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之心朗诵视频:Office美女尴尬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4/02/27 12:39:15
开心乐园』 [幽默笑话]Office美女尴尬事(转载)
  一次给德国一家公司回传真,因为对方号码是传真过来的,所以不是很清楚,播了号之后,响了好久,很纳闷为什么不是自动接收,正打算挂断,竟然有人接了起来,是个男人的声音,声音低沉,略微沙哑的说“hello?”,当真出乎我的意料,一时间不知道该说英语还是德语,等我拿起听筒要接的时候(因为是发传真,所以用的是免提),对方已经挂断了.
  后来推算了一下时间,德国那边该是早晨5点钟,呵呵,一不小心打了一个国际骚扰电话,真不好意思。
  
  
  打电话
  
  又想起一个刚刚工作的时候发生的一件和打电话有关的糗事。第一次拨国际电话,是跟法国的一家公司联系,我是法语文盲,只能用英语,心里特紧张,哆哆嗦嗦拨了号之后,很快的接通了,对方说了句什么,没听明白,估计是法语,于是心一横,说:“Hello, this is xxxxx from xx company, may I speak to Mr.xx.”
  (事先演练了好多遍),好半天对方都没回答,大约沉默了有半分钟,我那个心虚啊,心想,难道我英语这么烂,这么简单的英语对方都听不懂?又或者倒霉催的,碰上个不会讲英语的?正胡思乱想,就听对方用极其蹩脚的英语说,“what’s your name?”我那个晕啊,心想,刚刚不是讲了嘛,怎么又问,于是重复了一遍自我介绍,又加上一句,“this is a long-distance telephone call from China.”对方一听“china”,小心翼翼的问,“会讲汉语吗?”有点南方口音,不过完全听得懂,一瞬间,我的脑袋转了10个圈,同样小心的问:“请问是XX公司吗?”这次对方口气很盛了,回答说,“不是,你打错了!”
  巨汗啊!我赶紧道歉,匆匆挂了。这次不成功的经历给我留下两个疑问,1,我打法国,怎么会拨到国内?2,对方第一句话究竟说的是什么,我怎么会听不懂?当然也有教训,此后,再不管给哪里哪电话,我都要先询问对方是否是我想要找的公司或者人。
  
  
  美女与传真
  
  还是和传真有关,偶们公司仓管部有一部传真,长期闲置不用,久而久之竟然散发出一股不知名的臭味。库管员MM深受其害,投诉说,长此下去,必将影响其嗅觉和容貌。于是委托采购GG找厂家维修,厂方也不知何故,遂将传真带回公司维修。几天后,由一面色焦黄的DD送了回来,说是修好了,采购GG追问原因,对方犹豫了半天说,回到公司拆开传真,发现里面竟然有一只去世很久的老鼠,早已经腐烂,惨不忍睹,臭不可闻,导致其废食三天,故面有菜色。偶们采购GG很英勇的将此传真机抱着交回库管MM手里,并隐瞒实情,谎称色带变质。后不知是谁透漏了风声给库管MM,她大发娇嗔,发誓宁死也不同此传真共处一室,并利用美女优势,将此传真换与采购部,可怜俺每次收到采购部转交的传真,都闻到一股似是而非的臭味,也不知道是不是老鼠阴魂不散,唉,郁闷啊。
  
  
  夏利发动机装在大解放上,拖不起来啊!
  
  偶们公司的一个做技术的GG疯狂追求一名做销售的MM。经本人目测,GG大约1.68左右,体重60KG,MM身高当有1.72,体重70KG。经过两年的奋战,GG终于打动了MM的芳心,作为同事的偶们也从难以接受逐渐转变为见怪不怪。前些天,公司新来一生产经理A,此公讲话不多,严肃的很。一日,午饭时间,几个女同事和他一桌共餐,其中有一个十分八婆的问A,“你看E和T两个人般配吗?”A听后表情茫然,八婆又说,“就是技术部的E和销售部的T”,A冥思苦想片刻,说“夏利发动机装在大解放上,拖不起来啊!”
  
  补充说明,当时我就坐在隔壁桌,简直要喷饭了。
  


  高跟鞋
  
  不知何故,偶们公司的单身女青年大都身材高挑,而单身男青年则相形见绌,可怜俺大好身材竟无人相配(小女子因自然灾害一不小心长到1.70米)。去年圣诞舞会,偶费劲心思打扮一番,并搭配了一双最流行的高跟长筒靴,自觉甚美。来到舞会才明白何为高处不胜寒,无奈做了一晚上的壁花,我冤枉啊!
  
  最最可恨的是,采购GG“G”,在我路过他身边拿饮料的时候,竟然十分夸张的跳到一边去,我正愁怒火无处发泄,于是,拽着他的领子(小样,还敢穿晚礼服),低头狠狠的盯着他说“你,这是什么态度?躲什么躲?怕我吃了你不成?赶紧道歉!”小G虽面如土色,仍一字一句的回答俺说“小V,长的高不是你的错,长的高还要穿高跟鞋就是你的不对了,该是你对我道歉!”言毕,掌声一片,且最起劲的都是GG。
  
  经过这次挫败之后,偶再也不敢上班穿高跟鞋了。
  
  一声叹息!
  
  
  厕所里的惨剧!!!
  
  一天中午吃饭之前,我同饭友小“S”妹妹一起去洗手间洗手。恰巧同事“T”GG进入男厕所,洗手池就在男厕所外边,尽管门已经关了,可里面的声音仍尽收耳底。就在我们将要洗完的时候,突然听到男厕里面传来“噗”的一声巨想,我跟小S先是面面相阕,之后一起忍不住大笑起来,我们都猜到是T在FP。正在我们乐不可支的时候,却见偶们老板面无表情的从男厕里面走了出来(他是美国人,皮肤本来就白,如今却是白里透红,与众不同,煞是好看),一言不发的走到洗手池边,我跟小“S”见势不妙连忙闪人,却瞥见T面红耳赤的往外走,他手都没洗,直接跟我们一起离开了洗手间。路上,小S妹妹忍不住好奇的问,“T,刚才是不是你?”
  T踌躇了半天,说,“要真是我,还好了呢。”
  听完此言,我欲哭无泪......
  苦啊,苦啊,从此之后,总感觉老板看我的眼神不对,唉!得出一永远的真理,“千万不要在洗手间笑和讲话,尤其是在你看不到厕所里面的情形时”
  绝对是真理,血与泪换来的真理,切记,切记!!!
  
  
  
  鬼故事
  
  偶们公司比较远,上下班都是坐班车的。有天下班的路上,不知道谁开的头,大家就讨论起鬼来。坐在前排的小M妹妹对此话题甚感兴趣(此MM天真可爱,就是讲话罗嗦,比我还罗嗦),于是也插话讲一部自己看过的鬼电影,5分钟过后,大家仍未听出个子丑寅卯,可又不好打断她,就在大家眼神迷离,哈欠满天之时,就听偶们司机说,“好了,别讲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汗,巨汗,不过这次是替M妹妹汗的。
  
  
  
  班车语录1
  下班之后大家都上了班车,只有同事A(GG)还没来。
  同事B抱怨说“A干什么都黏糊,下个班也跟生孩子似的。”
  司机搭话“还是难产!”
  ……
  
  班车语录2
  偶们公司有两辆班车,两条路线,每个人乘坐的班车是固定的,也有某一天换乘或者不坐车的时候,一般会提前通知司机。
  一日下班,偶乘坐的班车人不齐,查点人数,发现少了C(MM),久等不来,过了发车时间,猜测她是有事不做了,于是开车。
  刚开出十几米,只见C一路小跑由远而来,姿势甚是迷人,边跑边朝我们挥手,满脸急切的表情。
  大家赶紧喊“快停车,让C上来。”
  终于C气喘吁吁赶来,满面红晕的对司机说
  “师傅,我加班,不走了。”
  全车都倒。
  

  发黄色短信
  
  还是关于上面D君的,其中有点黄色内容,不太合适讲给大家听,不过真的很搞笑。
  D君用的是联通的手机卡,信号一直不是很好,于是就跟妻子换了手机卡,并发EMAIL一封通知全体同事改号事宜。
  偶们公司客户服务部的小C出差在外,不知此事,当日发给了一黄色短信给D君,其时已经是D嫂了,短信内容如下:老D买了一机器人女秘书,按左乳录音,按右乳打字,且性生活赛过真人。次日,老D大怒投诉:怎么就没人告诉我肛门是转笔刀?
  
  其实,发个这样的短信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问题是,过了一会儿,D嫂给小T回了个短信:我是D的妻子,请不要再给此手机发短信.
  本来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也不错,可小C以为D君在跟他开玩笑,又自恃幽默的回了一个短信:那我就是D的女秘书。
  结果 @*&^%$(%^#◎×※◎##$%
  以上都是小C出差回来,在班车上亲口讲给我们听的,还当场拿出手机展示短信给我们看,唉,可怜D君啊,从此以后天天一个人坐后排。
  
  从来没洗过脚的MM
  
  单位两位男士打赌,谁输了要请客去良子洗脚城请客洗脚,当时我们都在旁边看热闹。待胜负刚分晓,大家作势要下楼,旁边一个MM大喊:“我也去我也去,我从来没洗过脚!”结果大家皆立定站住,齐刷刷的眼光投向了她的脚。
  
  
  说个我们老板的故事
  
  以前公司有个美国人,是生产经理,娶了个台湾老婆,在中国混了好多年,汉语呱呱叫,个人感觉,普通话讲的比我们广东同事标准多了。
  一次,去酒店吃饭,大约6个人吧,乘电梯,刚好是夏天,挺闷的,经理就说,“大家都往外站站,这样就不会再上人了。”
  上到3楼,电梯门一开,两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帅哥猛往里冲,偶们经理一见,连忙说“满了,满了,别进了。”
  俩帅哥没反应,仍往里进,经理没办法,只能闪了个空给他们,我们就在旁边偷着乐。
  到了6楼,两个帅哥出了电梯,偶们经理耸了耸肩,满脸不屑的表情感叹道“老外,不懂汉语!”
  
  班车语录3
  
  早上,班车到了单位门口,同事甲在身上摸索了半天还没下车,等大家催才跳了下去。
  同事甲:呵呵,不好意思,现在养成了一下车就找钱包的习惯。
  同事乙:还好,你没养成早上一起床就找钱包的习惯
  大家愣了一下,哄堂大笑……
  

  帮老板发传真
  
  俺公司的前台MM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天真烂漫,巨可爱。
  某日,帮老板发传真,coverletter上有本公司的传真号码和对方公司的传真号码,资料很多,MM用了10分钟传完了。
  一会听到faxroom的同事拿着刚才那份资料的传真件说:刚才谁把资料发到自己公司了?
  MM大窘,脸红得好似苹果一样。
  
  
  
  复印机好象也是用电的
  
  去年公司过ISO9001,从上到下一起忙,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整整一个月,大桶水饮用量不到以前的一半。
  某日,质检部主管GG正与文控MM在电脑前苦战,突然停电,幸亏有UPS没造成太大损失。
  大家都停下手里的活,难得轻松一会。
  突然,俺们质管GG好象发现新大陆一样,蹭的从椅子上跳起来,兴奋的对MM说,
  “快,快,趁着停电,用不了电脑,赶紧去把文件复印了。”
  俺们MM接到指令不敢怠慢,利马抱起一叠文件往复印机处跑,生怕有人抢前面去。
  过了一会,MM回来了,满脸委屈的说,
  “领导,复印机好象也是用电的。”
  
  
  
  偶以前工作的一家公司。
  两个很要好的同事,一个漂亮的大JJ和一个酷了吧唧的DD,我们三人乘电梯,余者众(其他公司的)。
  我问大JJ:‘听说你妹妹生了baby了?”
  JJ:‘是啊,早晨刚出生的,小孩儿可好看了’
  我:‘新生儿哪有好看的啊?’
  JJ:‘不是啊,不一样的,我自己的孩子出生时就不好看,很丑的’
  我:‘是吗,那怪谁,你自己的孩子怪你自己了,呵呵’
  JJ:‘呵呵’
  这时,DD忽然挠着头怪怪地笑开了,嘿嘿~~~,嘿嘿~
  我和JJ奇怪地看着他。
  DD:‘都怪我,嘿嘿~~~……
  
  
  以下是一个很可爱的MM的故事,绝对不是偶的,嘿嘿
  
  MM刚工作的时候,上班不是很忙,老是喜欢和几个男同事闹,MM性格比较男性化,处理事情也是风风火火的。
  有一天,办公室只剩MM和一个F君在,二人因为点事闹了起来,花拳绣腿比划了起来,F君太怒,小丫头片子敢跟我比划,顺手拿起办公桌上的透明胶带把MM捆了个结实(是二个手给困转椅上了),正捆着,办公室门大开,是公司一销售部经理带几个客户来参观……
  
  MM和F君尴尬至极,相对无言……
  几位客户意味深长的暧昧的笑着低头进了公司里另一个办公间,长时间不肯出来……
  结果MM撕开透明胶带后和F君一起狂奔出门……
  据说此后的两年之中,MM都不敢跟那位销售经理对视。
  
  
  午餐篇
  
  有一次公司午饭之后的水果是桃子,那天桃子的数量不够,最后吃饭的同事没分到桃子。其中有一个酷爱吃桃子的MM,心有不甘,恰巧和一个早去一点餐盘里有桃子的GG同桌用餐,MM观察良久,等到GG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桃子抢了过来,GG没有防备,差点把盘子扔了,最汗的是,MM抢的时候还有一句台词-----“小心,猴子偷桃!”
  

  绝对真实
  
  有一次陪客户吃饭,对方是台湾人,特别能战斗,虽然我喝的是啤酒,但几杯之后也难免面红耳赤,腹涨难忍,好容易才找了个机会去洗手间。因为那个酒店第一次去,不熟悉地形,就跟服务生打听,说是直走右拐。依言行事,果然有一貌似洗手间的房间,推门便入,赫然发现里面竟然有一男士正在宽衣解带,偶大惊,暗自捉摸此人为何会出现在女厕所,看样子又不像打扫卫生的,难道是心力变态的偷窥狂?
  
  再仔细观察,却发现该男士正面对着一个样子奇怪的挂在墙上的比洗手池矮的女厕所里没有的物体,偶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进错了,连忙往外退。可怜那位男士早已被我看的目瞪口呆,那只放在裤子拉链上的手一直没敢拿下来。
  
  再说我出了门,大是窘迫,害怕被人看到,赶紧往回跑,走到半路,突然想到还没解决重大问题,又掉头回去,仔细找了一下才发现,原来女厕在左手边门上有一个高跟鞋的标志,男厕在右手边门上是个烟斗,烟斗样子怪怪的,很难辨认,我正盯着烟斗看的时候,门突然开了,出来的,竟然还是刚才那个倒霉的男士,看到我正守在男厕门口,目光炯炯的盯着他,大骇!,连忙侧身从我身边疾步而过,走到拐弯处时还回头瞥了我一眼,像是怕我追过去。
  
  呜呼,哀哉,看他抱头鼠窜,落荒而逃的样子,一定已经认定我是女色狼了。
  
  
  
  午餐2
  
  年初,美国母公司派审计师对我们公司进行内部审计,总共来了4个老外,审计一星期,其中一个是黑人,偶以前也接触过黑人兄弟,但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近距离的相处,的确是黑的触目惊心。
  
  废话不多讲,且说中午吃饭,我们食堂里有一个服务员大姐,专门负责给员工分饭,当然也包括这为黑大哥了。俺们大姐绝对是纯正的青岛银,待人热情,服务周到,尤其是对黑大哥,总觉得人家是难民,惟恐怠慢了这为“非洲兄弟”,第一天分饭就特别照顾他,大概是别人的两倍。其实老外中午吃饭很节约的,个个都跟喂鸟似的,据说是为了保持身材,虽然他们基本没什么身材。
  
  黑大哥受宠若惊,可是肚子有限实在吃不下去,又不好意思浪费,恨不得把饭菜送给别人解决。吃过饭之后,大姐收拾盘子,并礼貌的问每个客人,“吃饱了?”这些客人都是老美,不懂汉语,大眼瞪小眼,还好我们生产经理(也是一老美)在,他用流利的汉语回答说“饱了!”(其实他也就会“你好”“再见”“谢谢”),其他几个老外连忙问是什么意思,他回答说是“I
  am full.”
  大家立刻表现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也跟着说“饱了,饱了”,尤其是我们黑大哥,连说了8个。
  第二天,轮到黑大哥打饭时,食堂大姐又要故技重演,就见黑大哥,胸有成竹,气定神闲的摆手说“包子,包子”,发音异常清楚。偶们大姐一愣,饭也忘了给了,想了半天说,“no
  包子,有米饭。” 偶刚好排在黑大哥后面也很诧异他怎么会知道“包子”,想了一中午,终于醒悟,原来,黑大哥讲的是“饱了。”
  次日,食堂特意准备了包子给黑大哥,10个青岛大包,10个啊,嘿嘿。
  
  
  想起个非办公室的笑话,亲身经历,没齿难忘
  
  某日,与老爸出门,路遇吾父多年未见老同学一名。
  此位大叔与老爸寒暄几句之后,打量了几眼站在老爸身后的我,就在俺盘算着该叫其叔叔还是大爷的工夫,就听他说:
  “老C(我爸), 你可以啊,出门还带着小姐。”
  愤特!我晕,我狂晕。
  老爸比我还尴尬,连忙解释:
  “不是小姐,是我女儿,我女儿。”
  说完拽着我狂走,再见都没说。
  
  偶回家后反省了很长时间,自己穿的也不暴露,装都没化,真不明白那位大叔是凭什么推断我是“小姐”的,5555555555,奇耻大辱啊!
  

  做慰安妇小队长!
  
  公司的业务部有一位MM,此MM长得娇小可爱也很漂亮,就是感情生活方面比较开放(也很羡慕国外的开放生活),喜欢和帅哥交朋友,常能同男士们打成一片
  一次大家在公司加完班,看时间还早就在公司看片子,当时放的是一部国外打仗的片子,看到一半大家就聊起来,说要是中国也打起仗怎么办!男士们纷纷表示要上战场,最好是去灭了小日本,这时那位业务部的PLMM也叫着说:“那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大家就消她又矮又瘦一阵风就吹跑了,上战场纯属白送。结果此MM一语惊人:“那,那我去做慰安妇小队长!”大家一听,都晕,晕完又加一阵狂笑!
  
  
  奥菜
  
  有次陪国外客户吃饭,在云霄路的一家饭店,名字就不提了吧,怕影响人家的生意。
  这家饭店是第一次来,大家都不熟悉情况,于是就询问房间里服务小姐特色菜是什么,小姐毫不犹豫的回答说“奥菜!”客人不明白,问我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懂,就跟人家翻译成澳洲风味的菜,客户感觉来中国还是吃中式菜比较好,于是点了几道鲁菜,不过究竟奥菜是什么这个问题困扰了我整晚,严重影响当日吃饭情绪。结帐时特意打听了一下收银员,终于搞清,原来不是“奥菜”而是“粤菜”,汗!
  
  
  一个MM讲给我的笑话,很羡慕,为什么自己就没这样的眼福。
  
  MM跟几个朋友去游泳,游完以后一个GG先去换衣服了,其他几个人在后面说笑,忽然听见GG很冷静在前头对人说:“你怎么游泳裤都不穿就出来了??”.....抬头看见一白晃晃的臀部向男更衣室夺命狂奔中.....
  
  后来听那个GG说,进了更衣室问“裸男”何故如此,称刚刚脱了衣服就接了个电话,接完电话就自自然然的走出去了......
  
  
  我的上任老板
  
  我的上任老板为人开朗幽默,常常妙语连珠,深得大家的喜欢。今天回忆起往事一二,不妨讲来和大家一起分享。
  
  老板学会的第一句中国话:“啊达”
  尽管我已经跟他解释过N次了,“啊达”是一个语气助词,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可老板依旧坚持“啊达”使用,并附加动作。李小龙的魅力果然不凡。直到他走,我都没勇气告诉他“阿达”据说也是傻瓜的意思。
  
  
  老板学会的最长的一句中国话“我的妈妈告诉我不要跟陌生的漂亮女孩讲话”吐字清晰,发音标准,一气呵成,技惊四座,游刃有余。不知道是谁教的,总之不是我。据称此句被广泛的用于酒吧,夜总会,酒店大堂等“陌生的漂亮女孩”出没的场合,效果良好(良好的意思是经常博得美人一笑)。
  
  
  老板专用祝酒词 “为所有的兔子干杯!”
  这句TOAST常常搞的席间在坐的中国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不管懂不懂,大家都是面带微笑,口中附和“干杯,干杯”,然后一饮而尽,虽然心里对为什么要为秃子干杯万分好奇,却没有一个开口询问的。
  其实原因很简单,俺老板属兔。
  
  
  老板讲的最差的一个汉语词汇:“ 日本”
  有一次,不知道是谁讲到这个词,偶老板跟着重复了一遍,哈,那叫一个烂啊,简直是极其十分非常特别的烂,汉语拼音里的r这个音是英语言国家的人最不会发的音,偶们当时都快笑死了,虽然之后我又多次引诱老板重复“日本”这个词,老板却再也没有勇气讲过。唉,早知道就录下来了,绝对有助于提高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
  
  
  
  其实工作中除了尴尬好笑的事情还有很多感人的事,说一个和爱情有关的给大家听听
  
  偶们公司车间的大部分工人都来自农村,他们收入不高,工作却很辛苦。因为我做过一段时间的人事工作,因此和他们都挺熟的,说实话,我很喜欢他们身的那种自然而然散发出的质朴和善良
  
  其中有 一个叫小赵的工人,把自己的妻子从老家接到了城里,因为公司附近的房子贵,租不起,他就在近郊租了房子给妻子住,每周末回家一次,平时就蹭公司的宿舍住。有的时候他的妻子会来公司看望他,一般是在晚上下班的时候,必定会带着自己亲手包的饺子或者包子,也会给那些单身的工人们分享。每每此时小赵都会很兴奋,逢人就问,我老婆漂亮吧?虽然大家都认为他的妻子长相很普通,但大家还是会点头称赞,“漂亮,漂亮”“你真有福气。”
  于是小赵的脸就像花儿一样开放了。
  去年公司厂庆,因为工作任务紧,也就没放假,只是中午饭食堂特意做了顿好的,大体记得是鸡腿,排骨,鱼一类的(平时工人的午餐标准是5元,很一般)。
  可饭还没吃完,小赵就不见了,直到下午3点多才出现,大家问他去哪了,他特得意的说,‘跟同事借了辆摩托车,把中午的好饭带回家给老婆吃了。”还特别补充了一句,“她平时舍不得买菜,只吃咸菜,比我缺油水。”
  
  以后再见到小赵夫妇,除了感动之外,还有点羞愧,我除了物质上比他们丰富一点,其他的实在是相形见绌。
  

  比较郁闷的几件事情。
  
  深夜,1点,门铃响,惊起,睡眼朦胧中拿起对讲电话,
  
  “老婆,开门,忘带钥匙了。”
  
  “老婆?你是?错了吧?”
  
  “你是?哦,抱歉,按错了,我是XXX,开个门吧!”
  
  ........
  
  服了,舍不得吵醒老婆,舍得吵醒邻居,这招厉害!
  
  
  更郁闷的。
  
  星期天,午睡,正梦到嫁给一多金帅哥之时,门铃响……
  
  一肚子怨气,抄起对讲电话:
  
  “哪位?”
  
  “大姐,可怜可怜俺吧,给点钱吧,俺孩子没饭吃。”一个女人凄惨的声音。
  
  “哇~~~~~”小孩的啼哭声。
  
  愤特!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会事,俺就把门开了,又不知道怎么弄的,还给了她10块钱。
  
  回去再找帅哥,5555555555,木有了。
  
  
  更寒的。
  
  以前没搬家的时候,楼下没有防盗门。
  
  某日俺一人在家(当时还算是祖国的花朵),正在看电视,忽闻敲门声。
  
  心里记挂着电视,一路小跑开门。只见一大汉手持明晃晃的菜刀一把站在门外。
  
  吓得俺魂飞破散,说都不会话了,如同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动不了,脑袋里电影中的暴力血腥场面一一浮现。娘来,小命保不住了。
  
  只见大汉微微一笑,说:
  
  “要菜刀吗?不锈钢的。”
  
  
  
  发生在车间的,可惜没亲眼看到。
  
  某日加班,偶遇日光灯管坏,因电工不在场,偶们督导GG亲自上阵,为保证安全,还邀请质管MM同往,并携扫帚一把。
  
  GG搬椅子爬上去准备动手之前,特意嘱咐MM:“一旦看到我有异常,立即用扫帚打我下来!”,据说场面甚是悲壮。
  
  MM满怀期待和关怀,可那厮却偏偏不争气,粗手粗脚,弄到一半突然停下,用力的摇头,MM大骇,急忙用手中扫帚将其打落下来,可怜摔在地上的GG半天爬不起来,MM上前去扶,GG哀嚎:“我眼睛进灰,干吗打我~”
  
  据说,后来GG想请2天病假,未准。
  
  偶被一同事MM强行拉去陪她见网友,据说两人网上眉来眼去已久,偶为成其好事勉为其难客串陪见。
  
   这MM爱好也与别人不同,竟相约车站,好嘛,车水马龙人流穿息,加之MM心情激动早来了不到一个小时,5555555 站的我心灵麻木双腿麻痹。MM无头苍蝇般找了半天也不知谁为其约会人,为早日完成任务,偶决定给MM网友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MM突然又患得患失起来:也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我爱他的才华恶心他的样子怎么办?
   偶无语~~~~~
   MM果然智慧超群:这样吧 你打电话 我观察谁在接电话 帅就冲上去惨不忍睹就迅速撤退 OK?
   偶站在报亭后面开始计划的第一部分——打电话。MM007般四处搜索,突然MM大喊:看,那`````那穿手机的人掏出裤衩来了````````偶目瞪口呆!!!!
   受众人注目礼5秒后``````````
   MM终于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红着脸拉我迅速撤离现场
   原来此MM过于激动。看见一穿大裤衩的邋遢男人正好掏出手机接电话,激动之下口齿不灵情不自禁放声呼喊。
  
   后果:MM半个月没敢去车站坐车```````````
  

  蹩脚的英语
  
  有一次偶们国际业务部的一个很PL的MM和我们一个印度的客户在谈业务,谈到一半临时离开一下,偶刚好路过,看他一个人坐那里,就朝他礼貌的笑了笑,结果那印度阿三忽然拦住偶,然后用双手指着自己下身比比划划,脸上还表现出很暧昧的微笑……偶当时就怒了,这小子简直欺我公司无人,竟然对着我做如此动作,正想还以颜色,那家伙又满口的说“Dollar”,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偶当时就想dollar不是美元吗?怎么偶们买东西给他,他居然还找偶们要钱……?于是偶用很生硬的英语说:“NO
  dollar!do you wanna change to
  RMB?”,那老外听了之后越发的着急,居然在地上乱转了起来……最后居然自己找到了我们公司的卫生间钻了进去……原来是toilet的说。只是那印度人的发音也着实太不标准了……现在想起来都暴汗……
  

  给母老虎打电话
  
  偶们公司有一个车间督导,小D,此君系浙江人,大学毕业后,追随女朋友来到青岛,又入赘入其妻家,据了解他的同事称D君患有深度惧内之症。
  某周六,公司同事约好到郊外钓鱼,D君酷爱钓鱼,但又怕妻子不同意,直到星期五下班时候才答应第二天入伙。
  次日,我们在约好的车站集合,超时20分钟,仍不见其踪影,怀疑他被严妻控制,故打手机询问之,关机。同事怂恿我给他家打电话,犹豫再三,心想凭咱三寸不烂之舌定能将D嫂说的改变心意,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接电话果然是D嫂,声音婉约,听不出任何母老虎的意思,
  D嫂“喂?”
  我“请问,D在家吗?”
  “不在,一早出去了,您是哪位?”
  闻听此言,我心里有了底,原来D已经出来了,也许是堵车了吧,于是回答,
  “我是他的同事,我们约好了今天钓鱼,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没有到,打他手机又关机了,所以打电话问一下。”
  “哦,他手机忘在家里了。”
  “谢谢,麻烦你了,再见。”
  “不谢,你们好好玩。”
  挂了电话,心里暗想看来那些大嘴巴是在骗我,人家D嫂明明是很通情达理的嘛。
  恰巧此时D君匆匆而来,一问原来是坐错车了。
  我得意的告诉他刚刚打电话的事情,话一落,就见他脸色不对,表情仓惶,讲话都结巴了,“你,你,怎么能给我家打电话呢?”
  “咦?为什么不能?你老婆还说要我们好好玩呢。”
  “完了,完了,全完了。”D君已经开始目光呆滞了。
  同事们都挺奇怪,追问之下方知,原来D君怕妻子禁止其外出钓鱼,谎称加班,结果不幸被我的电话揭穿,罪加一等,尤其我又是女孩子,声音温柔甜美(咳咳,这是事实,绝无夸张),难免会引人遐想。
  
  那天,D君倒是跟我们去钓鱼了,不过整天都精神恍惚,还差点把我推到水里,说实话,我更怀疑他是在故意报复。
  
  经过此事之后,我得到教训一条,单身女孩坚决不能给已婚男同事家去电话,除非有夺人之夫之意
  
  此地无银三百两
  
  某周末跟老同学聚会,吃喝唱结束,大家觉得不过瘾就一起去泡酒吧,同学推荐去一个以乱出名的酒吧,里面人真的好多,可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公司的一个外籍主管,他正坐在吧台边跟一个年龄很轻的中国女孩聊天,笑的色色的,偶赶紧溜着墙跟走,惟恐被他看见。也怪运气不好,一起来的人太多,引人注意,最后还是被他看到了,我们两个都很尴尬,尤其是他,想打招呼又不好意思打,毕竟被下属看到泡MM实在很糗。周一上班,偶们这个主管特意拐到我的办公室,跟我聊天,还别有意味的问我,是不是经常去那个酒吧?临了还告诉我,他是第一次去......
  唉,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也不知道为什么偶总是运气不佳,惹领导的晦气
  
  一个真实的故事,我有一个女同事,刚从深圳调来青岛,想买一张床。前一天她就到一个地方看好了,因为没有货,老板第二天给她送过来。第二天她就跟那个人确定送货的事情,她在电话里面第一句话就是“我是昨天那个叫床的。。。。。。。”。等她的电话打完,整个办公室一阵狂笑
  
  做技术的同事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和做技术的同事共事过,个人感觉他们是表情最木讷,言语最枯燥,生活最无情趣,最不懂人情世故的一类人(纯属个人意见,不代表大众观点)。
  
  举例说明
  技术部有两位GG,K和J,均未婚(原因,大家一会就知道了),极其不善于表达,可谓技术人才的典范。
  前些日子闹FD,进公司之前,班车全体同事都要下车测量体温。某日,卫生部门派人督察,是一个MM,站在我们公司门口,只能看到背影。前面有好多排队的工人,我们就在班车上等着
  
  K盯着那个MM的背影几秒钟后,对J说“你看,那个女孩像不像咱公司的F?”
  F是我们销售部的MM,肤白靓丽,就是有点丰满。
  J研究了一会,还没回答,就听K接着说,“哦,不对,F没她身材好,比她胖。”
  我坐在他俩的前面,心里暗想,幸亏F不坐这辆班车。
  这时恰巧此MM转过身来,K 看了一眼终于发言了“F不比她丑多少。”
  偶狂晕啊,暗自庆幸,还好那个女孩不象我。
  
  
  用词比较狂野
  
  还是偶们公司生车间的督导,这次是H兄,H兄讲话细声慢语,可惜有比较严重的口音,例如他管我们公司的全体女同事都叫做“靓女”,只是听起来比较像“凉女”,每次都让我想到凉面。另外H兄的口才不是很好,常常是词不达意。关于他的笑话有好多,可惜一时想不起太多,就讲其中的一个吧。
  
  某日下班,我跟H兄同座,正好聊到钓鱼那次我给J君打电话的事情,大家笑了一阵,H兄突然很严肃对我说:“你玷污了J的清白啊!”
  偶巨寒,连忙回答:“H兄,这种话可不能乱讲哦,怎么能说我玷污他的清白呢?”
  H面不改色,继续用深沉的语调说:“哦,抱歉,小V,你知道的,我用词比较狂野。”
  “狂野?”我强忍住笑,也面无表情的回答他说,
  “嗯,我知道,不过我的脸皮比较浅薄。”
  从此,偶一般都躲着H兄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