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南湖丽景在哪:虽然那是一个帅哥zz(短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2/08/08 06:08:56
虽然那是一个帅哥zz(短篇)
发信站: 两全其美网 (Thu Nov 22 22:54:25 2007), 本站(lqqm.net)

虽然那是一个帅哥,而且是一个很帅的帅哥,可那是一个飘在空中的帅哥。

  “啊!——”我尖声惊叫,以不逊于任何一部鬼片女主角的分贝上限。

  帅哥被我吓跑了。

  我惊魂甫定,刚想喘口气,帅哥又瞬间移动一般出现在我面前,飘着。

  我吓得心惊胆战,反射性的又开始高声尖叫。

  立刻帅哥又不见了。

  我稍稍松了口气,可帅哥又飘了回来。

  我心想你烦不烦哪,你不累我嗓子还疼呢,正准备开叫,帅哥一把捂住我的嘴,简直要声泪俱下。

  “大姐,我求你了,不要再叫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死一次不容易,你就让我多死两天不行吗?你这一叫,死人都让你给吓活了……”

  原来帅哥真是个鬼。我“唔唔”的点了点头。

  帅哥松开手,大大的松了口气。

  我不怀好意的上上下下打量着帅哥,习惯性的给他的身材打分,嗯,98分,偏瘦了点,不然就无可挑剔了,不过在我阅男无数的慧眼中也算极品了,兼具受的素质和攻的潜质,只要引导得当,绝对可能成为耽美大业的栋梁之材!

  帅哥脸红了,难道我的眼神很色吗?我稍稍收敛一下,指着他离地的双脚无限羡慕的问道,“鬼都会飞吗?”

  帅哥给了我一个“废话”的眼神,拉起我的手向上一提,我就飞了起来。

  我不用借助任何力量就能浮在空中,兴奋的手舞足蹈,上窜下跳,一会儿游鱼式,一会儿狗刨式,一会儿蛙跳式,一会儿挺尸式。

  帅哥在一边滴汗。

  “你知道你已经死了吧?”帅哥突然问我一句。

  我这才想起来刚才从我身上碾过的轿车,回头一望,车祸地点只剩一滩血迹,肇事司机逃跑了,我的身体应该被送去抢救了,可我知道不可能救回来了。

  我望着地上残留的血迹,有点发楞。

  “要不要去找那个司机?我认识一个很厉害的朋友,帮你整死他!”帅哥愤愤的说。

  我摇头,“算了,他又不是故意的,而且我现在很好啊,还能飞!”我学小鸟飞了两下。

  “好什么?等没人想你了,你就完了!”帅哥给我一个“你是白痴”的眼神。

  “什么……完了?”我怯怯的问。

  “消失呗。魂飞魄散。”帅哥平静的说,却没有看着我。

  “你是说我现在存在是因为别人的想念?”

  “咦?你不笨嘛。”帅哥有点惊讶的看着我。

  你才白痴哩!我斜了他一眼。

  “没错。神存在于人的信仰,鬼存在于人的思念。对神来说,信仰的人越多越诚,神的力量就越大,没有人信仰的神就会毁灭,同样,对鬼来说,思念他的人越多,思念越深,鬼的能量就越强大,等人们都把他淡忘了,他就会魂飞魄散,永远消失。小朋友,听明白了吗?”帅哥拍拍我的头,拿我当幼稚园儿童。

  我沉思了一会儿,说,“虽然你死的比我早,但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大姐。”

  帅哥晕倒。

  

  谁在思念着我呢?妈妈,爸爸,还有一个她吧?他们什么时候会将我遗忘呢?

  帅哥不知从哪儿变出一个气球,不是充气的球,是一团气凝成的球,紫色的水气流转,很好看。

  “帮个忙。”帅哥对我说。

  “没问题!怎么帮?”我跃跃欲试,虽然毫无头绪。

  “手放在这个球上,专心想着‘忘记’这个词。”

  我照作,一会儿,气球发出了紫色的光芒,帅哥很高兴,“可以了!谢谢!”

  “这是什么呀?”我作为一个新死的鬼,要充分发扬勤学好问的可贵精神。

  “原来叫什么名我忘了,斯什么来着,很长很繁的名字,反正我就叫它气球。”

  白问。我白眼他一下。

  “它有什么用呀?”

  “它能让一个人彻底忘记另一个人,忘记所有有关那个人的一切。只要有一千个人给它暗示,它就能发挥作用。”

  “有这么神奇?从哪儿弄的呀?”

  “变出来的呗。我的能量可是很强的!”帅哥得意的一笑,手上一动就把气球变没了。


  我学着帅哥的样子,却怎么也变不出来,郁闷了。这么强的力量,他以前一定是个万人迷!

  “你以前人缘很好吧?很多人想念你吧?”

  “哪有!我死之前做了两年的植物人,再多的思念也消磨光了。”

  “那你怎么比我强?”我不爽。

  “只有一个人啦!”帅哥低头看着地面,忽然恍若不自觉的笑了一下,“只有一个人一直想着我。”

  “男的!”我十分肯定的判断。

  “你怎么知道?!”帅哥像见鬼一样看着我。

  “哼哼。这就是狼的嗅觉。”

  帅哥无语。

  

  一个人,一个人的思念原来可以产生这么强的力量吗?

  

  我陪帅哥到处找鬼帮忙拍气球。见女鬼就让帅哥上,见男鬼就我上,怎么看怎么像俩拉皮条的。

  途中遇到一个大叔鬼,见我是新来的就想调戏调戏,故意把脑袋摘下来用手拎着吓我玩。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道,“其实你把JJ摘下来拎着我才有可能兴奋点。”

  大叔懵了,纯情的一下子红了脸,转身就跑,脑袋都忘记安回去。

  帅哥在后面追着喊,“老王我不认识她我真的不认识她!”

  我站在原地奸笑,“你完了你跳进黄泉也洗不清了哈哈哈哈~~~~”

  

  过了一个多月我们终于收集了一千个“忘记”的暗示,帅哥十分开心。

  我问他是谁这么伤你的心让你这么辛苦的要忘记他呢?

  帅哥不满道,“哪有!谁能伤我的心?敢这么做的人还没出生呢!太小瞧我了!”

  我说对不起抱歉不好意思是我狼眼看鬼低您大鬼有大量别跟小鬼我计较。

  帅哥作林妹妹泪眼盈盈状,“可我已经受到伤害了。我对你如此真诚如此深情如此信任,你怎能对我如此不真诚如此不深情如此不信任呢?”

  我激动不已全身颤抖的指着他,“小受!绝对是小受!”

  帅哥绝倒。

  

  我跟帅哥飞啊飞飞到一幢很高很高的写字楼,帅哥盯着出口忽然就不动了,像施了定身咒一般。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正是下班时间大门口很多人走动,可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美男,没办法这么出彩的男人想无视都不可能。

  万里挑一的美男!我看着看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我给他打满分因为他比帅哥结实和成熟,目光温和自信举止优雅风度翩翩无人能看穿他完美外表下深沉的心机我理想中阴险攻的典型啊!

  我看看他又看看两眼深情的滴得出水的帅哥,开始幻想他如何使心计耍手腕硬把直的帅哥扳成弯的骗到手后来为了跟总裁的女儿结婚又制造了一起意外车祸让帅哥植物人了两年但是他又不能忘情就在两年里一直照顾帅哥终于帅哥快要苏醒了他担心罪行揭穿只好忍痛把帅哥咔嚓了但是帅哥还是深深爱着他只好千辛万苦找人拍气球只为把他忘记从痛苦中解脱……

  “你在乱想些什么啊?”帅哥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我。

  “我深深深深的同情你。”我痛心疾首的说。

  帅哥远离我一步,看我像看神经病。

  这时美男和一个美女的对话打断了我和帅哥狼唇不对马嘴的交流。

  “阿轮,那个case做的很棒。我爸爸很看好你哦!”

  “谢谢。”美男微微一笑,我要昏倒,什么叫一笑倾城笑倾城笑倾城笑倾城……

  “去喝一杯庆祝一下怎么样?我请客哦~~~”美女搔首弄姿,我在十米开外都能闻到荷尔蒙的味道了……

  “这……真对不起,我爱人还在家等我。改天吧,我请你。”

  “……好吧。你真是个居家好男人。做你老婆一定幸福死了!”美女撅着小嘴,一脸羡慕和遗憾。

  “呵呵。你将来也会找到一个好男人的。我先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喽~~~”

  我看了看帅哥,心道你完了你完了,人家果然是有老婆的,你还是趁早把气球吃了死了这份心吧。

  可帅哥还是一脸痴情的看着美男,人家走到哪儿他就跟着飞到哪儿,我只好跟在他后面,路过的同类还以为我们俩被人当风筝放了。

  忽然帅哥着陆了,他追上美男,跟他并排走着,他把右手和美男的左手重叠,与他保持同一节奏的自然轻摆,看起来就好像他们俩牵着手一路同行。帅哥一直看着美男,可美男并不知道。

  我飘在他俩后面做电灯泡,照亮帅哥眼里的闪亮。

  终于美男到家了。美男的家并不大但装修的很细致整理的很干净,奇怪的是没发现他老婆的踪影。

  美男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他进了门以后仿佛一下子轻松了起来嘴角都带着不自觉的笑,这就是家的感觉吗?

  他说“小羽,我回来了。”没有人回答,只有帅哥在他身边忽然捂住了眼睛。我看到帅哥哽咽的动作他在哭吗?

  美男放下笔记本电脑就去厨房做饭。

  我坐在饭桌上看着帅哥跟在他身边忙来忙去。

  帅哥想帮忙可他一点忙都帮不上。美男炒菜帅哥想帮他拿调料可他握不住任何东西。而且,我看见有好几次他把醋当成酱油把糖当成盐。

  不一会儿饭菜就上桌了。美男的手艺真不是盖的。我闻着味道就开始流口水了。

  帅哥把我轰下桌。我暗骂这个死没良心的有了同性没人性,啊不,没鬼性。

  我看到桌上有两副碗筷,桌前有两把椅子。

  我看到美男开了一瓶看起来挺贵的红酒斟满了两杯放在桌子两边然后坐下来。

  我听到美男说“小羽,上次跟你说的那个case终于做完了,总裁很满意,说不定又要升我的职。嫉妒我吧?哈哈……”

  我看到美男开心的像个孩子,一点风度都没有了。

  我看到美男说话的对象,在另一把椅子上,那是一张镶在镜框里的照片,是帅哥的照片。

  我流完口水又开始流眼泪。

  帅哥飞到那张椅子上坐下,说,“切,那算什么,我要是没死,说不定都做总裁升别人的职了!”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不服气。谁让你走那么早……算了,我们干杯!”美男一手拿一只酒杯,碰在一起,然后把两杯都喝掉。

  “你又喝我的酒。”帅哥不满的嘟囔着。

  可美男听不到,他真的什么都听不到。

  美男一边吃一边说,帅哥一直跟他答话,美男听不到,可他仿佛永远知道帅哥会说什么。

  一顿饭吃完,帅哥已经泣不成声。

  美男简单收拾了桌子,打开电视,转到体育频道,那里正在播放足球比赛。他把帅哥的照片放在沙发上,然后去洗碗。

  “我喜欢看足球。”帅哥说。

  我左看看右看看终于明白这句话是对我说的,于是抹了把眼泪鼻涕乖乖听着。

  “我也是因为车祸。”

  靠!这年头开车的长不长眼睛!我怒。

  “车祸以后我成了植物人,两年,他一直照顾我,可我还是没活过来。”

  唉,真情并不能感动上苍,我跟帅哥一起叹气。

  “他不能一直这样。”帅哥哀哀的看着厨房里的美男。

  “他看起来挺开心。”我插嘴。

  “他装给我看的。他怕我看见他哭,心里会难过。”

  我看不出美男的笑是装出来的,直到我看见有水从美男的脸上滴到洗碗槽里,空调是开的,那不可能是汗水。那是眼泪。

  美男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眼泪已经擦干了。他走到沙发边,把帅哥的照片抱在怀里,微笑着一起看电视。

  “他这个样子已经一年了。我以为时间会淡化一切。可我错了,这个世上还是有永远的。”

  帅哥笑了笑,笑的感动而悲伤。

  “我不能让他这样下去了。我要让他忘了我。”

  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飘在他身边陪着他。

  美男倒了一杯水拿在手里。

  帅哥冲我笑了笑说“谢谢你”,像告别似的。

  我看见帅哥把气球变了出来,融化在美男的水杯里。

  帅哥依偎在美男肩上,很幸福很满足的样子,尽管美男什么都感觉不到。

  我看见美男一口一口的,把水喝下去了。

  帅哥一点一点的变得透明,像一幅正在用photoshop处理的画面,他一直看着他,从开始到结束,那个瞬间成了永恒。

  我哇的大哭出来,可美男不会听到,现在连帅哥也听不到了。

  一个忘记了,一个消失了,这样就两个都解脱了吗?

  我想说苍天你真是个后妈,我要是你绝不会写这样的悲剧。可我不是天,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发生。

  我大喊“阿轮!阿轮!你是叫阿轮对吗?你醒醒吧小羽走了再也不会来了,你能听见我吗?阿轮!”

  美男听不见我知道他听不见,可我很难受我想喊出来喊给自己听,小羽走了小羽走了……

  我看见美男站了起来,他看着手里的照片发呆,他眼里是疑惑,他一定在想这是谁啊我怎么会拿着一个男人的照片,他已经把他忘了。

  他要把小羽的照片扔掉,可走到纸篓边又停住了,他折回来把照片塞到抽屉里。

  他把电视转到经济频道。

  他拿起水杯,忽然有眼泪从他的眼里流出来,他看起来十分不解,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流眼泪。

  可我知道,我知道。

  因为他拿的杯子里,盛的是一千个忘记。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