碱性洗液有哪些:驳彭子益评黄元御温病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19/11/12 19:43:23

驳彭子益评黄元御温病说

泥巴匠 

  中医界相当有影响力的李可老先生及刘力红博士点校了彭子益的《圆运动的古中医学》,书中介绍的一气周流圆运动理论,“破解内经、难经、神农本草经、伤寒杂病论、温病学说和千古奥秘...”(李可语)。所以此书一出版,即受到了广大中医爱好者的喜爱。李可老先生把彭子称为“中医复兴之父”,“继张仲景之后第二位医中圣人”。

  其实彭的理论完全来源于黄元御,黄氏医书中讲得更透彻,更圆润,彭子只是以更通俗的语言来讲解而已。一位网友曾做过一个比喻:如果说《圆运动》是《新华字典》的话,那黄氏医书就是《辞海》。本人以为比喻得比较恰当。

  如果真要评个医圣二世话,那彭是无法与黄比的,不是一个档次的。但彭子为推广黄氏医学做出的贡献是值得肯定的。

  但在《圆运动的古中医学》续集中,彭子对黄氏温病学的评价确是失当,彭子说“黄氏八种,温病、疹病最坏”。这叫我担心有人会听了这句话而不去研究黄氏温病,就象黄氏医书传世近三百年而众多医家不看,仅仅是因为四库全书编辑的评价:“诋诃历代名医,无所不至。以钱乙为悖谬,李杲为昏蒙,以刘完素、朱震亨为罪孽深重,擢发难数,谓之善骂矣”,“大抵高自位置,欲驾千古而上之,故于旧说多故立异同,以矜独解”。

  因此有必要在此驳一驳彭子的“妄评”。彭子云:“温病初起之方,用生姜、大枣、炙草、浮萍燥横发散之品,最不合宜”。我这里怀疑这位彭老前辈看没看黄师的“温病解”,且不说生姜、大枣、炙草、浮萍算不算燥横发散之品,但看黄师原文关于温病的治法,黄师关于温病各个阶段的治法摘录如下:

  温病卫闭而营郁,法当清营热而泻卫闭。一日之初,卫闭已见,营热方生,故一日太阳之治,宜凉金补水,而开皮毛,不易之法也。
  温病二日,方传阳明之经,腑热未作,法宜清热而发表。热甚者,必伤肺气,当用人参白虎汤,清金泻热,益气生津,乃为善法。
  三阳经络,皆受其病,而未入于脏腑者,法应汗之。而温病与伤寒中风,寒暄异气,不宜麻桂辛温,以清润之剂,凉泻经络燥热,方是温病汗法。其伤在卫气,而病在营血,营热郁发,故用丹皮、白芍,泻热而凉营也。
  若在三日之外,腑热已作,则攻泻之法,乃可续用。盖胃土燥热,必烁脏阴。......是宜滋其脏阴,泻其腑热,勿令阳亢而阴亡矣。
  脏腑治法:以麦冬润阳明之燥,以地黄滋太阴之湿,以知母、元参、天冬清金而壮少阴之水,以当归、丹皮、白芍润木而息厥阴之风。
  地黄泄阳助湿,至下之品,至于温病,土燥而木枯,则反为灵宝,莫佳于此矣!

  观黄师温病治法,全是清金泻热,滋阴补水,黄师所示治温病八个方子,几乎都有麦冬、元参、生地、石膏、芍药等物。全不见彭子所云之“燥横发散”、“只顾崇阳补火,不顾伤液动液”之意。

  呜呼,彭子师黄氏圆运动之法,甚得其意,奈何于温病却有此胡说?

  黄师著《四圣悬枢》,析温疫痘疹之义,料知非一般人所能理解,故在自序中说“今宇内之大,谅必有侯桓其人,吾将藏之深山,虚坐以待矣。”看来彭子与侯芭、桓谭差之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