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师姐打坐念佛:【博览】大自然的报复——物种入侵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1/05/11 15:26:36
 对于一个良性生态系统来说,最重要的是物种比例均衡和食物链相对稳定。如果系统中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的外来物种,尽管它可能是出于某种善意而被引入,但那同样也有可能造成当地环境压力增大、食物链破坏、生态系统紊乱等诸多问题,有时候甚至还会引发一场灾难。以下就是10种最臭名昭著的生态入侵者,它们都曾经或正在对当地的生态系统造成极大的破坏。

  1. 野葛

野葛 野葛获得了两个新外号,第一个外号是“吃掉南方的攀援植物”,第二个外号是“绿色危险物”。

  野葛是一种美丽的观赏性攀援植物,源自中国南方和日本等地。野葛也是这10种臭名昭著的入侵者中唯一的植物。1876年,野葛第一次出现于美国费城百年纪念馆的展览厅内。当时它被吹捧为一种“生命力坚强、可以快速生长”的地被植物,可以帮助当地人抑制土壤浸蚀问题。基于这种目的,野葛正式被引入美国。

  50多年后,也正是因为这两大优点,野葛获得了两个新外号,第一个外号是“吃掉南方的攀援植物”,第二个外号是“绿色危险物”。如今,野葛在美国南方各州疯狂蔓延,泛滥成灾,甚至大有继续北上之势,触角最北端已伸到新泽西州。美国土地上的野葛几乎没有任何天敌,它们的存在已经对美国南部各州造成了严重的生态灾难。现在美国人考虑的问题不再是利用它,而是如何铲除它。

  2. 野兔

野兔 澳大利亚的野兔数量由最高峰时的6亿只左右下降到“只有”1亿只左右。

  1859年,澳大利亚农场主汤姆斯-奥斯汀曾经这样写道,“农场里引入一些兔子,根本不会带来害处,甚至还可以为人们提供一个打猎的机会。”不久后,他就将24只外地灰兔子放到了野外。正是在这种认识的前提下,澳大利亚人对野兔的生长放任自流。到19世纪末,野兔的群体呈现疯狂性的扩张之势,野兔对当地的植物、动物甚至土壤都产生了严重的威胁,澳大利亚的生态系统已处于崩溃边缘。

  面对日益猖獗的野兔群体,澳大利亚人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1937年,澳大利亚科学与工业研究委员会曾经尝试利用多发性粘液瘤病毒来对付野兔。政府专门在一些水池里投放病毒药水并引诱野兔前来喝水。图中右下角显示的就是一群野兔正在“政府药池”旁喝水。到1950年,这种病毒终被证明可以安全地用来对付野兔。两年后,澳大利亚的野兔数量由最高峰时的6亿只左右下降到“只有”1亿只左右。

   

3. 欧洲椋鸟

欧洲椋鸟 椋鸟是一种群居鸟类,经常会形成一个个庞大的鸟群,数量高达100万只,甚至更多

  1890年,美国一位名叫尤金-施齐费林的莎士比亚崇拜者在纽约放飞了他从欧洲带回来的60只欧洲椋鸟。他希望能够把莎士比亚作品中所提到的鸟类都能够引入到美国境内。第二年,他又出于同样的目的放飞了40只欧洲椋鸟。

  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如今,无所不在的欧洲椋鸟不仅仅是噪音的制造者,而且还对美国的农业生产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据了解,每年欧洲椋鸟所造成的美国农业经济损失达8亿美元。此外,大量的飞鸟对飞机的飞行也是一个致命的威胁。椋鸟是一种群居鸟类,经常会形成一个个庞大的鸟群,数量高达100万只,甚至更多。尽管天空中庞大的鸟群可以产生一幅幅壮观的画面,但是现在已经有人对它们的存在表示反感。

  4. 缅甸蟒

缅甸蟒体型巨大,最长可达到20英尺(约合6米)长,甚至连美洲鳄鱼都不是它们的对手。 缅甸蟒

  缅甸蟒现在对于美国佛罗里达州来说就是一种灾难。据佛罗里达州政府部门估计,位于该州的沼泽国家公园里滋生着大批缅甸蟒,大约有3万多条。由于这种外来入侵者在当地几乎没有天敌,因此这一数据仍将有可能会继续增加。缅甸蟒体型巨大,最长可以达到20英尺(约合6米)长,甚至连美洲鳄鱼都不是它们的对手。有人曾经在一条被捕获的缅甸蟒腹内发现了一只长约5英尺(约合1.5米)的美洲鳄鱼。当地许多濒危物种对于这种庞然大物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佛罗里达州的缅甸蟒有的是逃自宠物商店或动物园,有的是被宠物主人放生,还有可能是来自动物偷渡者。全球气候变暖为这种动物在美国东南部地区大批滋生并泛滥成灾提供了适宜的生活条件。

   

5. 海蟾蜍

海蟾蜍 海蟾蜍并没有起到灭虫的作用,反而带来了另一场灾难

  也许你会认为,澳大利亚人既然有过一次放生野兔的惨痛经历,那么他们就应该从中吸取教训,不再引入外来物种。没想到的是,他们接着又做出了一个傻得可爱的错误决定。为了控制甘蔗园中的虫害,他们引进了大批海蟾蜍,指望它们把甘蔗虫吃光。海蟾蜍又名甘蔗蟾蜍,是原产于中美洲及南美洲的一种陆生蟾蜍。1935年,澳大利亚人引入了首批20只海蟾蜍并投放到昆士兰州的甘蔗园中。到1937年,总共大约有6万只海蟾蜍被引入澳大利亚。

  然而,事与愿违。海蟾蜍并没有起到灭虫的作用,反而带来了另一场灾难。首先,虽然甘蔗地的食物无法满足海蟾蜍的营养需要,但是它们胃口很好,可以吃掉身边所有的可能食物,这对当地食物链造成严重影响。其次,它们身上的毒液可以杀死许多捕食者,让它们在澳大利亚成为没有天敌的强者。诸多原因最终导致了海蟾蜍的泛滥成灾。海蟾蜍最长可以有15英寸(约合38厘米)长。

  6. 灰松鼠

灰松鼠 英国人发起了各种不同形式的“拯救红松鼠”运动。

  灰松鼠是一种原产于美国东部和加拿大东部等地区的松鼠。如同野兔和海蟾蜍在澳大利亚的情形一样,灰松鼠来到英国后也成为了臭名昭著的入侵者。与灰松鼠相比,英国本土的红松鼠体型较小,根本不是灰松鼠的竞争对手,而且灰松鼠比红松鼠更具进攻性。此外,灰松鼠身上携带了一种致命病毒,这种病毒只会感染红松鼠,而对灰松鼠却毫无影响。

  灰松鼠的到来严重影响了英国当地生态系统的平衡。英国人发起了各种不同形式的“拯救红松鼠”运动,甚至连英国王储查尔斯都出面呼吁通过各种方式铲除他们所讨厌的入侵者--灰松鼠。根据英国法律,灰松鼠被认为是一种“害兽”。

   

7. 蛇头鱼

蛇头鱼蛇头鱼最具进攻性,是一种食肉鱼类 它们能够凭借特殊的呼吸系统,在无水的情况下蠕动身体越过陆地,去寻找新的池塘

  蛇头鱼的可怕之处在于,一旦它们在一个池塘或是湖泊中大批滋生的话,它们会吃掉所有能够发现的目标。蛇头鱼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们拥有一个特殊的呼吸系统,可以在水面上呼吸空气。当旱季池塘干涸后,它们能够凭借特殊的呼吸系统,在无水的情况下蠕动身体越过陆地,去寻找新的池塘,最长可坚持四天。有些地方政府曾经在整个湖泊中投毒,就是为了彻底杀死潜伏于烂泥中的蛇头鱼。蛇头鱼最长有3英尺(约合0.91米)长。据了解,蛇头鱼最具进攻性,是一种食肉鱼类。

  8. 老鼠

老鼠

  世界上90%以上的岛屿都出现过老鼠大批滋生现象。有人认为,一些海岛鸟类和爬行动物的灭绝,有60%要归咎于鼠患。最典型的鼠患发生于阿拉斯加的“老鼠岛”。1780年,一艘载有大量老鼠的日本船只在该岛附近沉没,船上的老鼠纷纷涌入该岛。由于缺少天敌,日本老鼠迅速繁殖,赶走了本来栖息于岛上的鸟类和其他生物。老鼠岛本来就是一个没有树林的无人居住岛屿,于是老鼠最终成为了该岛的统治者。

  为了恢复该岛的生态平衡,2008年美国政府与老鼠岛“统治者”展开了一场人鼠大战,美国人在老鼠岛投下了大量的老鼠药。最终战争以美国人胜利而告终。2009年,生物学家宣布,该岛已经没有任何老鼠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