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到星期狗去哪里投诉:红歌一唱天下白 ---新浪杂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7/22 09:43:23

     “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你的光辉思想,永远照我心......”


  这是很典型的红歌,歌词真烂,但是说心里话,音乐旋律挺优美的。生于六零年代,记着的会唱的红歌,肯定比现在的孩子要多得多,谁让咱小时候除了红歌啥都没有呢。古筝曲目里,有些用现代红歌改变的曲子,比如《山丹丹开花红艳艳》、《井冈山上太阳红》、《浏阳河》、《草原英雄小姐妹》等等,发现一个特点,或者说是古筝弹奏的一种变化。中国传统古筝的弹法,基本以“左按右弹”为主,音乐悠远古朴,但是到了建国后,这些改变的红歌曲目,大量地使用双手弹奏,旋律指法复杂多变,应该说也是对乐器的一种拓展进步吧。撇除了包含强烈政治内容的歌词以后,这些改编的曲子,听着都很不错。


  如果说,那些所谓的红歌留到今天,仅仅是作为一些人的个人喜好,尤其是上点岁数跟不上新新人类的中老年人的喜好,没什么不好。人都怀旧么,总能在一些因为旋律里,捆绑上童年的记忆,无论那些音乐究竟是啥内容。

但是当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或者说一个城市一个社区,以政权为主导,大规模轰轰烈烈地再“红歌”起来,办红歌会花大钱,比赛红歌单位贴钱,无论企业单位社区乡村还是中小学都要强行推广红歌,那种不伦不类的模样,既让人好笑也让人担忧。


  要说红歌,先得搞清楚啥是红歌,比如有人将《义勇军进行曲》当成红歌,几十年前的这首抗战歌曲,后来成了咱的国歌,它为什么是红歌呢?红歌如何定义如何界定边界范围,其实这是个很愁人的事。


  如果说咱们按照年代来划分,现在的所谓红歌,应该包括三个历史时期,建国前,建国的前三十年,建国后三十年。在第二个阶段,咱这国家出现的几乎99%的歌都是红歌,这个争议不大,但是另两个阶段,却很成问题。


  先说建国前,很多民族存亡时代爱国的抗击外侮的激发民族精神的歌曲,都算作红歌,比如《义勇军进行曲》,再比如《松花江上》、《在太行山上》、《保卫黄河》、《思乡曲》、《毕业歌》等等。可以说,抗战歌曲占据了最主要的内容,当然还有些内战歌曲比如《十送红军》啥的。


  但是说到抗战歌曲,我就想起《我的团长我的团》里,远征军在怒江边唱起的那首歌: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弃我昔时笔,著我战时衿,
  一呼同志逾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
  齐从军,净胡尘,誓扫倭奴不顾身!
  忍情轻断思家念,慷慨捧出报国心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多少豪气多少壮烈,这首《知识青年从军歌》也是远征军《新一军从军歌》,中华传统文化不畏强暴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在这样一首歌中得到了最好的诠释。还有同一电视剧中出现的《旗正飘飘》:“旗正飘飘,马正萧萧,好男儿好男儿好男儿报国在今朝。”还比如《八百壮士》,“中国不会亡,你看那英雄的谢团长; 中国一定强,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等等等等,很多很多,而我们今天能够接触和熟悉的,仅仅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但是那些红歌的组织者是不会将这些歌当作红歌的,因为它们是“敌人的歌曲”,就比如那个全歼了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第十八师团的新一军,“弱冠系虏请长缨”的新一军,就被英勇的四野漂亮地全歼在了东北黑土地上,中国人民解放军也算间接地为皇军第十八师团报了仇。那些被消灭的敌人的军歌,无论再豪气壮烈,再体现民族精神气节,都被他们弃如弊履。


  在这个时候,是否红歌,就不再取决于它的精神内涵,基本就是个简单的成王败寇问题。哪怕不抗日,哪怕对抗日"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发展,十分宣传",哪怕“(抗战时)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变成爱蒋介石的国了。”笑到最后的胜利者自然有权利篡夺历史果实并加以篡改,将真正抗日英雄们的军歌踢到黄歌黑歌里去,只剩下“十分宣传”的红歌。


  至于第三阶段,文革后大约有那么十年时间,红歌还是很火爆的,因为当时政治正确的创作歌曲才能够有出生的机会,《我爱你,中国》啊,《希望的田野上》啊,《桃花盛开的地方》啊,这些歌曲占据着电视电台,占据着国人能够接触到的主流渠道,想不流行也难。只是在主流和非主流之争夺之中,那些被扼杀被批判的声音,从台湾校园歌曲到邓丽君刘文正,渐渐地以一种无法遏止的潮涌之势,最终击败了主流,音乐最终从“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政治正确,让位于音乐本身,让位于流行时尚。大致到上世纪九零年代,差不多红歌就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


  好玩的是,今天的红歌曲目里,甚至出现了这样一些歌,《龙的传人》,《东方之珠》,《好人一生平安》,《万里长城永不倒》,《真心英雄》等等,红歌真是包罗万象,只要是看着顺眼的,啥都可以霸占。通过这个办法,也可以略微弥补一下红歌寿终正寝的悲伤。这其中最好玩的是《龙的传人》,这首歌诞生的文化背景,恰恰是在中美正式建交台湾被驱逐出国际舞台的时候,反映的恰恰是台湾人的迷茫困惑忧伤,到今天竟然也能被红色政权当红歌来传唱,确实有意思。


  在红歌唯一正确绝对主流的第二阶段,在建国的前三十年里,其实红歌也是挺搞怪的。当时有数量非常庞大的红歌,专门用于歌颂一个人,在红歌声中将个人崇拜推向了史无前例的极端。《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毛主席的书是革命的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忠字舞版)》,《无产阶级万岁!红海洋万岁!》,《世世代代铭记毛主席的恩情》,《毛主席关怀咱山里人》,《毛主席夸咱女民兵》,以及多如牛毛的《X地X族人民热爱毛主席》。而此人那些音律平仄不通的诗词,也通通被谱上了曲,成为红歌的重要成分。


  “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 大风浪里炼红心,毛泽东思想来武装,横扫一切害人虫!敢批判,敢斗争,革命造反永不停,敢批判,敢斗争,革命造反用不停!彻底砸烂旧世界,革命江山万代红!”、:“拿起笔做刀枪,集中火力打黑帮,谁要敢说党不好,马上叫他见阎王!杀!杀!杀!” 要说歌声嘹亮整齐划一,谁也比不上那个时代里的红歌。


  甚至在消灭所有的戏曲音乐,诺大中国只剩下七个XX戏的那些革命现代京剧,到今天依然会被人捧为红歌会的经典曲目,唱得滋滋有味,全然不顾那些红歌曾经是如何地扭曲人性中最本色最美好的东西,如何与残酷的精神肉体摧残如影相随。


  说完各个阶段的红歌,回头再来看看红歌的定义,按照百度百科,“一切健康,积极向上的歌曲,都是红歌”,这就只能傻眼了。前面我们看到,无论“旗正飘飘,马正萧萧”,还是“男儿应是重危行”,相信现在没人说它不健康积极向上,但执政者和红歌组织者有胆将他们算成红歌吗?他们觉得《龙的传人》很爱国,所以把它拉进红歌,可是否真实理解歌背后台湾人的悲情失落迷茫?理解了以后还当它红歌吗?霍元甲到底该不该拉进红歌?积极向上的《马赛曲》、《星条旗永不落》能算红歌吗?谁来定义是否积极是否向上?或者如祖辈那样认为,中国人都脑袋向上站着,地球那边的美国人就都向下?


  相反的,鼓吹造反有理武斗有理砸烂一切的,不健康不积极向上吧?那么无限崇拜吹捧领袖的呢?为极左路线歌功颂德的呢?穿花衣的小燕子会喜欢盖起来大工厂装上新机器吗?能否以健康积极的标准,将那一部分不健康不积极向上的红歌剔除出去?


  红歌里肯定有好歌,哼几首红歌无可非议,就象不信基督教的人一样可以喜欢圣诗会,不信佛的也唱啊嘛呢呗咩哄一样,那是歌者的自由。但是将这么庞杂良莠不齐的红歌大规模地包装推广,翻出透着腐尸朽味的陈帐,甚至动用国家公权无所不用之极,究竟是为了什么?肯定不会是因为资阳精神病院的实验,因为发现红歌能治疗精神病,为了全国人民的精神健康,免费给全国人民一次心理保健治疗机会。


  归根到底,还是某些人,对于过去的专政威权,对反人性的高压精神摧残,依然恋恋不舍念念不忘。这些人总想着把历史的车轮拉回到旧的轨迹,将十几亿人再拉进那个一个主义一个领袖一种声音一种思想,甚至一种衣服款式颜色的年代,重温他们的专政威权之梦。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无论如何螳臂当车式的英勇,无论动用多少国家公权公器,想要将历史拉回那个反人性反人类的时代,他们终究还是徒劳的,齐唱红歌的壮观景象,最终也只会落个笑柄而已。只是人类对于这样狂妄的野心,始终不要失去警惕之心。


  最后,想在网络上哼首红歌,可惜因为中国网络的特点,哼出来就成了这样:

     我爱北京敏感词
  敏感词上太阳升
  伟大领袖敏感词
  领导我们向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