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检潜血阴性什么意思:造假何以成为官场通行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19/11/17 22:39:37

6月27日,云南省委组织部发布公告,昆明市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党煦燕拟任中国贸促会云南省分会副会长(副厅级)。随后,网上出现大量反映党煦燕涉嫌履历造假的材料,指其三年提干四级,是第二个王亚丽。对此,云南省委组织部表示将按规定予以查核。(7月6日《新京报》)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北岛写过的诗,置换进当下某些地方官场造假骗官横生的场景,大概就是“造假是造假者的通行证,骗官是骗官者的墓志铭”吧?在去年石家庄王亚丽骗官案震惊全国之际,就曾有人质问,官场究竟还潜伏着多少王亚丽?现在,昆明拟任副厅级女干部党煦燕履历涉嫌造假,网上举报材料称其“原系社会闲散人员,2000年时没有工作,后托人介绍,到高新区管委会工作,却自称曾任驻美总裁,三年提干四级”,倘若这样的为官路径为真,这就似乎再次证明了,在造假骗官的道路上,从来都不乏权力与裙带齐飞的身影。

党煦燕究竟有没有对履历造假,她的为官路径能否经得起制度与纪律检验,尽管现在尚无定论,真相也有待当地组织部门乃至纪检部门深入调查。但可以肯定的却是,“三年提拔四级”这种不符合正常提拔规则的现象,绝非正常。然而,正是这样的非常规现象,却依然能够通过层层审批把关、对外公示,悍然发生,这让人生疑,在那些绕过制度门槛、平步青云者的背后,究竟有哪些权力者拥有点石成金的力量?

就在近几年,一些地方官场不断曝出官员假学历、假履历、假资历等现象。官员获取假文凭,乃至借助自身权力镀金弄个国内名牌大学的MBA做做,土文凭不过瘾,还要弄个洋野鸡大学的。这类造假镀金的行为,正在成为某些官场的潜规则,不仅内部无人制止举报,大家甚至还相互借鉴经验,在猎取乌纱帽上各出新招。正是在这样的共谋性腐败土壤中,造假正在成为一种内部游戏,于是一些能够决定某些官员升迁的权力者,便进入公权重地谋私寻租一路通吃。在这样的生态中,权力与金钱互惠,官位与裙带齐飞,受到这些权力庇护的官员和女人因此鸡犬升天,纵横捭阖,无所不能。

其实,纵观当下某些官场的造假骗官现象,造假者并不高明,甚至可以说毫无技术含量,很多造假不过就是纸上和口头的形式主义。可就是这样的形式,造假者依然能够“过五关斩六将”,在严苛的晋升制度、规矩和禁令中活得风生水起。这之中,除了他们背后那些一言九鼎的实权者在力撑,沿路还有多少“贵人”在背后暗中相助或是对造假佯装不知?当组织审核近乎变成一种摆设,成为一种过场,假到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可言的资历也能够蒙混过关时,官场的形式主义可想已经到了何种境地!

回望王亚丽造假骗官案,审视如今涉嫌履历造假的昆明女官员,造假者之所以能够拥有市场,关键不在于造假者的违规操作没有制度钳制,而在于制度、规矩与禁令,都抵不过一些权力者的一句话。造假骗官者的行径固然让人触目心惊,但最大的祸害却并不在他们,而在于他们背后那些共腐共生的造假土壤,那些一条龙似的升官私下运作。这样的状况倘若不改变,王亚丽们就永远拥有靠权钱交易、权色交易而飞黄腾达的土壤,造假骗官的故事也将永远上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