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凤姐性格概括:奥巴马完蛋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4/13 05:27:37


   资料图片:在10月18日举行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赛中,罗姆尼(左)和佩里展开了激烈的语言对峙。  明年夏天的某个时候,这种势均力敌的调查才可能成为预测11月大选结果最重要的指标。但这种调查也有误导性,也不很精确。1983年9月的一份调查中,罗纳德·里根比华尔特·蒙代尔(Walter Mondale)落后2个百分点,而在1991年10月的调查中,老布什与克林顿的支持率是55%对20%。  这种情况下,奥巴马在共和党的竞争对手的表现和他们的意识形态有关。奥巴马比罗姆尼这样的温和路线候选人要差,但是比佩里和凯恩这种极端保守的候选人要强。  政治学家长期以来一直在争论美国人选举规律的两种理论构架:一种可以叫做“公投模式(referendum model)”,另一种可以叫做“中间选民模式(median voter model)”。在“公投模式”下,执政党总统候选人有政绩就有作用:反对党可以提名林登·拉罗奇(Lyndon H. LaRouche,美国政治活动家,1976年起先后8次参选美国总统——译者注)也可以提名耶稣基督,但都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在“中间选民模式”下,只有参选人的意识形态有意义,选民根本不关注总统的表现。只要吉米·卡特的政治观点比罗纳德·里根更接近中间选民(他们在1980年时差不多是这样),有谁会关心12%的通货膨胀率和伊朗人质危机呢?  这两种模式在扩展到逻辑极限后都是非常荒谬的。但是证据偏向“公投模式”,例如1980年卡特败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待基本面的时候,要关注两个与现任总统工作表现相关的指标——支持率和经济增长率——而只有一个指标和反对党竞选人相关
   那一个指标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在《党派决定》一书中,政治学家马蒂·科恩(Marty Cohen)和他的同事在客观指标(比如议会投票记录和总统历史学家调查)的基础上估计了过去反对党提名人的意识形态。我把科恩的估计变成了一个刻度范围,极端温和的提名人为0分,而极端保守和极端自由的提名人为100分,50分代表平均值。  历史上,这一指标有很不错的预测能力。当执政党面临的反对党参选人有50分或50分以上的极端性评分时,它有3/4的机会能赢得选举。如果反对党参选人分值不高于50分,或者说是温和的候选人,它只有1/3的机会赢得选举。正像我们其他的标准一样,如果其他基本面与之不相符的时候,这一指标的意义会下降。温和派托马斯·杜威(Thomas Dewey)(18分)失败了不止一次,而是两次。非常保守的里根(85分)赢得了1980年的选举,因为选民认为吉米·卡特一无是处。当选的可能性有谱,但不绝对。

  资料图片: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  即便跟业绩相关的指标对奥巴马不利,但这个指标也可能对奥巴马有利。我把三个主要的客观方法的数据结合起来,估计了今年共和党候选人的意识形态极端性评分。三个客观方法包括国会投票、筹募基金的贡献以及民调中选民对候选人意识形态的评估。我把共和党人与其过去候选人的数据比较排列:  洪博培(Jon Huntsman) 40分  米特·罗姆尼 (Mitt Romney) 49分  赫尔曼·凯恩 (Herman Cain) 60分  加里·约翰逊 (Gary Johnson) 63分  里克·圣多伦 (Rick Santorum) 64分  里克·佩里 (Rick Perry) 67分  纽特·金里奇 (Newt Gingrich) 68分  米歇尔·巴克曼 (Michele Bachmann) 83分  罗恩·保罗 (Ron Paul) 96分  你可以看出来,罗姆尼49分的得分比洪博培以外的共和党候选人都要偏左。但是共和党整体都偏左了,所以罗姆尼在更广的历史范围内应该是偏中间的。如果提名比罗姆尼更加偏右的候选人,比如佩里(67分),共和党将面临更大的问题。罗姆尼和佩里之间在投票时只有4个百分点的区别。如果共和党面临的局面非常有利或者非常被动,这就会产生决定性的作用:罗姆尼将以10个百分点的优势获胜,佩里将以6个百分点的优势获胜。如果罗姆尼只能以2到3个百分点获胜,佩里肯定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