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吃家 pdf:外佣居港权风波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2/10/05 17:07:23

外佣居港权风波

与其扬汤止沸 何不釜底抽薪

东方日报正论 2011-10-27

外佣居港权官司一案,港府兵败如山倒。高等法院昨日拒绝当局提出暂缓执行外佣居港权申请,令港府希望集中精力处理上诉的如意算盘落空。种种迹象显示,港府正在打一场毫无胜算的司法战争,此案拖得愈久,对港府愈不利,社会内耗愈大,摆在港府面前的唯一出路,就是尽快提请人大释法,一锤定音,平息争议。

高院早前裁决「入境条例」违反《基本法》,令逾十二万名合资格外佣获得申请居港的权利,计及家庭成员,估计有高达五十万人有资格申请居港,这对弹丸之地的香港来说,可谓不可承受之重。港府作出两手准备,一是向法庭申请暂缓执行,一是加快上诉程序,期望在终审法院挽救败局。可惜,这个如意算盘根本打不响,若不当机立断,势必一败涂地。

事实上,外佣居港权争拗的焦点,在于《基本法》第二十四条关于外籍人士拥有居港权定义不够清晰,引起争议,由于修改《基本法》关隘重重,费时失事,提请人大释法是最快捷可行的办法。因此,港府企图以行政手段延缓处理居港权申请,治标不治本,即使此案上诉至终院,亦会出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无论判决结果如何,争拗必然还会持续,何况港府根本没有胜算。与其扬汤止沸,何不釜底抽薪,立即提请人大释法才是根本之策,继续拖拖拉拉,只会自讨苦吃。

其实,港府并非不知道提请人大释法才能解决问题,之所以犹豫不决,除了寄希望于终审,也担心释法会引起泛民的非议。不错,释法兹事体大,一定要慎之又慎,非到万不得已,决不可轻易使用,但就外佣居港权官司而言,事关重大,影响深远,也是本港无法独力解决的问题,完全符合提请释法的条件。

过去,香港曾多次提请人大释法,解决了困扰香港的几项重大难题。早前的「刚果案」,因事涉外交领域,更是由终审法院主动提请人大释法。事实证明,人大释法并不是甚么洪水猛兽,而是保障香港法治的最后一道屏障,动辄批评人大释法会影响香港法治,如果不是出于无知,就是出于偏见,甚至出于不可告人的政治动机。

人大释法有一个重要标准,是否符合香港整体利益,是否符合大多数港人的意愿。不同的民意调查均显示,大部分市民反对外佣居港权,有的调查显示反对者高逾九成,足见民心向背。前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表示,港府迟早要提请人大释法,而港澳办主任王光亚早前也认同以释法解决问题。既然民意支持释法,中央政府也愿意配合,港府为何仍在瞻前顾后呢?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外佣居港权风波闹得满城风雨,早一日释法,早一日安宁。回归以来,由于港府优柔寡断,香港陷入各种政治及司法争拗的泥沼难以自拔,不断沉沦,香港再也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芒刺在我眼 焉能待高秋

黄台之瓜,何堪再摘,闹得满城风雨的外佣争取居港权官司,港府接连败北,继上月底高等法院裁定「入境条例」违反《基本法》后,昨日高院又拒绝港府提出的暂缓执行外佣居权申请。种种迹象显示,即使港府上诉至终审法院,也难有翻盘的胜算。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尽快提请人大释法,才是解决问题、平息纷争的唯一途径。

多个民调均显示,大部分香港人反对外佣享有居港权,这并非否定外佣对香港的贡献,也不是狭隘排外主义,而是香港乃弹丸之地,根本容不下数以十万计外佣及家眷在此定居。近来,不少团体纷纷发起反对外佣居港游行,就是担心大量外佣定居会影响就业市场,而每年额外增加的医疗、教育、房屋、社会福利等各方面公共开支,更是难以估计。

面对大量外佣涌港的危机,港府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全无章法,完全处于被动捱打的状态。加上一些搞风搞雨的政客混淆视听,声称不是每个外佣都会申请居港,入境处亦可以行政手段控制居港权申请云云。其实,这种说法根本不值一驳,须知以行政手段控制居港申请必然会遭到司法复核的狙击,这正是政客最惯用的手段,而最终有多少外佣及家人申请来港定居,连他们本身都说不清楚。如果港府听信政客一面之词,迟早追悔莫及。

归根究柢,外佣居港权官司源于《基本法》有关条文不清晰,由于修改《基本法》关隘重重,费时失事,提请人大释法便成为最直截了当、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法。目前,社会基本上对释法已达成共识,正如前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指出,港府迟早要释法解决,而港澳办主任王光亚亦认同以释法解决问题。既然如此,港府为何还在瞻前顾后呢?

释法作为香港司法制度最后屏障,固然不应被滥用,但当香港遇到一些无法独力解决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又关乎香港长远利益时,提请人大释法便无可避免。过去,香港多次提请人大释法,解决困扰香港的难题,而早前的「刚果案」,更是由终审法院主动提请释法,可见释法并非甚么洪水猛兽,动辄批评释法影响香港法治,不是出于无知,就是偏见。

事实上,优先保障本地劳工,各地政府皆是如此。例如英国提出收紧外佣入境政策,不再允许他们申请永久居留权并限制其转工;台湾及新加坡亦推出各种措施限制外佣取得居留权。凡事皆爱援引外国先例的港府,为何不从中借鉴?再说,若外佣可享居港权,内地劳工及政府居港人员是否应一视同仁呢?是否应开放内地佣工呢?

说到底,外佣居港权风波之所以闹至如斯田地,全因港府碌碌无能、畏首畏尾,为无良政客提供可乘之机,他们惟恐天下不乱,利用各种机会制造混乱,将香港搅得周天寒彻,永无宁日。「芒刺在我眼,焉能待高秋」,早一日提请释法,问题早一日解决,社会早一日安宁。夕阳政府不能再拖泥带水,将这个烫手山芋抛给下一届政府。

雪地鸿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大状党一手炮制外佣居港权案,激起社会分化。好个烂果报,居然倒打一耙,指控反对外佣居港权的政党及组织夸大案件影响,挑动排外情绪,目的是为了在年底区议员选举中捞取选票及政治利益,并暗示大部分市民「种族歧视」。这分明是贼喊捉贼,大状党出卖香港利益,民望趴街,选情岌岌可危,烂果报为其解围,这才是真正的捞取政治利益。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烂果报歪理邪说本来不值一哂,但因此案涉及公众利益,有必要直斥其非。按照烂果报及大状党的逻辑,菲佣在香港工作就有资格成为港人,那么,若淫贱黎及讼棍家中聘请外佣,外佣是否可成为其家庭成员?每个人都有小家庭,香港则是七百万港人的大家庭,既然小家庭无法接纳外佣成为家庭成员,大家庭自然也不例外。

人权也好、平等也好,都不是绝对的,任何政府的移民政策都要平衡社会整体利益。香港曾是英国殖民地,理论上,香港人应该拥有居英权,但事实上,英国政府拒绝给香港人英国护照,主要原因是英国人担心容纳不下这么多香港人。以英国之大,尚且容不下香港人,而以香港之小,又如何可以容纳外佣呢?

要说歧视,英国、美国等西方国家可谓比比皆是,当年殖民地政府拒绝中国内地居民在香港从事家佣工作,便是另一种种族歧视。烂果报鼓吹要全盘检讨外佣政策,「把一些不合理、不合时宜的规限消除,让游戏规则更清晰及一视同仁」,那么,港府应该首先对内地家佣一视同仁,烂果报以及一众占据道德高地的人士会同意吗?

仁义道德当然好,可惜世上更多的是假仁义、假道德。宣淫贩贱的烂果报也讲起仁义道德来,总脱不了一股膻腥味。

评论员香桐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