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玻璃推拉门:箫声缭绕雪堂前——解读“雪堂箫声”之四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0/20 08:40:59
           晨曦初露,山谷寂静,一切事物仿佛刚从梦中醒来。东坡雪堂前的小溪汨汨流淌,声音听起来比昨夜更欢快、更动听。溪畔边的一棵杨柳摇摆着柔软的枝条,伸个懒腰,抖擞精神,迎接黎明。几滴露珠刚睁开迷朦睡眼,一阵风吹来,它们便摇摇欲坠,只听“嗒”一声,从柳条上滚落,与地面相接触,与阳光相映射,溅起万道金光。放眼望去,山花遍野,它们皆是半含朝露半含羞,散发出既馥郁又缠绵的幽香。
        一个娉婷的、长相极清秀的女子,执一支长箫,从山那边款款而至。只见她,身形颀长,一袭白衣。长发乌黑且柔顺。峨眉轻描,略施脂粉,肤色细腻白晰。一双秀眸大而清澈,流露出的神色似婴儿般纯净。
        她缓步向杨柳树走去,盈盈伫立于树下。清风吹起她的秀发,飘逸。风吹起她的裙角,飞扬。她凝望着青山,眼神时而欢愉时而忧郁,眉峰时而微蹙时而舒展……
        姑娘,你为何忧郁?是不是想,该走出这山谷,走向繁华的世间?还是在想念远方的人儿?
        姑娘,你眉头又为何舒展?是不是想到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不是自己所能应对,进而觉得山谷才适合自己?还是想到远方的人儿已有归期?
        这些都无从知晓。
        还好,忧愁在她身上并未逗留太久。当山谷的一切尽收眼底之时,当山那边飞来一只杜鹃,落在她肩头“唧唧”鸣叫之时,她侧头看了一眼鸟儿,眼神柔情似水。回过头对着遥远的、视线所能及的地方,莞尔而笑。这忧郁之绪在这一笑之间如云烟般散去。
        女子缓缓抬起握箫的手臂,朱唇轻启,一曲《追风的女儿》从中缓缓流出。一时间,箫声四起,在山谷的每个角落里回荡,每寸空气里流淌,每缕清风中迂回。箫声听来,悠扬圆润、回肠荡气,时而轻快如风,时而婉约如水,似乎在诉说着什么。杜鹃仿佛是通人性的,啼声更加婉转清脆。
        姑娘,你这箫声吹给谁听?是东坡雪堂吗?
        一曲终尽,山谷余音缭绕,东坡雪堂的小溪流得更加畅快了。女子缓缓俯身将洞箫放下,合着曲子的余音,合着杜鹃的啼鸣,迈开金莲,扭动着柔韧地腰肢,挥舞衣袂,舞动着青春,舞动着生命的奇迹……                                                   (原载2000年2月14日《黄冈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