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安乐死申请:她在春天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7/22 10:37:28
今天没事,天气又出其地好,我便穿过嘈杂的街道,去看富水河。

  走到敬老院所在的那条街,就看见一条缓缓的堤坡延向街面,像一只巨大而温暖的手,向我伸着:“孩子,来吧!”

  “母亲!”我默默呼唤着,沿着那双手慢步而上。

  昨天下过一场小雨,坡面湿湿的软软的,就像母亲温软的肌肤,踩在上面,从脚底软到心里。

  走到堤面,一阵浓香扑面而来,一片浓绿扑入眼帘。那浓浓的香,那浓浓的绿,来得那么突然那么猛烈,让我这久居闹市被钢筋水泥灰尘物弄得极度缺氧有些虚脱的身心一时有些存受不了。我有些摇晃地站着。当我完全看见富水河时,不由惊呼起来:“啊,好美啊!”

  高大结实的护河堤,像两条充満生命力地年青的臂膀,从天边伸过来,又向天边伸去,深情环抱她挚爱的儿女;坡面,长着厚厚的密密的野草,开着五颜六色的野花;那内堤岸上沿河而栽的刚长了三年的桦树林,披着新绿,摇着新叶,唱着青春的歌儿;桦树林中间的空地是一厢厢的菜地,开着黄花的油菜,开着紫花的豌豆,开着白花的萝卜,在桦树林中交相争艳;清澈的河水,静静地流淌着,像涓涓乳汁,深情润育着两岸生灵;……蝶儿在花丛嘻戏,鸟儿在树间唱歌,鱼儿在水中游弋,牛儿在坡上吃草,人们在地里劳动……蓝天白云,铁路桥公路桥和高楼大厦厂房倒映水中;两岸或深或浅或浓或淡的绿,形形色色的花,在水中荡着漾着;那醉人的香啊,在空中涌着……啊,好一个人间天堂啊!

  我沿着堤面慢慢走着。我的目光,亲吻着每一片叶每一瓣花,亲吻着清清的河水;我的心,融化在这无限春光之中。

  富水河,她伴我和女儿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十年前,这里有一片高大的树林,我和女儿一有空闲就来这里玩耍,我伴富水河走过四季,富水给了我和女儿无穷的欢乐。当我有一天看见那片树林被人砍了,风景消失了,我为母亲失去她的儿女而痛苦,我为我们这个没有风景的城市而痛苦,只到有一天我看到有人栽了这片新的桦树林,栽了风景和希望,我才又来看我的富水河我的母亲。我和富水河,有着像眼前春意一样浓厚的情谊。

  我的目光,定格在被那些儿时挑过的野菜野草身上,它们曾经伴我度过快乐又苦涩的童年。苦菜,地菜,芹菜,是我们当时的主菜;野草籽,野小麦,还有那些叫不出名的野草,是猪的主食。这些不知名的野草野菜,那么生机勃勃地从地里长出来,紧紧地依偎着大地,茁壮地生长着,绽放着生命的色彩。我情不自禁地躬下身子……我看见在野草野花中,在浓郁的绿色中,夹杂着开着蓝色小花的叫不出名的植物,它们是那么小,小到几乎被人忽略,但它们的花却让人想到珍贵的蓝宝石。我蹭下去,去看那如宝石在绿色中闪烁的花儿。我大吃一惊:我看见了一张张笑脸!真的,那是一张张俊俏的笑脸:白而圆的额头,细细的笑眯眯的黑眼,白而饱满的脸,笑意款款的小嘴……我使劲眨了眨眼睛,更近地去看那花。原来,这花有四瓣,三瓣是蓝色,花瓣外侧是蓝色,有四条黑细线,叶子内侧是白色。一瓣是白色,没有黑线,花蕊有二条黑萼。这样,那白色的花瓣像额头,那中间的白色像脸庞,那黑色的花萼像笑眼,花蕊中心像表情生动的嘴。

  我站起来。那些平凡的野草,从我的脚下向着远方伸展而去,绿了大地,美了世界,而那叫不出名的小花,在绿中笑着,在春天笑着……她让我想起了人,想起了好多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