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炉内循环风机:不要注射被外国人插手过的诡异的麻疹疫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偶看新闻 时间:2020/10/30 12:56:48
不要注射被外国人插手过的诡异的麻疹疫苗! 

    一、令人震惊的消息——2011年麻疹疫苗再掀波澜,矛头直指育龄妇女

 

    2011年,媒体披露,全国多个省市部署对大中专学校在校生进行麻疹疫苗注射。有地方称,在2011年到2012年期间,将按照自愿免费原则,为所有20-35岁育龄妇女接种一剂次麻疹风疹疫苗。

 

    我国已经成功控制住的儿童疾病,为什么突然要大规模给成年人注射疫苗,且特别针对育龄妇女?

 

    政协委员何新先生评论说:“有必要指出,毒疫苗所内涵的恶果,其实有些是要在许多年后才会逐步显现的,有些甚至是隔代显现的。而作为此次疫苗来源地的荷兰——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低调金融、石油和医药国家,这个国家不仅是上世纪50年代神秘的“比德伯格俱乐部”的发起国,自18世纪以来也是被共济会最早控制的主要欧陆国家之一。”

 

    “愿卫生部高抬贵手,不要强制人们注射诡异的外国加工麻疹疫苗————让多灾多难的中国人在当今这个风云诡谲变幻莫测的世界上,多多少少留下几个健康人的种子吧!

 

    去年陈竺先生曾经就麻疹疫苗注射问题对我做出三点明确的说明和保证:

 

    1)麻疹疫苗注射与卫生部对外国的承诺和义务无关,没有拿外国人的钱

 

    2)麻疹疫苗注射非强制性运动

 

    3)麻疹疫苗全部是国产的

 

    在适当时候,我将发表去年与陈竺谈话的录音记录。”

 

    二、算一算旧账,2010年麻疹疫苗风波回顾

 

    众所周知,麻疹的主要发病人群是儿童,而2010年我国对超过1亿儿童强行接种了被外国人处理过的麻疹疫苗。这次接种争议巨大,主要原因是,根据现行的国家免疫规划,孩子出生后共要进行两次麻疹类疫苗接种———8月龄时接种1剂次麻疹疫苗,18至24月龄时接种1剂次麻腮风疫苗(预防麻疹、流行性腮腺炎、风疹)——— 2010年的强化免疫则规定,“无论既往麻疹免疫史及患病史如何,凡无麻疹疫苗接种禁忌证的儿童,均接种1剂次(0.5毫升)麻疹疫苗。”

 

    王月丹博士认为,中国有严格的计划免疫措施,经过了完善的科学论证,而强化免疫是临时性补救措施,只在疫情严重时才考虑。既然原来的免疫计划很理想,去年又没有预测到麻疹的暴发性流行,大规模地强化免疫的理由令人生疑。

 

    2010年9月10日下午,卫生部部长陈竺先生专程拜访了对麻疹疫强化免疫苗持质疑态度的全国政协何新委员。何新委员指出:“今年初猪流感发生时,就有使用来自美国疫苗的患者后来死得很惨......国外也有许多人士包括欧盟卫生组织高层都有看法,认为H1N1是人工病毒。”在强调疫苗安全的基础上,何新委员表示,如果是用国产疫苗注射,他就通力支持。 

 

    2010年的麻疹疫苗注射以来,多数接种的孩子目前未发现不良后果,但也有极少数发生了疑似异常反应———包括因血小板减少症成了“玻璃人”,包括因脑病命悬一线,也包括死亡病例。

 

    三、2010年麻疹疫苗中的诡异现象

 

    2010年2月18日,比尔·盖茨在美国加州长滩市举行的TED2010年会上做关于碳排放的演讲,题目是《创新到零》(Innovating to Zero)。在讲话开始后4分30秒的时候,他说道:“目前的世界人口有68亿,并且正在上涨到90亿。现在,如果我们能在新型疫苗、卫生保健、生殖健康服务方面做一些真正超级棒的工作的话,我们也许能降低10%~15%的人口。”────这段话的亮点是,盖茨公开提到:新型疫苗可以作为一种降低世界人口的方法。

 

    9月5日,新浪网的“何新博客”转贴了北京大学免疫学系博士、北大医学部免疫学系副主任王月丹副教授 “希望立即澄清中国孩子是否可以选择自愿不接种神秘疫苗 ”一文。

 

    9月6日,被新浪网在卫生部的压力下关闭了“何新博客”。

 

    9月7日,卫生部计划免疫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流行病学研究室主任迮文远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公然声称:“大家可以放心,麻疹疫苗多打一针是没有坏处的,不会有什么坏处的,我们可以放手的打。我让广大群众放心的是,麻疹疫苗多打几针是没有害处,绝对是安全的。”——任何有医学常识的人,都不会说出疫苗“绝对安全”的话! 而中国卫生部的专家居然敢如此宣告!

 

    同样在9月7日,迮文远上午9点26分11秒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线回答问题时承认:“(麻疹疫苗使用的)这个191,这个株,在我国使用多年,经过美国CDC进一步纯化,进一步选择……”。

 

    但是很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麻疹疫苗强化免疫在线访谈实录”里面删除了迮文远的上述讲话。10月10日,卫生部疾控中心梁晓峰主任对何新先生说:前此卫生系统专家迮文远对这次注射使用的麻疹疫苗的来源说得有误。这次注射用的疫苗原型是中国的沪191,但并不是由美国CDC强化培育的。他说:据我们后来查到的,这次的疫苗是1991年在荷兰选择培育的。

 

    ——这么重要的问题,迮文远会记错?

 

    ——不管是美国还是荷兰,是否处于中国政府的司法管辖之下?

 

    ——既然卫生部也承认,沪191的临床效果不比世界任何其他麻疹疫苗差,那为什么要让外国人插手处理?究竟是什么原因?

 

    2010年麻疹疫苗事件中的诡异现象还很多,最奇怪的是,无论既往麻疹免疫史及患病史如何,均要注射麻疹疫苗。最暴力的是,注射麻疹疫苗竟然与入学、入托挂钩,许多学校给孩子注射麻疹疫苗竟然能够按人头拿到回扣。最蹊跷的是,对中国孩子是强制注射,对外国孩子则自由选择!

 

    截至今日,以下问题卫生部并未向中央领导和社会公众回答清楚:

 

    1.我国计划免疫要求,孩子出生后共要进行两次麻疹类疫苗接种———8月龄时接种1剂次麻疹疫苗,18至24月龄时接种1剂次麻腮风疫苗(预防麻疹、流行性腮腺炎、风疹)——关于麻疹的这个接种计划是否科学有效?如果无效,为何不进行修改?如果有效,为何要额外给孩子多打一针乃至数针?

 

    2.我国麻疹疫苗所用毒株,究竟是何人,何时,送给哪个外国进行的处理?技术上的理由是什么?安全方面谁来负责?如何负责?是否向中央汇报?

 

    3.所谓强化免疫给超过1亿儿童注射了经过外国处理的疫苗,造成的不良反应是否有统计?留下后遗症的,或者死亡的患儿,卫生部门是如何补偿的?是否消除了群众的不满?

 

    四、为什么要关注疫苗?

 

    疫苗所具有的人口覆盖性,是其它任何药品所不具备的特点。2009年我国注射甲流疫苗的人口达到8000万,2010年我国注射麻疹疫苗的人口超过1亿。这种人口覆盖规模是不容忽视的,其中的任何风险都会影响社会安定和国家安全。

 

    五、技术方面疫苗具有高风险和高危险

 

    研制和使用疫苗存在如下几个方面的风险。

 

    (1)在疫苗生产过程中,应该被杀死的病毒可能没有被杀死,从而带来感染的危险,这种案例也曾经发生过。美国近年来的全部脊髓灰质炎患者,均是医源性感染,感染的途径就是灭活不彻底的疫苗。

 

    (2)某些疫苗对人群存在严重的毒副作用,这也需要有一个认识过程。2011年媒体报道了2009年甲流疫苗带来儿童嗜睡症的副作用,这已经时隔近两年了。

 

    (3)在生产过程中,疫苗可能被毒株培养基中的其他病毒所污染。人类所认识的病毒,只占病毒总数的极小一部分,毒株培养基中很有可能含有我们不知道的病毒(既可能是无意,也可能是蓄意放置的)。而某些病毒的潜伏期长达6-12个月甚至数年,比如HIV病毒和狂犬病毒。

 

    曾经发生过的案例包括SV40病毒污染脊髓灰质炎疫苗,艾滋病病毒污染美国纽约血液中心提供给同性恋男性的试验乙肝疫苗。

 

    六、国际政治背景下的疫苗现象

 

    我国学界和公众,很少知道,但是应予关注的若干现象简介

 

    (1)WHO长期资助所谓双重疫苗(隐形绝育疫苗)的研究,这种疫苗表面上是天花或破伤风疫苗,而实际上能够使女性绝育。已有多个国家报道了这种案例。

 

    最晚从1973年以来,世界卫生组织一直寻找利用疫苗注射达到控制世界生育的方法,这种国家间的协作努力的成果是,1991年的时候一个抗HCG的原型疫苗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到1993年中期,世界卫生组织向 “生殖健康”的研究项目总计投入3.65亿美元,包括在破伤风疫苗中植入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

 

    世界银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福特基金会等其他机构已与世界卫生组织早在60年代就开始紧密合作。参与和资助世界卫生组织研究项目的“其他机构”还包括全印医学研究所和数所大学,如瑞典的乌普萨拉大学、芬兰的赫尔辛基大学和美国的俄亥俄州立大学以及美国立卫生研究院所属国家儿童健康与人类发育研究所。挪威政府对破伤风流产疫苗的研究赞助过4千1百万美元。

 

    (2)2009年甲流恐慌中,欧洲国家定购了天量疫苗,但后来绝大多数捐给了WHO,由后者分发到亚非拉贫穷国家。比如,法国捐出了总数9400万剂疫苗中的9100剂。比例之高,令人乍舌。

 

    (3)我国2009年注射的甲流疫苗“盼尔来福”,其毒株来自美国纽约医学中心,2010年注射的麻疹疫苗,其毒株也经外国处理过。其中的风险,曾经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至今无明确结论。

 

    (4)美国首富比尔?盖茨高调资助145亿美元用于所谓新型疫苗研发,其动机值得关注——比尔?盖茨公开声称,新型疫苗可以用于减少世界人口。

 

    (5)就是这个比尔?盖茨,又在高调插手我国的肺结核疫苗研发。

 

    (6)疫苗的种种风险,根本就不是理论分析与假设,而是血淋淋的事实。

 

    美国早期艾滋病的大规模传播,正是通过疫苗实现的。目前能够确认的事实是,1978年,纽约1083名男性同性恋者接种了疫苗。1980年3月,在纽约的疫苗接种结束一年多之后,5个其它美国城市的男性同性恋者也开始接种疫苗,这5个城市是洛杉矶、旧金山、丹佛、圣路易斯和芝加哥。

 

    之后,这6个美国城市的同性恋者,成为世界上首批艾滋病患者。他们的共同之处是注射了默克制药公司生产的试验乙肝疫苗,很显然,这些试验乙肝疫苗被艾滋病病毒污染了!

 

    同一时期,世界卫生组织在非洲大力推广的疫苗注射项目,被怀疑是非洲艾滋病爆发的直接原因。

 

    七、接种前请认真思考

 

    鉴于疫苗问题的复杂性,当有人以免费为诱饵给你注射疫苗时,请认真思考以下问题。

 

    我国麻疹毒株,究竟是什么时候,谁人依据什么理由批准,具体由哪些外国机构进行了纯化处理?处理过程我国军事医学部门是否全程监控?

 

    外国机构处理我国麻疹毒株,是否要求我国付费?数额是多少?

 

    我国经过外国处理的麻疹毒株及其培养基是否进行了基因测序等检查与鉴定工作?

 

    我国对经过外国处理的麻疹毒株及其培养基是否保留了样本?

 

    我国何机构通过何种形式确认或担保外国在处理麻疹毒株的时候,如何排除以下可能性:由于事故或者故意,外国机构或个人在培养基中置入了我国尚未认识的致病病毒或有害基因?

 

    外国处理我国毒株,是否签署协议?协议中对疫苗伤害后果是否有追究责任和赔偿的条款?

 

    美国输往我国的NYMCX-179A毒株,是否要求我国付费?数额是多少?

 

    我国对美国输入的NYMCX-179A毒株是否进行了基因测序等检查与鉴定工作?

 

    我国对美国输入的NYMCX-179A毒株的培养基是否进行了检查与鉴定?

 

    我国使用的NYMCX-179A毒株,与美国制作疫苗使用的毒株是否相同?

 

    我国对美国输入的NYMCX-179A毒株及其培养基是否保留了样本?

 

    如果使用从NYMCX-179A毒株制备的疫苗,出现危及我国人民健康的恶性后果,美国是否承担相关责任?在引进毒株的协议中,是否已经免除了美国的一切责任?

 

    我国何机构通过何种形式确认或担保美国输入的NYMCX-179A毒株及其培养基不含有我国尚未认识的致病病毒?

 

    我国何机构通过何种形式确认或担保美国不在NYMCX-179A毒株及其培养基做手脚,比如加入某种美国掌握而我国尚不知情的有害生物制剂?

 

    我国甲流疫苗从获取毒株到疫苗投入使用,仅仅用了短短87天,卫生部如何保证疫苗中不含有潜伏期超过87天的未知致病病毒?又如何保证疫苗不存在毒副作用?出现毒副作用时有何对策?这样的风险是否小于甲流本身?

 

    总结为一句话,我国通过什么工作排除如下可能性:外国势力在向我国提供的甲流毒株里面做了手脚,以及在对我国麻疹疫苗毒株进行处理的过程中做了手脚?

 

    如果这些问题您都清楚了,再注射疫苗不迟!


砸楼主