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办法让狗狗死得快:水,一生的追求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7/21 12:10:37
我生于1984年7月,骄阳似火,口干舌燥之日。妈妈说,我缺水。从此,我的一生便是对水追求的一生。

  我不相信迷信,但是很多的算命先生的结论是:“你需要水,宜居于江河湖海之畔,方能成就大业。”同时,我也生来对水有种强烈的向往和依恋。江、河、湖、海、瀑布都是我梦中的归宿。

  不幸的是,我出生于太行山上,别说江河湖海,就连个池塘、小溪也不是很容易能找到的。而且我出生的小镇,尤其缺水,幼年经常跟随父亲,到很远的很深的山谷底端的小井里去挑水,那种艰难的生活在我们这代人身上应该不再会发生了。这是不是老天对我的不公?但是,我没有敢于与水绝缘,一直在寻找滋养我生命的水源。

  一、小溪、水库

  我的童年,小学阶段在外婆家度过的,村边有条小溪,经常和小朋友在溪水边玩耍,虽然小溪很小,大概就一米宽,但是足以滋养幼小的我,小溪是我的乐园。

  随着年龄增长,小溪已经不能满足我对水的需求。于是常常跟着比我大的小朋友,到邻村的水库里网鱼。从此,第一次见到了十几米宽的“宽阔”水面。因为我是很听话的孩子,从未到过水库里游泳,至今我仍不会游泳,也是人生一大遗憾。

  进入中学,就不能随心所欲地玩耍了,繁忙的功课和做不完的作业压在头顶。我离水越来越远了。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从语文课本上学到,岳阳楼,滕王阁,橘子洲头,三峡都是水边名胜,我何时才能身临其境?儿时的那种向往,是最绚丽多彩的。《登岳阳楼》,《沁园春?长沙》等诗词我都能倒背如流,就连《滕王阁序》那样长篇的名作,我都能从头背到尾。这些,源于对水的一腔热情,我寄希望于早日面临我梦中之水。

  二、丹河、沁河

  我不甘于与水绝缘。从乡土地理上,找到了离家最近的一条从地图上能找到的河流。2001年8月22日,利用暑假期间,我和我同学骑自行车一同前往。沿着刚建好未开通的晋焦高速公路走了20多公里,穿越农田和村庄,跨过桥梁隧道,终于找到了我生命中的第一条河流——丹河。自行车在丹河大桥上停下了,据说丹河大桥是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上最大的单拱石桥,全桥长400多米,主拱140多米。丹河就从桥下的深谷中流过。

  小小的丹河很令我失望。在我的想象中,应该听到哗哗的水声,还有茫茫的水汽。然而,站在离河面将近100米高的桥面上,看不到水流,向下仔细寻找,细小的水流像蚯蚓在蠕动,难道这就是我第一次寻求的大河?

  既然来了,就要仔细端详一下我寻求多年的第一条河流,经过30分钟,从桥上到河面,小丹河仅仅10米宽左右。虽然让我失望,但它也是我见过的最大的河流,我在它附近停留了好几个小时。

  2003年7月,我随父亲到了河南姑妈家,所在的乡村地处黄河中下游平原。在离乡村边不远的地方,我见到了生命中的第二条河流——沁河。它的水量和河面宽度远远超过丹河,算得上一条真正意义上的“大河”。河面上有采砂船,飘着点零星小雨,水面荡漾,它是让我满意的一条河流。它滋润了我近20年心田的干旱。

  三、湘江、明湖

  2004年,我到湖南湘潭读大学。第一次离开生活了20年的北方,去长江以南寻求真正属于我的生命之水。到大学的旅途中,穿越了黄河,长江。黄河的裸露肌肤让我惨不忍睹,流动的泥沙让我的心模糊,这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他奔腾澎湃的气势哪里去了,怎么象一只受伤的巨蟒,匍匐在地?

  第一次坐火车经过武汉长江大桥,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可惜我错过了一睹长江风采的瞬间机会。因为,我等着火车经过“武汉”车站,却不知“武昌”和“汉口”就是武汉,长江从两车站中间穿过。

  到了学校,学长接待我,帮我安排一切。我马上向他询问湘江是否经过湘潭,离我们学校远不远?他的回答没有让我失望,湘江离我们学校并不十分遥远。坐公交或骑自行车30分钟大概可以到达。

  2004年10月1日,第一次出行的任务就是寻找我生命中的第一条江——湘江。没有周折,就看到了从未见到过的如此宽阔的江面。江面有几百米宽,江上大船来来往往,滔滔江水向东流去,面对大江,胸襟开阔了许多。

  在湘潭的四年中,我很多次到湘江。有时和同学一起去;有时独自前往;有时骑自行车穿越斜拉式的湘潭三大桥;有时撑伞冒着细雨眺望烟波江上渔船上闲适生活;有时约好友一起傍晚沿江漫步,体会“暮霭沉沉楚天阔”的意境,等待夜幕降临时仰望湘潭三大桥灯火辉煌的夜景;也曾经在湘潭四大桥刚刚剪彩后,立即骑自行车前往,一睹现代桥梁的雄伟。

  在我的母校校园中,有一个很大的湖——明湖。明湖离我们宿舍和教室都很近,许多同学晨读就在明湖边进行,巨大的湖面中央有一小岛,岛上有涵墟阁。享受夏日凉风,冬日暖阳,雨中垂钓,都离不开明湖。大学四年中,真正陪伴我的,是明湖。当我失意之时,当我在现实中满目伤感时,我便到明湖边,痛苦便随着湖面荡漾的水波向四周散去,看着明湖涵墟阁倒影,烦恼会消散。柔媚的水,给与我心灵巨大的包容和安慰,是我一生的依靠。

  湘江、明湖,是我一生难忘之水,曾经滋养过我干涸的心田。在湘江和明湖陪伴的1000多个日日夜夜里,我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四年,结识了我要用一生去感谢的恩师,一世难忘的朋友,留下了此生永不忘的记忆。但是,其中也包含了我深深的遗憾,在让我如此留恋的水边,我没有寻觅一位柔情似水的姑娘一同分享我的水之乐。

  四、赣江、滕王阁

  2008年夏,我见到了我生命中的第二条江——赣江。同时,也到了曾经让我魂牵梦绕的滕王阁,去体会王勃当年“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诗意。赣江比湘江宽很多,徒步穿越八一大桥要很久。在赣江西岸,驻足秋水广场,眺望对岸滕王阁,清风徐徐,一种宁静、闲适让我享受都舍不得,只想保存下来慢慢品味。我突然萌发了一个念头:如果能在此江边买一栋房子,居住一辈子,那将是何等惬意?

  五、珠江、大海

  2008年,我来到广州继续读书。当我看到广州大学城处于珠江一个岛上,四面环水时,我兴奋不已,水,将再次为我作伴。广州这座拥挤的城市,熙熙攘攘的人群,让人感觉到缺氧。但是,有了珠江,让我很满足了。金碧辉煌的珠江夜游轮,江边即将建成的世界最高的广州电视塔,站在沿江路看对岸高楼林立,你会从中看到中国改革开放腾飞,这一切,都会给人一种兴奋,一种创造的动力。

  2009年5月1日,又是一个让我兴奋的日子,我见到了“海”。我随同学一起,到南沙天后宫——滨海公园,虽然说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海,只是珠江出海口,但这里的水,已经是海的一部分,已经能感觉到浩瀚无边,感受到地球是圆的。从我个人来讲,是我对水追求的又一大步。光着脚,踩在沙滩江水里,不愿意上岸,任凭大浪拍打在身上,打湿了衣服,我一点都不在意,因为水是我的最爱。向南远眺,那里将是中国南海之滨。我从遥远的北方来,身处南海之滨,虽然有一丁点只身漂泊的伤感,但更多的是对水追求的快乐和兴奋。

  六、未来

  与水结缘,同水共生,我将不会放弃对水的追寻。五洲湖海,世界风情都要尽可能多地去领略。没到过的水边很多,真正意义上的大洋大海、长江、神秘的雅鲁藏布江、澜沧江、水乡丽江、周庄、尼亚加拉大瀑布、水上城市威尼斯、澳洲风情等等,有待我用一生的时间去游览。

  对水的追求是没有止尽的,真正的沧海之水还没有见到,怎有资格说“曾经沧海难为水”?水的洁净,水的睿智明澈,是极其高尚的境界,有待去深入体会。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依澄明之水而居,清晨打开窗户,看到第一缕阳光的同时,也能看到宽阔的水面。再找一位柔情似水的姑娘,一起共享似水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