耷绘画艺术的特点大致说来是以形写情,变形取神;着墨简淡,运笔奔放;布局疏朗,意境空旷;精力充沛,气势雄壮。他的形式和技法是他的真情实感的最好的一种表现。笔情恣纵,不构成法,苍劲圆秀,逸气横生,章法不求完整而得完整。他的一花一鸟不是盘算多少、大小,而是着眼于布置上的地位与气势。及是否用得适时,用得出奇,用得巧妙。这就是他的三者取胜法,如在绘画布局上发现有不足之处,有时用款书云补其意。朱耷能诗,书法精妙,所以他的画即使画得不多,有了他的题诗,意境就充足了,他的画,使人感到小而不少,这就是艺术上的巧妙。
  他的山水画多为水墨,宗法董其昌,兼取黄公望,倪瓒、他用董其昌的笔法来画山水,却绝无秀逸平和,明洁幽雅的格调,而是枯索冷寂,满目凄凉,于荒寂境界中透出雄健简朴之气,反映了他孤愤的心境和坚毅的个性。他的用墨不同于董其昌,董其昌淡毫而得滋润明洁,朱耷干擦而能滋润明洁。所以在画上同是“奔放”,朱耷与别人放得不一样,同是“滋润”,朱耷与别人润得不一样。一个画家,在艺术上的表现,能够既不同于前人,又于时人所不及。他的花鸟画成就特别突出,也最有个性。其画大多缘物抒情,用象征手法表达寓意,将物象人格化,寄托自己的感情。清初画坛在革新与保守的对峙中,朱耷是革新派“四大画僧”中起了突出作用的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