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秋夜阅读答案:[转贴]团伙杀死矿工伪装成矿难 扮演死者亲属索赔 【猫眼看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2/09/29 06:13:31
0 次转到微评 老革命薛蟠. 于 2011-10-22 19:49:3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团伙杀死矿工伪装成矿难 扮演死者亲属索赔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21日09:57  南方周末

  

谋人性命伪造成事故,并以死难者家属的身份向矿上讹诈赔偿,这是电影《盲井》的桥段。却亦是国内近年来屡屡上演的残忍一幕。 (冯飞/制图)


  一个瘸腿前矿工的“杀猪”生意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实习生 刘宽 梅兰

  杀人。伪造安全事故。以亲属身份诈取抚恤金。一群曾在矿井里遭受不公的人,进而在矿井里制造了巨大的罪恶——“杀猪”。

  一系列特大“杀猪”案主犯皆来自于陕南一个偏僻闭塞的大山深处。当地“杀猪”团伙为何前仆后继,层出不穷?一群普通的农民何以能经营此种匪夷所思的谋财“营生”?南方周末记者赴山西太原、晋中、陕西安康等多地,对此进行了调查。

  在地处陕南山区的汉阴县汉阳镇,“杀猪仔”的生意,已经有二十多年历史了。

  2011年7月,山西省晋中市的五名警察再次到汉阳镇古老的街道,寻找已经潜逃多时的赵良银的下落。

  半年前,赵良银的兄弟赵良峰、赵良贵二审判处死刑,但作为主犯之一的赵良银仍然在逃。

  警方担心,漏网的赵良银会像以前一样,把“杀猪仔”的模式不断复制。

  “杀猪仔”,又名“凑班”、“打点子”,是赵氏兄弟为他们的特殊职业所取的一个代号。“猪仔”指的是那些被拐骗来的矿工。“杀猪仔”指的是将“猪仔”在矿上打死,伪装成矿难,然后扮成亲属向矿主索赔。

  伴随着矿难赔偿兴起的“杀猪仔”现象,在中国已有二十年以上的历史,它随着矿难赔偿标准的提高而壮大,已近乎形成一个产业。赵氏三兄弟正是十年前另一起“杀猪”大案的漏网者。

  1998年,江苏省徐州市警方破获了一起震惊全国的杀人大案。一个由陕西安康籍农民郑吉宽、胡昌元等数十人组成的犯罪团伙,在1997年至1998年7月间,先后杀死29人,重伤一人,轻伤一人。共骗取赔偿金57万余元。

  该案被抓获的25人中,有20人来自陕西汉阴县。另有二十余人被通缉,其中包括后来落网的赵家老二赵良贵。种种迹象表明,赵良峰和赵良银二人也参与其中,但当年办案时未被涉及。另外,该案当年被判死刑的20人当中,就有赵氏兄弟的远房堂兄赵良阶。

  10年后,赵氏团伙的“杀猪仔”案案发。在该案受审的16人里,多数仍来自陕西安康南部山区。其中汉阴籍6人。由赵氏兄弟领衔的新的“杀猪”团伙,在2006年12月到2007年11月间,先后至少杀死6人,骗取上百万元。

  陕西安康地区旋即成为一个引人瞩目的地方。当地“杀猪仔”团伙为何前仆后继,层出不穷。南方周末记者赴山西太原、晋中、陕西安康等多地,对此进行了调查。

  “杀猪仔”的家乡

  矿难和失踪是这个山村挥之不去的噩梦。

  和陕南大部分地区一样,汉阳交通极为不便。从镇上到县城需绕行一个半小时的山路。多数农户散住在大山深处。

  交通不便带来的是信息闭塞,南方周末记者在此处采访时发现,当地许多人都对赵良贵、赵良银“杀猪仔”一无所知。

  汉阳镇风光秀美,却并不富足,年轻人多到外地谋生。以健康村为例,1700余人中,在外打工者有500余人。由于没有文化,多靠出卖体力,其中相当一部分在山西、河北等地挖煤。

  于是,矿难和失踪就成为近年来这个山村挥之不去的噩梦。矿难是经常发生,就在不久之前,村里的胡姓支书还外出处理了一起本村村民的死亡工伤事故。而失踪者虽然不是很多,却因为骗取同乡“杀猪仔”而在村民中震动更大。

  村民万德明偏偏两件事都撞上了。四五年前,大儿子万盛材与小儿子万盛能到山西挖煤。然而,没过多久便双双出事。

  先是万盛能死于事故,由于家里没人,仅获得矿方十万左右的赔偿。而大儿子万盛材料理了弟弟的后事,再度离家之后便杳无音讯。

  年过七十、智力残疾的万德明至今仍不知道,大儿子万盛材已成为赵氏兄弟手中的“猪仔”,早在四年前就被“整死”了。

  根据赵良峰妻子的供述,2007年农历五月,“赵老大(指赵良峰)将一个叫万盛材的人领到我家住了七八天,后来赵老四领着万盛材到河北的煤矿上班,上班后不到一个月,赵老四他们一伙人就将万盛材给弄死了。”

  万盛材成了一个彻底被“蒸发”的人。2010年,听说赵良峰被抓后,万德明曾到镇派出所去打听,但最终没有结果。

  “二三十?不止!”谈及历年来死于当地的“杀猪”犯罪的人数时,汉阴县平梁镇的李继民(化名)脱口而出。李继民曾经多年在外地包矿,对这种现象早有耳闻。据他介绍,汉阴县做这种事的以南部山区的漩窝、汉阳等几镇为主,一度形成风气。近年来,因煤矿管理规范,已有所好转。除了在汉阴,相邻的紫阳县亦有此类事情。

  汉阴县平梁镇年过七旬的前乡司法员陶孟毅记得,二十多年以前,平梁镇沐浴村一个姓曹的村民,向他反映一起杀人案。

  当时,曹某到河南安阳一家铁矿打工,眼见同村的廖氏兄弟利用放炮的机会炸死了一个四川人,然后冒充家属向矿主领走了两万元抚恤金,之后便离开安阳。

  南方周末记者日前找到曹某,他证实确有此事。当时有一名矿工曾亲眼目睹。

  如果此事属实,那或许是能查到的中国最早的“杀猪仔”骗赔案。

  对于“杀猪仔”现象,曹某颇为纠结。他承认,那些被无辜杀害的矿工可怜,但想到可以让那些贪婪的煤老板吃点教训,他又不免幸灾乐祸。

  曹的经历或许表明,除了受利益驱动,“杀猪仔”犯罪背后还隐藏着一股“阶级仇恨”。

  1984年,陶孟毅曾在山西从事劳动仲裁工作,业余曾帮助家乡人处理过与矿方的煤矿工伤事故。他用一个字形容这类事:黑。

  陶说,本世纪初,汉阴县一村民在河北的铁矿打工时死亡。陶作为家乡人代理参与处理。他当时发现尸体发紫,似是被殴打痕迹,遂起疑报警。然而,法医鉴定后却认为,属酒醉死亡,与矿上无关。

  之后,煤矿仅赔偿1.7万元,扣除了伙食费、丧葬费后,仅剩7千元。在处理此事故期间,陶孟毅还曾受到一个汉阴老乡的威胁,称如不赶紧走命也保不住。这老乡一直帮矿上做事,自然站在矿主一边。陶于是感叹“汉阴人整汉阴人”。

  死亡流程

  将亲人当猪仔杀死,既安全又高效,杀人者可以堂而皇之地以亲属身份向矿方索赔。

  跟当年的徐州案类似,赵氏兄弟所做的“杀猪仔”案有着基本相同的流程:找猪、养猪、选矿、下井、杀猪、要钱、分钱。

  “猪仔”通常是一些孤身在外的打工者,人要老实,最好是有力气没脑子,这样的人矿上也喜欢。找到“猪仔”需先放在主人家养上一阵。选矿的标准是看管理是否松散,是否容易发生安全事故。要钱时通常要经过艰苦的谈判,双方讨价还价,最后敲定赔偿。

  各参与者按重要性和风险大小获取报酬。通常,获利最多者是找“猪仔”的人,通常在五万元以上。“猪仔”如果找不到,也有从他人手中购买的。近年来,此类案件层出不穷,“猪仔”显得越发稀缺,价格也越来越高。赵良峰向警方供述,该团伙的另一成员刘明海曾打算以12万价格从别人手中买下一头“猪仔”,但对方却要价15万,最终未能成交。

  找“猪仔”通常由成员中脑筋灵活、能说会道者担任。通常有两种办法,一是介绍工作,一是介绍对象。

  吴子高老家在汉阳镇街头,与赵良峰是中学同学,他曾是汉阳派出所的一名合同制警察,后来因为赌博被开除。2005年,因为“懂法律”,吴子高获邀加入赵氏兄弟的“杀猪”团伙,主要负责找猪仔,并与矿方谈判。

  2005年,吴子高因为差点将自己的亲哥哥吴子章当猪仔杀掉而令团伙成员刮目相看。他当时通过使“美人计”,将单身的吴子章骗到河北,并提前将吴子章的户口本和身份证拿到手中。然而,吴子章最终发现破绽,遂打电话求救,被警察救出。

  杀手是整个流程的关键一环。其报酬也相对较高,一般每人在两万元左右,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杀手通常分为主、副手,主手所获报酬通常比副手高出五千元左右,以鼓励先动手者。此一制度有利有弊,好处是不会再有徐州大案中“杀人未遂”的可能;而坏处是,主、副手往往会因分赃不均而另起纷争。

  接下来,是扮演家属要钱的人,一般只有一万。比如赵氏兄弟杀猪团伙中的吴子高,在一起案件中,就曾利用与矿方谈判的机会,得了一万元的回扣。另外一次,冒充家属的吴子高因为“哭得要死”,矿方深为感动,在既定价格上又多给了他2000元。

  再后是放风者,是最少的获利者,通常只能拿到数千元。

  相比十年前,每个岗位的价格大约都有数倍的增长,这与矿难赔偿标准的提高基本同步。

  杀人手段依旧残忍。其中不外如下几种:用锤、镐等将被害人打晕或打死后,要么在其身上放炸药引爆,伪装成爆炸事故,要么就要将其放在罐车轨道上,让罐车辗压,伪装成罐车失控事故;或者将其放在煤矿坍塌处,伪装成冒顶事故。

  与以前一样,每名死者也都会被安上一个假名。不过,以前的假名多为编造,现在因为担心被查,所起的假名往往真有其人,而且多半是团伙中某个成员的亲属,以便于索赔时验证身份。户口本是最常用的身份证明,由于上面没有照片,因此也不会被矿方识破。

  另外,为保证安全,赵氏兄弟团伙在“杀猪”环节有若干规矩。比如,必须凑足一个班后才执行杀人,通常至少有四人,两人负责杀人,两人负责望风;一个矿上只能死一个人。有一次因同一矿进了两个猪仔,赵良峰立即叫停,并开会要求调走一个。

  所有环节当中,找“猪仔”最为重要。在赵氏团伙所犯下命案中,“猪仔”既可以是老乡、工友,也可以是叔侄、兄弟。这也是该类犯罪近年来呈现出来的新特点。合理的解释是,将亲人当猪仔杀死,即安全又高效,杀人者可以堂而皇之地以亲属身份向矿方索赔。

  在赵氏兄弟所作的六起案件中,最能体现找“猪仔”价值的是何忠福案。何忠福是被他亲侄子何成兵带出来的,在叔叔被杀之后,何成兵分得十万元。在何拿了钱回到老家后,团伙中另一成员,何成兵的舅舅刘永贵颇不平衡,以“知道情况”为由又诈去了6000元。

  山西当地一位媒体人士认为,对于矿主来说,如果矿上死人,相比起报案,用钱摆平显然更为划算。因为一旦报案,意味着除了罚款之外,还面临煤矿关停的巨大损失。因此,矿上死人,能用钱“私了”,对很多矿主而言是求之不得的。

  瘸腿组织者

  从受害者到施害者。一提起煤矿老板,就恨得要命。

  赵氏兄弟的老家是汉阳镇泗发村,该村位于健康村与汉阳镇之间。近十年来,除老三赵中升在镇上当兽医,赵家兄弟四人先后都在河北武安姬庄煤矿一带谋生,其中除了老五赵良军,其他三人均涉足“杀猪”业,并成为团伙中的核心。

  南方周末调查了解到,该团伙的核心成员赵良银本人,实际上本是一次煤矿事故的受害者。

  上世纪90年代中期,赵良银与堂兄赵良存一起到山西临汾的煤矿挖煤,结果遭遇了煤矿冒顶事故,赵良存身亡,赵良银落下了终身残疾。

  据当时参与善后的赵中升回忆,事故后,矿方将重伤的赵良银送到当地一家没有医治条件的乡镇医院,并拒绝支付医药费,最终使其落下残疾。此外矿方还扬言,只赔一两千块钱,“要得再多,走不出山西”。

  身为大哥的赵良峰深感不忿,决定将矿主告上法院,结果法院拒绝受理。赵良峰后来到临汾市政府门口静坐半个月,迫使法院立案。官司前后打了一年,最终调解结束,赵良银获赔了5万元,其中包含3万元的医药费。至于死去的堂兄赵良存,一条命只换来2万元的赔偿。

  此事发生后,原本是家庭支柱的赵良银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只能在矿上做点小生意,养活一家五口,生活从此一蹶不振。年轻气盛的老四赵良贵当时也在山西,“经历此事后,一提起煤矿老板,就恨得要命”。

  仇恨的种子自此种下,几年后,赵良贵成为徐州“杀猪仔”案的成员之一。

  曾在河北包矿的老五赵良军一度是警方的怀疑对象,但无证据证实其与“杀猪”有关联。赵良军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虽然和三个哥哥都在河北,但五六年前,他与大哥因琐事大吵一架,之后便无来往。在此之前,赵良峰在河北包矿,一人拿不下来,赵良军曾凑过钱。但最后连本都亏了。

  警方查实的赵氏兄弟所作的6起案件中,第一起发生在2006年12月。在赵良军看来,缺钱可能是赵良峰“杀猪”的主要原因。“他身体差不能下苦力干活,负担又重,”赵良军说,“便走了这条邪路。”

  2009年1月6日至1月8日,赵良峰等16人以故意杀人案在山西省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但实际上在法庭审判之前,几个主要涉案者,都已经被他们的大部分亲属所遗弃。

  吴子高的一审律师是由三姐吴茜所聘请。为给其请律师一事,家族成员间曾发生激烈争论。在哥哥吴子章看来,吴子高的罪早已够“吃枪子”。

  事实上,早在试图将哥哥吴子章当“猪仔”整死之前,吴子高还曾将自己的一个亲外甥女和一个亲侄女先后拐卖,其中侄女卖给一个白了头发的农民,外甥女则至今下落不明。

  若干年前,吴子章曾将吴子高骗至汉江边上,打算将其推入汉江“为民除害”,但因吴子高警觉而未实现。

  即使是赵良银妻兄孙才顺(被判无期徒刑)的辩护人郑景山,也认为,“这些人太坏、太残忍。”

  不过郑景山承认,如果煤矿的管理能正规些,如果矿主的警惕性能强一点,如果身份证不乱办,如果火葬场能真正落实相关法规,如果医院按规定开具死亡证明。这些如果中只要一个成立,若干“杀猪”案或许就能避免。

  近年全国“杀猪”事件一览(部分)

  1997年年底至1998年春节前后,陕西汉阴籍郑九宽、陈兴山等人从徐州火车站诱骗一批男青年至徐州北郊青山泉、利国等镇,在当地的矿井内将其杀害,后伪造矿难现场,向矿主索取抚恤金。该团伙共作案3起,杀死5人,骗取人民币15.3万元。

  2006年7月,重庆鱼泉乡农民王德君、王正元,将同村程某杀害于贵州一煤矿井下,后伪造矿难现场,骗得矿难赔偿金20万元。

  2007年冬,四川雷波籍男子吉拿古哈伙同他人将一名男子杀害于河北武安市一家铁矿里,后伪造矿难现场,假冒其亲戚向矿方索赔11万元。

  2008年3月,河北蔚县某煤矿,来自吉林省松原市农村的刘天江、刘天红为骗取赔偿,将工友塔长宝推下了数百米深的罐坑。塔长宝受重伤而未死,被矿上送往医院救治,去陪床的刘天江兄弟把塔长宝活活捂死。

  2009年7月,河北承德农民黄玉才、黄现忠等四人前后在房山制造三起“盲井”案件,骗取赔偿。

  2009年8月,四川雷波籍男子卢里合、龙俱才诱骗同乡安里博到福建省永安市洪田镇贵湖煤矿打工。后将其杀害,伪造成矿难,骗取矿主钱财。

  2009年8月,山东蓬莱金矿一名智障人士被其两位同乡杀害,后凶手制造安全事故的假象,到矿上索取巨额赔偿。

  2009年9月,四川省雷波县籍黑来黑石和卢古体等人,在云南省耿马县华良矿业公司的井下,将一个骗来刚3天的工人砸死,制造矿难假象,骗取赔偿。

  2009年10月,四川雷波籍男子吉纳古日伙同他人,在辽宁建平县一家铁矿矿井内将两名渣工打死,伪造矿难现场骗取赔偿。

  2009年11月16日,四川打工者沙某和同伙经过预谋后,将工友小岩从北京地铁十五号线08标段工地在建的综合楼3楼推下,意图将对方杀害以骗取工地的死亡赔偿金。

  2010年3月,湖北恩施利川一犯罪团伙诱骗他人到外地偏远矿区打工,通过故意伤害制造“矿难”,而后冒充死伤者的亲属向矿主索赔。

  2011年3月11号,由卢几且等9名犯罪分子组成的犯罪团伙将用5200元买来的智障人士刘仕伦带到江西东乡县的矿上打工,工作途中将其推下矿井并用石头砸死,向老板索要高额赔偿费用。

  (吴杨盈荟整理)


分享到:  -->
记号。回复 | 引用 回帖人:shangdang    影响力指数:0shangdang 已收获 0 次点击,1 个追随者')" onmouseout="UnTip()" href="javascript:;"> | | 发短消息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1-10-27 2:02:03    跟帖回复: 第 3
黑!!!!!!!回复 | 引用 回帖人:还是勇敢的星    影响力指数:1还是勇敢的星 已收获 14102 次点击,13 个追随者')" onmouseout="UnTip()" href="javascript:;"> | | 发短消息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1-10-27 10:22:22    跟帖回复: 第 4
该用户发言已被管理员屏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