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饮食:跳出市场经济的陷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2/10/05 17:35:00
 

跳出市场经济的陷阱

 

原载《求是论坛》 作者: 沈水根

  

    一、市场经济是资本剥削的载体

 

    改革开放造成的残酷现实,使越来越多的民众认识到,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搞资本主义是死路一条!

    资本主义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进行资本剥削的一种经济形态,这种经济形态是在货币资本与劳动力之间“公平”的市场交易外衣下,掩盖资本所有者无偿占有雇佣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价值的剥削制度。可见,资本剥削必须通过货币资本与劳动力的市场交易才得以实现,即通过市场经济的形式才能完成。所以,市场经济是资本剥削的唯一载体。资本剥削是资本主义经济的内在核心,市场经济则是它的外在形式 

    市场经济(交易)必须有二个前提条件,即社会分工和产权私有。因此,凡搞市场经济,必然要搞私有制。有了私有制的前提,一旦劳动力成为商品,货币就转化为资本,市场经济也就自然而然成了资本剥削的载体。中国的改革开放,以市场经济取代计划经济后,立即用各种方法摧毁公有制,一部分直接私有化,一部分变成官僚轮流占有的官僚资本所有制,然后顺理成章地进行资本剥削,使资本剥削的形式与内容达到统一。这表明市场经济是具有鲜明的阶级性和社会属性的经济形式,决不是“既不姓资,也不姓社”!硬给市场经济穿上一件“特色社会主义”的外衣,以掩盖市场经济与资本剥削之间这种天然的内在联系,并不是无知,而是无耻! 

    因此,如果要反对资本主义复辟,就不能仅仅反对资本剥削的本身,还必须铲除资本剥削的形式,即它的载体——市场经济。如果只反对资本剥削,不铲除它的载体、形式——市场经济,那么,资本剥削是消灭不了的。市场经济随时都会滋生资本主义,只要资本剥削的载体仍然存在,资本主义就不可能被消灭。这与资产阶级反对社会主义是一个道理,他们之所以要反对计划经济,就是因为计划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的载体,他们反社会主义必然要和计划经济一起反。

 

    二、市场经济是个大陷阱

 

    然而,许多人虽然反对资本剥削,却不明白如要反对资本剥削,就必须要和市场经济一起反的道理。他们虽然批判资本主义的种种弊病,却不明白资本主义的弊病正是通过市场经济的这个载体才能实现的道理。他们轻信市场经济是没有阶级属性的“中性”资源配置方式,轻信市场的“无形之手”调节资源配置具有“高效率”的优势,舍此别无其他更好的经济形式能够取而代之。 

    这些糊涂观念表明,人们长期浸淫于市场经济的陷阱之中,“久闻其臭不知臭”了,把种种荒唐的谬论都当作“真理”,从而产生了许多认识的误区! 

    (一)最大的误区是轻信“市场万能”。从亚当·斯密的古典自由主义到现代新自由主义所鼓吹的这个理论,其核心内容是:市场的供求平衡不需要、也不应该由外力来干预,只要一切都交给市场,市场有只“无形之手”就能自动调节供求关系,实现经济的平衡发展。但事实并非如此,“无形之手”恰恰不能有效地调节供求平衡,反而是不断地制造供求失衡,引发经济周期性地恶性循环。这种理论与事实的悖论,表明 “市场万能”的理论本身是有问题的。问题出在哪里呢?对此,不妨剖析一下这个理论的内在逻辑: 

    “市场万能”首先从一个哲学命题出发,以此作为整个理论的大前提——每个人天生都是自私的,因此,每个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 

    由此推出小前提——既然要趋利避害,因此,每个人的经济行为都是理智的。

    再推出次小前提——既然每个人的经济行为都是理智的,所以,由此而形成市场的“无形之手” 也是理智的。

    又推出次次小前提——既然市场的“无形之手”是所有理智行为的“合力”,因此,市场的“无形之手”便是最有效的。

    最后的结论——既然“无形之手”是最有效的,因此,供求关系就必然会自动平衡。

    (二)从这个理论的逻辑推导中,不难发现,“市场万能”的所有前提恰恰都是错的,没有一个能站得住脚!前提全错了,结论还能不错吗? 

    (1)先看大前提:“每个人天生都是自私的”。这种说法,不过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剥削阶级人生观的复述,自由主义经济学以此作为整个理论的出发点,不过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的主观判断,并不是全面的人类本性的客观事实。大量舍己为人、毫不利已、专门利人、并不趋利避害的事例可以推翻这个大前提。这个大前提超出了经济学范畴,更多的是哲学、宗教、社会学的问题,本文暂且不赘。 

    (2) 再看小前提:“为了趋利避害,人的经济行为都是理智的”。这个判断恰恰是最不靠谱、最站不住的!大量的事实证明,人在利益面前,其实是最不理智的!这并不是人不想理智,而是无法理智、做不到理智!能够保持理智的人往往只是少数,多数人恰恰是利欲熏心、利令智昏!感情冲动、头脑发昏!越是利字当头,越不理智!所以,这个小前提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市场万能”把一个不存在的命题当作小前提,结论怎么可能站得住? 

    (3)既然小前提是不存在的,多数人的经济行为恰恰是不理智的,那么,由不理智的经济行为所形成的“无形之手”,这种“市场合力”又怎么可能是最有效的呢? 

    (4)既然“市场万能”的所有前提都是站不住脚的,那么,自由主义经济学所鼓吹的“市场万能”也就成了胡说八道!靠不理智的“无形之手”调节供求关系,经济怎么可能平衡发展呢?事实恰恰证明,靠不理智的“无形之手”调节资源配置,必然要以周期性经济危机的形式,以破坏生产力的沉重代价,才能使供求关系“自动”回归平衡!

    (1)“市场万能”其实是一件不存在的“皇帝的新衣”!因为它的所有前提都是站不住的。 

    (2)“市场万能”其实是个大陷阱!因为人人都想“理智”地趋利避害,恰恰是不可能的。如果人人都理智,个个是“精英”,那么,谁也别想赚谁的钱!只有让大多数人失去理智,少数人才能赚多数人的钱!因此,“无形之手”必须要营造能令大多数人丧失理智的市场环境,才能让少数人赚到多数人的钱,这就是“市场万能”设下的陷阱!所以,在市场经济赚钱,本质上就是要让多数人失去理智来骗钱!资本家雇佣劳动者的本身,就是以表面上的“公平”购买劳动力(付工资)、实际上的不公平交易来骗取剩余价值的。虚拟经济的任何炒作行为更是100%的诈骗,只是市场经济把这种骗术都披上了一件件“法律”“法规”的游戏规则外衣,套上“合法”的“投资理财”的光环而已。久而久之,人们长期浸淫于这个陷阱中,习惯了这种约定俗成的骗局,便“久闻其臭不知臭”了。

    (3)“市场万能”其实是个大骗局!它的诈骗方式主要是通过“无形之手”来制造虚假的供求关系,炒作泡沫,令多数人失去理智。如果价格上涨真的是需求大于供给,那么,哪来的泡沫?又怎么会泡沫破裂?泡沫会破裂的本身,就表明需求大于供给是虚假的!而市场经济必须要制造泡沫,否则就不成其为市场经济,这是市场经济的生产目的决定的!市场经济是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经济形式,它不是为使用价值生产,而是为价值、价值增值生产,因此,无论什么东西,即使没有使用价值、甚至根本不是劳动产品的东西,“无形之手”都能拿来炒作。以炒作能够带来“增值”、带来利润为诱饵,通过眼花缭乱的广告、深不见底的营销手段,编造天花乱坠的故事搞起哄,令炒作参与者在自以为决策很“理智”、成本收益都经过精心计算的状态中丧失理智,在头脑“清醒”中上当受骗,对泡沫都失盲、失明,这就是“市场万能”的绝招!所以,市场经济的奥秘就是搞起哄,只要营造出“起哄”的氛围,就能把钱骗到手,也就成了“成功人士”。而自以为“理智”却被骗的人,竟然还乐滋滋地在为骗子数钱,所以,市场经济本质上就是“骗你没商量”的诈骗经济、犯罪经济! 

    (4) “市场万能”其实是个美丽的谎言!作为个体的市场行为,人人都自以为“很聪明”、“最了解市场”,但形成的“市场合力”恰恰是最不理智的。分散的“理智” 行为汇聚一起,反而成了不理智的合力,这就是辩证法!犹如1加1其实不等于2,而是大于2。所以,“市场万能”调节供求关系,结果恰恰是最无能、最无效!它造成资源的极大浪费,形成整个社会的经济活动处于无政府状态。“无形之手”的调节过程,是典型的“群众斗群众”混战局面,即使已经生产过剩、流动性过剩,但谁都不想做“击鼓传花”游戏的最后接手者,只能继续吹大泡沫,自欺欺人地伪造“增值”空间。“无形之手”把吹大泡沫的过程当作瓜分财富的工具,为此而编造了各式各样的游戏规则(有的游戏规则连编造的人自己也没搞明白),把所有制造虚假供求的投机活动都贴上“价值发现”的标签,使整个市场经济变成一个大赌场。所以,“市场万能”的鼓吹者总把虚假的供求、泡沫的形成过程叫“繁荣”,把供求关系回归真实状态叫“危机”、“衰退”。用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方式令人失去理智,使大多数自以为“理智”的人都成了“市场万能”的牺牲品。

 

    三、市场经济的速度、效率与公平

 

    30年前,从东西德国、南北朝鲜、大陆台湾的对比中,市场经济的“高效率”所散发巨大的诱惑力,使中国的经济改革选择了市场经济。但改革开放的实践证明,市场经济只有速度,其实并没有高效率,更没有公平可言! 

    (一) 与封建社会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和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相比较,市场经济的发展速度确实是比较快的。这种快速发展是市场经济为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生产目的决定的。这种生产目的想市场经济不快速发展也不行!原因有三: 

    (1)自然经济、计划经济都是为使用价值而生产,即为满足各种消费(包括生活消费、生产过程各环节的生产消费、国防消费、行政管理消费等)的需要而生产。这种生产方式最终受制于消费的规模,而消费规模的本身是有一定限度的,无论怎样穷奢极侈地消费,也总是有限的。如果生产太多超出消费的需求变成浪费,生产就会停止。所以为使用价值的生产只需随人口的增多、消费的增长,逐渐加大即可,不需要、也不可能出现无限度地快速发展。 

    但市场经济是为价值生产、为追求利润最大化生产的经济形态,使用价值只是价值的载体,并不是生产目的的本身。这种生产目的意味只要能获取利润,即使生产出来的东西并不为社会的消费需要,它仍然会继续生产,直到没有利润的空间才会停止。它的生产过程,完全受人性的贪婪支配,而人的贪婪是没有尽头的,所以,市场经济不是被动地受制于消费,而是主动地开拓消费的规模、挖掘消费的潜力、创造新的消费需求,而且鼓励浪费、千方百计制造浪费,由此推动经济的快速发展,快了还要快,直到供求失衡,没办法再快为止。然后调整经济结构,变不平衡为平衡,再继续快速发展……,周期性地循环往复。 

    (2)市场经济作为资本剥削的唯一载体,为了获取利润的最大化,必然要尽量压缩工人的工资水平,提高剩余价值率,以增加利润收入。而利润的增加,主要不是为了满足资本家的消费需要,而是为了扩大再生产或布局新的投资,以增大下一轮的利润收益,这就是市场经济的资本积累规律,这个规律便成了市场经济快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动力。举例说明:假设当年工人总工资50万,利润50万,全部用于消费,则 GDP为100万。如果第二年剩余价值率依然为50%,那么,第二年的GDP总量还是100万。如果把剩余价值率变为70%,即工人总工资压缩为30万,资本利润则为70万。资本家把多得的20万利润再投资,并维持70%的剩余价值率不变,工人总工资则增加6万,共计36万,资本利润增加14万,共计84 万。这样,第二年的GDP总量就是120万,比上年增长20%。 

    可见,市场经济之所以能够快速度发展,一个重要原因是靠资本剥削,越剥削得厉害,发展速度越快。通过压低员工工资,增加利润,然后再投资,在劳动者贫困化规律、资本积累规律、“马太效应”规律的作用下,达到经济的快速发展。西方国家的工会组织势力强大,资本家压低工资不易实现,而中国的工会并不保护劳动者利益,工人工资是全世界最低的,受剥削程度最深,所以,从统计数字看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远远高于西方国家,便是这个道理。 

    (3) 这个道理同时说明,资本投入越多,发展速度也越快。所以,市场经济快速发展的根本原因,最终都是靠资本的规模在推动。没有资本,既没有资本剥削,快速发展经济也无从谈起。所以,资本的筹措、布局、运作始终是市场经济发展快慢的核心问题。一般来说,资本的筹措有三种基本方式。一是通过血腥掠夺或强取豪夺、不法营生等罪恶方式进行资本原始积累。二是加强剥削,提高剩余价值率,扩大再生产进行资本积累。三是发股票、发债券、银行信贷等方式进行资本集中。现代市场经济又增添了引进外资、货币发行、金融创新、财政支持、企业兼并、重组等新的资本筹措方式。不管何种方式,只要有资本,就能把蛋糕做大,经济发展的速度也就必然上去了。中国搞了市场经济后之所以能够创造发展速度的世界奇迹,根本原因是在筹措资本方面,不仅把所有的方法都用上了,而且力度超过任何一个国家。比如,①工资最低、剥削程度最深。②只需伪造财务数据、编造假账,便可把银行贷款、国有资产变为私人的“第一桶金”,“合法”地强取豪夺进行资本原始积累。③银行的货币发行和新增贷款屡创新高,“不良资产”和“烂账”全变成私人资本。④股市圈钱的速度和市盈率水平、黑幕交易都创世界记录。⑤国库券年年增量发行,新债还旧债循环,财政赤字越来越大。⑥不停地引进外资,内债外债一起上。⑦财政支出的教育、医疗、养老等公共福利比重不断下降,腾出资金全都用于投资,使GDP结构长期失衡。……可见,中国的GDP“奇迹”归根结底是靠烧钱!靠烧钱造出GDP的高速度!

    (二) 吊诡的是,GDP的增长并不表示财富的增长!经济发展的高速度并不等于高效率!市场改革派人士硬说市场经济比计划经济更有“效率”,其实是个弥天大谎! 

    (1)作为衡量经济发展速度指标的GDP,只要肯烧钱,就可以把它搞上去,但不一定会增加社会财富。比如,只值50万元的房子,完全可以人为地把它炒到500万、1000万,甚至更高,虽然GDP是上去了,财富其实并没增加,房子还是那套房子。把马路挖开再填上,再挖开再填上……,GDP也上去了,但财富并没增加。有个笑话更是生动描绘了GDP与财富的关系:甲与乙对赌,甲要乙把一堆屎吃了,给了乙100万;乙也要甲吃下一堆屎,也给了甲100万,两人这一赌,GDP增加了200万,但财富增加了吗?可见,用GDP作为衡量经济发展速度的指标,本身就十分荒唐!这个指标的设计者本人就承认,当初设计时就知道有不少“缺陷”。它是以市场价格来计算投资、外贸、消费,所以只要炒高市场价格,GDP就上去了,财富却不一定真的增加了。2009年中国房价猛涨,与为了实现GDP的“保八”目标不无关系。市场改革派人士为了伪造市场经济的“优越性”,不惜用荒唐的谬论来搞忽悠,用心险恶!中国官场为显示“政绩”而热衷于用GDP争抢乌纱帽,长期浸淫于这种荒谬的游戏而乐此不疲,其恶果已经越来越明显!

    (2) 市场改革派人士为了推销市场经济,还不惜偷换概念,把“速度”偷换成“效率”,靠撒谎来搞忽悠,卑鄙透顶!衡量经济发展速度的指标是某一时期的GDP与上期比较的增(减)率。而效率的概念是指生产同一产品所消耗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之多少,是用“投入—产出”指标,或资本利润率、回报率等指标来衡量的。 

    改革开放搞了市场经济,看起来GDP发展速度很快,蛋糕越做越大,满眼的高楼大厦、高速公路、广场、大马路、消费品琳琅满目……,但经济效率其实并不高,反而低于计划经济时期!原因在于投入的增长速度大大超过产出的增长速度!但市场改革派人士从来不敢说投入的增长规模,只讲产出的成果,只讲“改革开放取得了……成就”,闭口不谈这些成绩是花了多大的投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得来的!笔者曾于 2006年框算,1979—2005年全部银行贷款、财政发行的国厍券、引进外资实际投资数、股市集资数相加的总投入,比1956(第一个五年计划起)— 1978年的银行各项贷款、财政固定资产投资相加的总投入一共增长了150多倍,而1979—2005年的总产出比1956—1978年的总产出只增长了 50倍。投入的增长是产出增长的3倍多,按照改革开放后的投入规模,如果用计划经济来搞,可以造出3个现在这样的中国!数据证明,市场经济的效率根本不如计划经济! 

    2006年1月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和清华经管学院几位著名经济学家组成了两个独立小组,同时进行1978—2005年资本回报率的课题研究,半年后分别公布其研究结果,各自描述的二张资本回报率的曲线图清楚地显示:改革开放后的27年里,资本回报率没有一年超过1978年!这是市场经济改革的主流派自己发表的研究成果!

 

    2008年发生全球经济危机后就更不用说了。2009年GDP增长8.7%,即使不算4万亿元的救市投入,仅新增银行贷款这一项就高达9.6万亿元,而GDP只增加了2.67万亿元,差不多用4元钱贷款元才产出1元,“效率”也实在太“高”了点!更可笑的是,在2.67万亿元净增的产出中,仅房地产业就“贡献”了2.2万亿元,占净增GDP的83%。其中全国土地出让金收入,即光靠卖地的收入就是1.6万亿元。这是没有成本的自然物,并不是劳动创造的财富,却占了净增2.67万亿GDP的23%!这就是市场经济的“效率”!呵呵!

    整个计划经济时期的银行货币供应量M2的年均增量约200多亿元,增长率在10—14%之间,与当时的经济增长速度基本一致。改革开放后,货币净投放的发行规模1981年还只有50亿元,到2007年则高达3300亿元,增长66倍,这种原始货币发行经过乘数放大,派生出的货币供应量,1981—83年M2年均增量就变成400多亿元,84—89年则猛增为1500多亿元,90—93年还控制在数千亿元,94年开始过万亿元,到2001年年均增长量为1.51亿元,2002年突破3万亿元,2007年达5.19万亿、08年7.17万亿、09 年9.37万亿元。30年来货币供应量平均增长速度是31.5%,个别年份甚至超过40%,而GDP)

    2009年中国GDP达33.54万亿元,是1978年3645.2亿元GDP规模的92 倍。但同期,广义货币供应量M2却从1978年的859.45亿元增长到2009年底的60.62万亿元,增长705倍;狭义货币供应量M1从1978年的212.03亿元,增长到2009年底的22万亿元,达到1037倍。大幅高出同期GDP和物价CPI增长之和。大规模地烧钱,导致M2与GDP之比连连上升,到2009年达到181%,这一比例在1978年只有23.6%。可见,GDP的高速度,其实并不是创造财富的高速度,而是烧钱的高速度!通货膨胀的高速度!它让人民币高速贬值,钱变得越来越不值钱!30年来人民币贬值年均速度高达20%以上,远远超过GDP增长速度!据专家计算,30年前的1万元,相当于现在的27—28万元,这样的GDP高速发展有意义吗?

    铁的事实充分证明,市场经济只有速度,并没效率,它的效率与计划经济相比,不仅没提高,反而是大大下降了!吹嘘市场经济比计划经济更有“效率”,完全是扯淡! 

    这个道理其实不难理解,因为计划经济时期,我国既无内债又无外债,也没有股票集资、商业信用,建设资金主要靠银行的流动资金贷款和财政的固定资产投资,以及企业少量的发展基金。国民收入的再分配,又是先安排老百姓的生活、文化教育、卫生医疗等公共福利的需要,剩下的积累,才以“有多少钱办多少事”的原则来安排建设项目。资金来源的渠道不多,所以,经济发展速度会慢一点,但经济效益并不差,效率很高,没有浪费或很少浪费。只是资金少蛋糕做不大,给人“效率不高”的错觉,其实不是效率不高。蛋糕大小是数量问题、速度问题,蛋糕质量的好坏才是效率问题,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即使讲发展速度,计划经济其实也并不比市场经济慢多少,只是蛋糕做得没有靠烧钱烧得那么大,才给人计划经济“速度慢”、不如市场经济的错觉。据2007年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英国科学家所收集的1978年以前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统计数据显示,1966年至1976年文革期间,工业生产一直保持了平均每年超过10%的速度增长。其中,1966年国民生产总值年均递增10.7%,只有 1967、68年稍有减少,分别递增9.8%和9.9%,到了1969年递增16.9%,1970年递增19.4%。《金融时报》认为上个世纪全球最大规模、最成功的工业化,其实是在中国,而同期世界的增长速度是3%。现在“保八”都这么费劲,竟然还不如“国民经济崩溃时期”,呵呵!呵呵!呵呵呵……! 

    (三) 市场经济只有速度、没有效率,许多人可能还看不清楚。但市场经济没有公平,则是显而易见的了!对此,市场改革派只好用“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口号来推销市场经济。意思是,先把经济搞上去,把蛋糕做大,以后再来解决公平。但这句口号却无意中“走了光”:“兼顾公平”的兼顾二字,恰恰说明市场经济本身是没有公平的,如果市场经济本身有公平,何必还要“兼顾”?何况市场经济连“效率”都没有,“兼顾”又从何谈起? 

    市场经济作为资本剥削的载体,资本剥削的本身就是表面的“公平”而实际不公平的市场交易,资本家付出的货币资本(工资)与劳动者创造的实际价值是一种不等价的交易,这就决定了市场经济的初次分配都是不公平的!这表明,资本剥削本身就是制造不公平的机制,这种不公平正是市场经济的灵魂!初次分配的不公平经过资本积累规律、劳动者贫困化规律、“马太效应”规律的演绎,造成贫富分化,成为贫富悬殊的源头!吴敬琏等市场改革派把贫富悬殊的根源归咎于权力腐败和国企垄断,这种忽悠水平也实在太差了点!西方发达国家并没有中国那样的权力腐败和国企垄断,但贫富差别照样在不断扩大。事实是,只要存在资本剥削,市场经济就无法消除分配不公的贫富对抗!所以,市场经济本身永远也不可能“兼顾”公平!“兼顾公平” 的机制只能在市场经济以外去寻找!

 

    四、市场经济要靠社会主义元素才能生存

 

    分配的不公平,到了一定程度,必然会发生动乱,表明这个社会是不合理的社会!

    人类社会自原始共产主义瓦解后就出现了不平等、不公平,从此不同程度的动乱也就没有停止过。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的不公平是超经济的强权力量造成的。资本主义的不公平却是在“公平交易”、“公平竞争”、“凭真本事”的名义下形成的。所谓的“公平交易”、“公平竞争”、“凭真本事”是建立在默认人的体力、脑力存在天赋差别的基础上的,看上去很“公平”,其实是资产阶级法权!立足于强势者的立场,本质上就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由此形成强势者剥削压迫弱势者的格局,当弱势者的承受力达到极限时,就爆发动乱、革命。 

    市场经济承载着资本剥削的使命,用这种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把弱势者一步步逼到造反的境地。按照马克思的说法,资本主义出现总危机,意味生产关系已经容纳不了生产力的发展,资本主义的丧钟就该敲响了。但是,时至今日,资本主义的丧钟还没敲响,依然在“蓬勃”发展。有人据此以为资本主义很有生命力,生命力还很旺盛,认为资本主义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比计划经济有着更大的“优越性”。这是很大的认识误区!

    事实上,资本主义之所以还能“蓬勃”发展,并不是市场经济有多“优越”,而是资本主义引入了社会主义的元素,弥补了资本剥削和市场经济的致命弱点,从而缓解了社会阶级矛盾,才得以苟延残喘地生存与发展。这不是“生命力还很旺盛”,而是外强中干的“虚胖”!市场经济周期性的危机一次比一次强烈,拯救难度一次比一次大,便是证明! 

    (一)市场经济是为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经济形式,它作为资本剥削的载体,只有虚假的“公平” 交易,并无真正的公平机制。不公平的分配最终会导致资本主义的灭亡,为了挽救这种下场,资本主义国家不得不在国民收入的再分配领域引入社会主义元素,即西方国家普遍采用的高税收、高福利政策。通过高额累进税制,向获取利润越多的富人征收越高的税收,再以各种社会福利的形式给穷人或全体社会成员享用。这种 “劫富济贫”的拯救措施,其性质乃是一种社会主义的元素,而不是资本主义与生具有的天然细胞!许多人把这种社会主义元素误认为是资本主义本身的“优越性” 而大加赞赏,完全是张冠李戴的误解!市场经济只讲“按资分配”,哪来的高福利?所以,高福利并不是市场经济自身的机制,而是在市场经济以外引入的社会主义分配机制!虽然高福利的社会主义元素并没有消除资本主义的弊病,也不可能挽救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命运,但这种社会主义元素却缓和了资本剥削的分配不公矛盾,才使资本剥削及其市场经的载体能够苟延残喘地继续生存和发展下去。这就是“资本主义仍在蓬勃发展”“很有生命”的实质问题!即使如此,西方国家的富人至今仍然在抵制高税收高福利政策,认为它是在养懒人、削弱企业发展的能力。 

    (二) 资本主义之所以还在“蓬勃”发展,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在许多领域引入社会主义的“公”字当头的理念和机制,并加以制度化。如“公共”财政、“公共”福利、 “公共”秩序……,在涉及公共利益的许多领域,强化“公共”意识,遏制私欲的膨胀。虽然这不是搞公有制,也不是“与传统私有观念决裂”,但达到了一定程度的“兴公抑私”效果。这是与资本剥削的“私”字当头、与市场经济无限度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贪婪本性“对着干”的社会主义元素,弥补了资本剥削和市场经济的部分弊端,缓和了许多社会矛盾。例如: 

    ——西方国家虽然允许发展私人企业,但不许污染环境、破坏资源。规定了各种环保措施,违反者严加惩处。有的国家矿产丰富,为了保护环境却不许开采;有的规定砍掉一大棵树,必须同时种上一棵小树,以保护自然环境……。这种“公”字当头的措施,有效地阻止了市场经济的无度发展,保护了资源环境的公共利益,难道这不是社会主义元素吗?

    ——企业的社会责任越来越成为公共利益的关注焦点,使许多浑身铜臭的资本家逐渐演变成担负一定社会责任的现代企业家,这对遏制资本剥削、维护员工权益、改善社会公共利益,发挥了越来越大的积极作用。这种企业社会责任,其实已经蕴涵了社会主义元素,与追求利润最大化生产目的是冲突的,所以,它也不是市场经济自身的机制。

    ——社会福利政策越来越成为多党选举的重要内容,为了多拉选票竞选执政,各党派即使明知养懒人,也不得不对穷人承诺改善社会福利,不敢轻易削减社会福利支出,这就改善了资本剥削的分配不公,缓和了社会矛盾。这难道不是社会主义元素?

    ——“纳税人”概念深入人心,“纳税人的权利”越来越受尊重,这对保障“纳税人的钱”都为纳税人服务奠定了良好的基础,避免发生滥用纳税人的钱建造豪华办公大楼、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务车开支高达几千亿元等荒唐事情的发生。“公仆”的办公楼、办公设施简陋,公款招待寒碜,公务用车严格管理,公款旅游杜绝……。公共财政避免了建设型财政的公权私有化等弊病,有效地抑制了官场腐败。这种纳税人的权利,其实就是人民当家作主的一种表现,这恰恰是一种社会主义的元素,起到了缓解资本主义社会矛盾的作用。

    ——西方国家虽然保护私有财产,但私有权利必须以不损害公众利益为前提。比如,私人建房、装修,并不是私人想怎么干就能怎么干的,它涉及公共环境、水管、电线等,必须事先向政府部门申请修建许可,提交修建方案,事后还要受政府检验,合格才能使用。虽然公民的个人权利受法律保护,但公共利益更不得随意侵犯!这种公众利益高于私人权利,恰恰就是社会主义的元素,有效地维护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公共秩序和公共道德。许多人误以为西方国家很“自由”,其实不然,个人行为受公共利益约束的不自由规则相当多!西方国家有民主、也有言论自由、经营自由、竞争自由……,但也有许多不自由,比如,不能打自己的孩子等,尤其在涉及公共利益的领域,稍不注意就可能触犯法律。中国则相反,中国没民主,却很自由,可以自由吐痰、自由丢垃圾……。有权有势有钱人可以无视公众利益,自由盗取国有资产、自由侵占民众利益、自由公款吃喝玩乐……自由得无作非为、无法无天!

    ——舆论监督越来越成为民主的有效手段,尤其官员的言论行为越来越受到舆论的监督。在美国,官员接受礼品不得超过10美元,超过10美元,如不自掏腰包,就以受贿论处。新西兰总理因公务开车超速,立即遭受公众炮轰,只好公开道歉。警察违章停车,立即下岗……。这种公众意识、“公仆”老老实实接受“主人”的监督,难道不是社会主义元素吗?

    ……资本剥削、市场经济本身能有这些“公”字当头的社会主义理念和机制吗?

    由此可见,资本主义之所以还能“蓬勃”发展,其实靠的正是“公”字当头的社会主义理念和机制!这些“兴公抑私”的理念和机制,不仅不是资本剥削、市场经济自身具有的,而且恰恰是与之对立的。正是市场经济从自身以外引入这些社会主义元素,在很大程度上平衡了资本剥削和市场经济的种种罪恶,才缓延了市场经济垂死挣扎的命运,如果没有这些社会主义元素,资本主义其实早就完蛋了。但是,许多人恰恰把这些社会主义的元素当作是资本主义的“优越性”,完全是一种错觉!

    (三) 正是这种错把社会主义元素当作资本主义的“优越性”,结果误导了中国的改革开放走上一条历史倒退的死路。本来,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已经有了一套较为完备的社会福利制度,公字当头,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资源环境受保护,斗私批修,没有市场经济的乌七八糟现象……,这些正是西方国家为拯救资本主义而逐步在吸纳的社会主义优越性,恰恰被改革开放全部丢弃,反而去羡慕、仿效资本主义腐朽没落的东西,而且还是最原始、最落后的旧东西。把市场经济的高速度误作“高效率”,恢复资本剥削,制造分配不公和贫富分化,取消原来的社会福利待遇,即使保留了一部分,也被压到最低水平,形成新的“三座大山”……,使中国成为世界最不公平的国家!整个改革开放在学习西方国家的过程中,该学的都不学,不该学的反倒全盘照搬,完全走错了方向,走了一条历史倒退的歧路!西方国家在维系资本主义的基础上,正在逐步引入社会主义元素给资本主义脸上贴金,越来越明白只有吸纳社会主义的理念和机制才能拯救资本主义。而中国却反其道而行之,把已有的社会主义优越性统统丢光,反而去捡拾资本主义的历史垃圾,这哪是什么“社会进步”?明明就是在自找死路!竟然还自我感觉良好,以为只要把GDP搞上去,成为经济大国、强国,有资格说“不”,就是振兴中华了?简直是笑话!

    这种状况,令许多去过西方国家的中国人不禁感叹:“原来他们比中国还社会主义啊!”“真正的社会主义原来不在中国,而是西方国家!”为此,许多中国人羡慕、向往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想方设法移民、定居西方国家,虽然许多人并不真正了解西方国家究竟好在哪里?资本主义的“优越性”本质是什么东西?但这种移民举动反映了资本主义国家真正有吸引力的东西,其实就是那些社会主义元素!西方国家只不过吸纳了一部分社会主义元素,就产生了如此的吸引力。中国却慷慨地丢弃社会主义,导致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只要有办法,宁愿漂泊海外,也不想在国内。在号称“社会主义”的中国没有社会主义,反而在资本主义的国家可以找到社会主义的元素,这可真是一种红色幽默!呵呵!

    五、市场经济必然导致人类的灭亡

 

    作为资本剥削载体的市场经济,除了GDP速度快一点,调节资源配置比较灵活一些,其他方面实在毫无可取之处!中国的市场改革派人士吹嘘了30年也没吹出什么道道,凡吹得出来的,却全是经不起辩驳的谬论!虽然市场经济现在还有它的发展空间,还没到灭亡的时候。但是,如果不在它灭亡之前,用别的经济形式取而代之,那么,真到了市场经济灭亡之时,也就是整个人类的灭亡之日!此话绝非危言耸听,因为市场经济先天身患二大绝症,而且都没有免疫力,其灭亡的命运是迟早的事,只是它强迫整个人类作为殉葬品,实在可恶!对此,不妨对市场经济的二大绝症作一确诊:

    市场经济先天没有公平的机制,这是市场经济承载资本剥削的使命所决定的第一个绝症。虽然引入社会主义元素后缓解了分配不公的矛盾,但矛盾毕竟没有根除,分配不公产生的贫富差别依然在扩大,只是扩大的速度有所减缓而已。随着资本规模的不断扩大,市场经济的蛋糕也越做越大,从国内做到国外,形成全球经济一体化;资本剥削也从国内剥削到国外,分配不公、贫富悬殊在世界范围也越来越严重。虽然这给市场经济提供了发展的空间,但它的发展空间只能越来越小,不可能越来越大,这表明资本主义的末日也越来越临近了。分配不公造成的贫富悬殊,是市场经济的致命绝症,它自身无法解决。无论经济如何发展,相对贫困化永远无法消除,贫富对抗总有一天会达到极限。没有公平、正义的社会,群体事件、恐怖活动必将越来越频繁,市场经济必定随着资本主义丧钟的敲响而崩溃!

    市场经济先天贪得无厌,这是市场经的生产目的所决定的另一个绝症。市场经济激活和膨胀了人性的贪婪之欲,以此作为推动经济发展的原始动力。“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圣经》语)。其结局必定如英国近代思想家霍布斯所说:“贪婪、好色、残忍的劣根性……一旦与无限的自由相结合,势必导致人类之间的互相危害与残杀。……一个放任人性自由的社会,必然是一个无比邪恶的社会,是一个人与人互相侵犯和争夺不已的社会,是一个不和谐不安宁的社会。”这样的社会,必将把整个人类变成最残酷、最邪恶的动物!

    ——为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市场经济,本质上就是对自然资源和劳动力资源的无限度争夺。当今社会的市场经济,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替代战争的手段而成为直接争夺自然资源和劳动力资源的工具。对劳动力资源的争夺,必将带来更严重的资本剥削,造成更为悬殊的贫富差别。对自然资源的争夺,必将加速资源的枯竭和环境的污染。即使科技越来越发达,不断创造再生资源和替代资源,那也总有枯竭的一天。资源越来越枯竭,人类岂能不灭亡?难道真的能靠征服其他星球、用其他星球的资源来满足地球上的人类之需要?

    ——市场经济的发展归根结底要靠资本堆积(流动性),这既为市场经济的发展提供了资本来源,同时又为经济危机埋下了祸根。流动性过剩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不拼命烧钱,GDP就上不去!所以,市场经济所玩的GDP游戏,玩到后来已经不再是创不创造财富的问题,而是成了玩货币、玩泡沫、玩风险。从玩风险中获取“泡沫化财富”,再从进一步吹大泡沫过程中“化虚为实”。GDP也不再完全代表财富,越来越成了一种货币现象。流动性过剩越突显,经济泡沫就越大,经济危机也就越严重。为了不让泡沫破裂、或延缓破裂,只能增加货币供应量,而货币供应量的增多,又加大流动性过剩。流动性过剩越严重,泡沫就越大。货币供应量、流动供过剩与泡沫之间已经形成“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又添水”的恶性循环。这是一道无解的方程式,最后只能以经济的崩溃宣告结束。2008年发生至今仍在延续的世界经济危机已经明显与1929年的危机不同,流动性过剩引发的经济危机所造成的破坏程度比生产过剩的危机更严重,波及范围更广,拯救的难度也更大。完全可以断定,未来的周期性危机必定越来越不可收拾,总有一天市场经济会彻底崩溃!

    ——市场经济追求利润最大化,实质是追求人性贪婪的最大化,追求人性恶的最大化。它崇尚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只讲“成者王、败则寇”的“公平”竞争,为此可以不择手段,把好人都变坏人,把所有的人都变成金钱的奴隶。无论富人、穷人都生活在金钱的统治下,永远生活在“钱不够”的压力中,体力、精力永远处在“活得累”的生存状态中。人人心态浮躁,个个承受“拼命赚钱”的煎熬,永世不得安宁。穷人想变富,富人想更富;穷人变富人后,又反过来去压榨穷人,人类社会陷入万刼不复的恶性轮回中。

    ——贪得无厌的市场经济先天不含精神文明的基因,不断突破道德底线、挑战法律约束是它的本能。它造成人类社会物欲横流,追求肉欲、感官的满足,道德沦丧,精神空虚、颓废,人性堕落、扭曲、变态……,各种稀奇古怪、乌烟瘴气、乱七八糟、匪夷所思的社会乱象永远穷出不尽、没完没了。最终毁灭人类的精神家园,把人类变成不分美丑、不辨香臭、不知善恶、不识荣辱……的怪物。

    ——为利润最大化生存的市场经济,只要有利润空间,什么伤天害理、泯灭人性的事情都干得出来!无论中外,概莫能外。有害食品、毒奶粉、问题疫苗、转基因粮食……此类恐怖事件必将越来越多,更隐蔽更有毒害的“科技成果”也必将越来越新奇。市场经济的“不断创新”带来了越来越严重的污染环境、自然资源的浪费和破坏,造成生态失衡,气候异常。地震、海啸、火山爆发、洪水、干旱、冰山溶化、雪崩……各种自然灾害越来越频繁。最后的结局,人类不是自毁在市场经济的“科技进步”、“高速发展”之中,便是灭亡在市场经济破坏大自然的惩罚之中!二者必居其一,这就是人类的命运!

    ……市场经济的鼓吹者只顾推销市场经济,从不告之市场经济先天患有的绝症。目的是让人类失去理智,以便从中谋取私利。所以,市场经济的鼓吹者是人类的死敌!

 

    六、人类的唯一出路

 

    市场经济绑架了整个人类,如何解救?出路何在? 

    (一)为了延续市场经济苟延残喘的生命,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纷纷为医治市场经济的弊病,开出了令人眼花缭乱的药方,什么“均衡理论”、“制度创新”、“国家干预”、“货币主义”、“自由主义”……,形成五花八门的流派,挖空心思搞些“中看不中用”的图表、曲线、方程式、数学模型……。其实,全是在瞎掰!他们回避市场经济的体内病根,绕开它的绝症,只研究体表现象,完全是瞎子摸象的伪科学!仅仅根据体表症状,调节一下税收、利率、汇率、外贸、投资、消费、CPI、GDP……,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充其量不过是缓和一下体表的病状。所以,直到现在,市场经济还是在周期性地在发烧、发冷,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所有“经济学家”对此措手无策,即使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也只能干瞪眼。 

    1929年的世界经济危机已经表明市场经济的“无形之手”,不仅制造了危机,而且也无法靠这只“无形之手”自己来挽救危机,最后不得不靠凯恩断的“国家干预”度过了危机。2008年发生的全球经济危机,却连凯恩斯那种国家干预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只好使用“柠檬社会主义”的手段来拯救危机。“柠檬社会主义”(1emon socialism)是指政府采用部分国有化的方式直接干预市场,以拯救本应破产的企业,用纳税人的钱对深陷危机的企业直接注入资本,使其免遭破产倒闭。向破产企业注资的钱,本应用于穷人的教育、医疗、养老等公共福利,政府却用来收购不良资产使其部分国有化,这是用穷人的钱在拯救富人!恰恰与高福利政策的社会主义元素完全相反,但它是搞国有化,名义上也是一种“社会主义”,所以称之为“柠檬社会主义”。政府在这次危机中的角色竟然也发生了根本的转变,俨然以“超级大公司”的姿态介入市场,这不仅说明市场经济已经病入膏肓、气数将尽,市场经济根本无法依靠自身的“无形之手”解决危机,不得不求助政府的力量,甚至不得不用假冒的社会主义来医治,而且也表明资产阶级及其伪学者已经江郎才尽,根本拿不出好办法医治市场经济的绝症,只能靠牺牲穷人的利益来延缓市场经济的寿命。

    (二)其实,早就有高手准确地诊断了市场经济的绝症,并开出了医治的良方。这位高手就是马克思!马克思深知人类社会的最大矛盾不是经济不够发达,而是不公平!他准确地诊断出市场经济的天先绝症,病根在市场经济所承载的资本剥削身上,为此,他剖析了资本剥削的秘密,找到问题的要害是资本剥削只有表面的“公平”,实际却不公平!而表面“公平”实际不公平的资本剥削之所以能够大行其道,原因又在资本剥削的载体——市场经济身上!因为劳动力这个特殊商品先天具有增殖自身价值的功能,货币资本通过市场经济“等价”购买劳动力,可以掩盖资本无偿占有剥削剩余价值,把表面的“公平”变成实际的不公平,

    表面“公平”实际不公平的现象,马克思把它称之为资产阶级法权。它是指,人类本来是天生平等的,每个人对自然资源都有平等的天然权利,但是,每个人的体力、脑力却又是天赋有差别的,所以每个人获取自然资源的过程和结果,实际上是不平等的。这种不平等,就是表面“公平”实际的不公平,它导致人类社会弱肉强食,形成丛林法则,并把强势者统治弱势者当作“合理”现象。市场经济所承载的资本剥削,就是强势的资本压榨弱势的劳动者,把表面的“公平”变成实际的不公平,所以这是一种资产阶级法权。

    据此病理,马克思开出的医治药方,“对诊下药”下在资产阶级法权上,就是要把表面“公平” 实际的不公平,变为真正的实际公平!这就是消灭资本剥削,建立共产主义!毛主席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就是按照马克思的药方试图消除决资产阶级法权。在共产主义社会,不管人的体力、脑力有多大的天赋差别,每个人都对自然资源具有同等的权力!不再存在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强势者再也不能欺压弱势者,人人都以“按需分配”的原则,可以获取自己所需要的一切,这是真正公平的人类社会!在共产主义社会,物质极大丰富、人的思想觉悟极大提高,与私有观念已经决裂,人人自觉劳动创造财富,把劳动当作生活的第一需要,而不是谋生手段。所以,共产主义才是全人类彻底解放的社会!

    (三)对此,马克思提出实现共产主义必须具备4个条件:消灭私有制、消灭一切剥削制度、与传统私有观念决裂、在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的过渡时期(社会主义阶段)实行无产阶级专政。4个条件缺一不可!为了创造这4个条件,自1917年俄国举行“十月革命”后,世界上有13个社会主义国家作了尝试,这是试图挽救人类的伟大创举!遗憾的是,除了个别小国,其他国家都先先后后失败了,包括中国,又重新回到了资本主义。中国本来是不该发生这种悲剧的,因为毛主席太英明了,早就采取了防修反修的措施,可惜下药欠猛,毒瘤未切干净,以至旧病复发。本想每七、八年动一次手术,但老人家不可能亲自动刀了。这反映了市场经济的绝症具有很顽固的特点,即使动了手术,也还会反复发作,还会重新长出新毒瘤。资本主义的复辟,也表明实现共产主义的艰难性,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成功。

    (四)其实,共产主义能不能实现,归根结底取之于人类自己有没有决心去实现。有决心,迟点早点总会实现;没决心或决心不大,共产主义就可能变为空想,成为乌托邦。而决心有没有、决心大不大,最后取之于人类的善恶之争究竟是善胜恶?还是恶胜善?说到底就是人性问题!人是具有善恶双重人性的动物,而市场经济是以人性恶为原动力创造财富的经济形式,自身不含人性善的基因,扬恶抑善是它的本能。市场经济越发展,人性恶越膨胀,贪婪之心越不满足。但人的幸福并不取之于财富的多少,有时反而财富越多越痛苦、越无幸福感。从人类的整体角度看,人类的幸福其实取之于社会的公平与否、正义与否,而不是物质财富的多寡!然而,人的贪婪、残暴、色欲等恶性,难以抗拒物质的诱惑,而市场经济恰恰能满足人性恶的需要,它就象《圣经》中说的魔鬼,只要肯出卖灵魂,什么都能予以满足。因此,为了满足贪婪、满足人性恶的自由选择、自由发展与膨胀,人们对市场经济充满贪恋之情,把它看作是最好的经济制度,宁愿承受市场经济的种种罪恶,还是乐意在它的污泥混水中淌,心甘情愿把自己的命运当赌注,在市场经济的大赌场里“潇洒走一回”。就象嫖娼卖淫被社会普遍接受后,即使明知可能会染上爱滋病,也不愿意放弃感官的享乐,反而认为性交易很“合乎人性”一样。而且,人类一旦长期浸淫于市场经济的陷阱中,就会适应人性恶,对人性恶产生精神麻木。即使身受市场经济的祸害,充其量也只是就事论事地批判一通,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更不愿意触及市场经济的绝症,甚至拒绝“对诊下药”的治疗。以至市场经济的绝症反复发作,能在苟延残喘中继续生存。

    共产主义是医治市场经济绝症的最佳药方,但它扬善抑恶,不合人性恶的需要,所以,总是遭到恶人的抵制、反对和攻击。这与基督来到人世是为了拯救人类却被恶人钉在十字架上一样,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也未必有好结果。好心没好报是人类常犯的错误!

    共产主义既是人类光荣而艰巨的伟大事业,也是完全可以实现的美好理想。如果说共产主义也是一种信仰,它与宗教信仰不同,宗教信仰只追求个人死后上天堂、去极乐世界,而共产主义则是实现全人类的公平、正义!共产主义其实比任何一种宗教信仰都伟大!

    (五)辩证法表明,任何事物都有它的发生、发展和灭亡的历史过程。人类,作为千千万万物种之一的高级动物,也无法逃遁自身的发生、发展到灭亡的自然规律。那么,已经生存了200多万年的人类,最后将会通过什么方式、什么途径灭亡呢?

    适者生存、肉弱强食是地球所有生物的生存法则。动物界虽然通行肉弱强食的丛林法则,但所有动物都是吃饱了就不再吃了,不会贪得无厌地占有自然资源,这种肉弱强食不会破坏地球的生态平衡。人类在私有制出现之前的200多万年里,虽然与其它生物之间也存在肉弱强食的关系,但在人类内部实行原始共产主义的分配方式,并不存在肉弱强食的问题,人类自身的需求又是有限度的,没有无限度地向自然索取,所以整个地球的生态是平衡的。自从出现私有制后的几千年,即人类自称的“文明史”以后,人类便开始打破自然的生态平衡了。虽然在漫长的自然经济和短暂的计划经济时期,地球的生态还能保持基本的平衡。但市场经济主导人类的物质生产以后,无论在人类内部,还是与外部的其它生物之间,肉弱强食的生存法则被强化到极端,人类向地球索取自然资源的贪婪之欲达到了不可遏制的程度。这种状况虽然只有二、三百年的历史,但所消耗的自然资源,却超过人类前200多万年所消耗的总和。这种贪婪的“经济繁荣”、“科技进步”继续发展下去,地球还能保持生态平衡吗?

    据此趋势,可以断定,如果人类不能实现共产主义,那么,人类必将被市场经济绑架、通过市场经济的方式和途径走向自我灭亡!从人类历史的长河看,虽然市场经济在一定历史阶段,可以带来前所未有的“经济繁荣”、“科技进步”,但最后的结局,恰恰是这种“经济繁荣”、“科技进步”,才加速了人类的灭亡!这种“科技进步”、“经济发展”,其实并不是人类的进步,而是灭亡前的疯狂!也就是通常说的:“上帝要你灭亡,先让你疯狂!”

    所以,一切的一切,就看人类自己的选择了,究竟是为共产主义的信仰奋斗?还是随市场经济的最后崩溃而灭亡?这种选择的本质就是人性善与人性恶的斗争!是公平、正义与邪恶的斗争!

【本文来自】:求是论坛(http://bbs.qstheory.cn/) 【详细出处参考】:http://bbs.qstheory.cn/bbs/thread-2785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