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txt下载:我们为什么没有牛校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2/10/05 17:35:42

我们为什么没有牛校

     国人重视各种排行榜,但在我们这里很被看中的全美大学排行榜,却没有一个美国大学校长会把它当回事。哈佛有高贵的人文传统,斯坦福有地道的美式实用主义,普林斯顿以理论研究著称,麻省理工以科技领先自豪……各有各的个性,风格千姿百态,适应市场的不同需求。而国内各个高校的理念却似乎高度统一,大跃进式第堆砌大学城、跻身各大排行榜前端,已成为各校领导乃至各地政府炫耀其政绩的“面子工程”。

 

   什么才叫牛校

    清华、北大的学生算是见过世面的了吧?但是,看看网上那些欧美名校的公开课,那些曾经的优越感会不会骤然间灰飞烟灭?

    2010年3月,复旦大学延请哈佛大学Sandel教授作讲座。前往追星的粉丝无数,提前两个小时到达会场,才能勉强争得一个站位。

    尽管忍渴挨饿,在现场观看Sandel如何与挤满前后左右的热切的学生们讨论,观众仍然大呼值得。散场之后,在门口买Sandel授课讲义的人挤成了一堆,抢到最后一本讲义的学生喜不自禁。

    这位Sandel教授1982年就因批判罗尔斯的正义论而在学术上扬名了,还曾任职于小布什政府的生命伦理委员会。不过,他在中国的突然走红,全仰仗于网络公开课的流行。他在哈佛教授的那门课程:“公正:该如何做才好”算得上是网络课程的里程碑,其意义如同《越狱》之于美剧在中国的流行。

    网络名人和菜头“以人格保证”,强烈推荐该课程,他曾说:“并非因为它只适合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又或是只适合于哈佛学生那样的高智商人群。单看西方思想家的思辨过程,就已经足够性感。”

    这个道德与政治哲学的入门课程,是最受哈佛新生欢迎的公开课。每周,有超过1000名学生坐在哈佛的大礼堂里,听Sandel口吐莲花。学生们同时还将接触一些过去的伟大哲学家,如亚里士多德、康德、密尔、洛克,然后师生们一起批判性思考关于公正、平等、民主与公民权利的一些基本问题。

    所谓“思辨的性感”大体可以理解为:彼此尊重,在对话中修改或坚持自己的判断,虽然没有统一的最高原则,但都以不侵犯他人正当利益的自由为最重要。

    网友Frederick Wang在看完该片后感慨:“推荐它不是因为课上得多么好,而是因为民主的精髓就在这里——要争取大多数人的同意,那么精英就要把自己的观点何理由解释清楚。这样的社会是思辩的何成熟的。相反,把民众排除在外,就必然会愚民。长此以往,两种社会表现出的智识差距将判如云泥。”

    对那些求知欲很强的人而言,各路名校的网络公开课如同一个列满了山珍海味的菜单。耶鲁大学的哲学系教授Shelly Kagan为本科学生开设名为“死亡”的公开课。这个穿着牛仔裤、帆布鞋,长像酷似萨达姆的“大仙”坐在讲台上,手舞足蹈地和一群年轻人大谈生命何死亡的本质。他还花了5节课的时间给来自物理系、电子系、化工系、政治系何学生讲解柏拉图的《斐多篇》关于灵魂本质的讨论,这可不是随便在哪儿花上一点儿钱就可以买到的“心灵鸡汤”。

 

   “俱往矣,怎么比都是血泪”

    哈佛、耶鲁之所以能成为牛校,固然是因为人家很有钱,也有良好的声誉积淀,所以能聘到最牛的教授,招到很牛的学生,同时,也因为他们蕴含了丰富的博雅精神。这一点,从哈佛的“核心课程”上最能集中体现。

    所谓“核心课程”,就是开放给本科生的基础课,学生们可以从中挑选几门作为必修课。对此,哈佛开宗明义声称,核心课程是为了让学生们既见树木,又见森林。

    其“核心课程”被分成7个领域:外国文化、历史、文学、道德判断、数理判断、科学、社会分析。仅就“道德判断”这一板块而言,除了上述被众人极力追捧的那门“公正:该如何做才好”,还包括另外13门课程,罗列如下:民主与平等、国际关系于伦理、伦理学中的基本问题、儒家人文主义、有神论于道德观念、自我,自由与存在、西方政治思想中的奴隶制、社会反抗的道德基础、共和政府的理论与实践、比较宗教论理、传统中国的伦理何政治理论、古代与中世纪政治哲学史、现代政治哲学史。

    这还只是九牛一毛。事实上,仅仅是针对本科生何文理学院的课程表,以及对这些课程的3至5行的介绍,哈佛就一口气列了1000多页。

    这些课程简直就是一场饕餮盛宴。媒体人士贺某毕业于北大中文系,他自称是咽着口水看完这个课程清单的,过去多少还有点的牛校感当场崩盘。

    他悲凉第声称:“我显然已经不敢把我读的学校叫做大学了。”

    其实北大曾经还是有点样子的。在陈平原《老北大的故事》中,附载了1934年北京大学中文系开设的课程,豪华得令人目眩神迷。就连当年外系所开、供中文系学生选修的课程中,梁实秋、周作人、钱穆、向达等牛人的名字也频频出现。

    不知道现在的清华、北大,能给那些一心向象牙塔里扑腾的18岁孩子开出上述课程中的几门?

    好事者在网上检索出“2007年北大中文系上半年本科生课程表”,整理出必修课寥寥十几门。对比完新旧两个时代的课程表,网友们纷纷感慨“那时的大师还是上课的”,“俱往矣,再怎么比较也是血泪”。

    就像Sandel教授在“公正”一课的结束语中高速他的广大粉丝的:学习的本质,不在于记住哪些知识,而在于它触发了你的思考。

    “一旦我们开始反思我们的环境,世界将不再一样。我希望你们,至少已经体会到了一点点的不安。这种不安,会促发我们的批判性思考以及政治和道德生活的完善。这门课程的目的就是要唤醒你们永不停歇的理性思考,看看它将把你们带向何方。如果我们做到了这点,如果理性的不安继续在折磨你,那么,我们就不是一无所获的。”

    因为国内的大学闹出的笑话不少,所以媒体动不动就会把“大学精神”这个话题拿出来讨论一下。基本上大家都会达成一个共识:大学不是职业训练所。

    据说,大学应该熏陶的是一种人文精神。不过,国内的名校经常为自己是不是一流名校争得脸红脖子粗,这点就很没人文精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